“梅花”盛世绽芬芳

”盛世绽芬芳

(杨午 张珠丽

“天下梅花是一家”——这是形容一个古老拳种梅花拳的一种特有文化,历代习练者对此铭记于心,尊长爱幼、爱国重礼,才有今天梅花拳之风采。当今梅花拳习练者已超1亿人,仅次于少林、太极习练者人数。戊戌年初春,出于对这一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兴趣和敬仰,笔者来到梅花拳发源地——平乡县后马庄村领略梅花拳的风采与文化魅力。

  始于平乡

   每逢春节过后,在后马庄村有个特别的习俗,村北梅花拳祖师邹氏墓群的武术广场上,就会迎来很多外地人,一拨又一拨,一班又一班,天南海北来者,口音不同,但相同的都是梅花拳习练者,皆是来祭祖拜师、习武亮拳。其热闹程度,令村民们引以为傲。

   初春时节,我们慕名走进后马庄村,在村口大老远一眼就望见“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梅花拳·平乡县后马庄”中英文对照的精美造型墙体标牌,这个古老的村名被点缀得既“潮”又“派”。走进村中,街道两边的墙上都绘有关于梅花拳的图画,梅花拳的武势、套路和历史渊源,让人在领会梅花拳文化的同时,又感觉出这个村庄与众不同的别致与特色。

   村北有处邹氏墓群,邹氏即梅花拳祖师邹宏义,村民称他邹师爷。除了祖师邹宏义墓之外,还包括其子邹文聚,其孙邹克让、邹克谐、邹克诚,曾孙邹魁元的墓,现存墓7座,晚清、民国石碑3通。

   “梅花拳自邹宏义起才正式开始在民间传播,后马庄村便是梅花拳的发源地。”该县梅花拳保护传承协会会长田建文介绍,邹宏义是直隶顺德府(今邢台市)人,自小随父在徐州寄居。他自幼天资聪明、勤奋好学,将师傅所传拳术与祖传武功相结合精心推敲、刻苦习练,不断完善提高,形成了梅花拳。年老时,叶落归根之念愈发强烈。于是,邹宏义离开徐州一路北上,在寻返故乡途中也寻觅着有缘人。来到开州(今河南濮阳)时,收下蔡光瑞等为徒。蔡光瑞看师傅年事已高,为完成师傅心愿,便代师北上,寻找故里。

   他来到顺德平邑(平乡县)马庄桥(后马庄)收张复为徒,受徒弟张复执意挽留,于是在后马庄传授武艺,后收徒孙李进德、徐进德、郑玉德。因寻师傅故里无果,心想这里也是顺德府管辖之地,便在此为师傅置办房屋,并命李、徐、郑三人去徐州迎请师祖邹宏义,这便是被武林界传为佳话的“三德”请师。邹宏义就在后马庄村定居下来,在此设场收徒,传拳授艺。一时间,平乡、广宗、南和、威县、巨鹿、鸡泽、邢台等县弟子纷纷来后马庄拜师学艺。

   时至今日,以平乡为中心,梅花拳遍及冀、鲁、豫,辐射全国十多个省市区及五大洲20多个国家和地区。平乡县253个行政村,村村习练梅花拳,有梅花拳班的村庄占70%,周边县市习练人数也较多。

   “我自幼练习梅花拳,如今已经成习惯,一天不练,手脚就感觉痒得慌……”说起梅花拳,平乡县后马庄村86岁的老人张玉臣神采飞扬,情不自禁地在我们面前比划了起来。在后马庄村,村里一半以上的人都练过梅花拳。无论春夏秋冬,每天晚上,村里的男女老少会自发聚集到村西头祖师爷邹宏义墓地的武术广场,或练拳,或切磋技艺、或交流练拳心得。田建文说:“梅花拳讲究‘文武兼修’,因此,村风清正,民风淳朴,家庭和睦,邻里亲善,从来没有偷盗和打架斗殴之事发生。”

   “由于从小练习拳术,武术基本功非常好。外出打工或者上学的人,走到哪里练到哪里,也把梅花拳传到哪里。”村党支部书记张义彬介绍。

   梅花拳源于生活,兵器也颇有生活气息。“梅花拳的兵器种类多样,而且没有固定要求。习武之人随手拿起身边的物件,都能当作武器。”田建文介绍,除去春秋大刀、梅花枪、单刀、双刀、剑、戟、斧、钺、钩、钗、棍、三节棍、梅花鞭等传统的十八般兵器之外,它还有自己的独特兵器。

   在后马庄梅花拳武器陈列馆里有着一辆外形酷似独轮车的小车,叫做小法车。它由21个元件组成:拉车绳是流星锤、车轮是风火轮、车攀是九节鞭、别棒是三节棍、车上木是文棒、车立柱是牛角拐、护车脚叫护身披等,还有量天尺、邹祖拐、春秋大刀、提戟、油瓶枪、一锛三枪等。原来,把梅花拳所有兵器进行组装,可以成为一辆小车,转移时把兵器组成小车,推着行走十分方便,停居时把小车拆散,每个元件都是攻防利器。

   名家辈出

   梅花拳习练者中精英荟萃、人才辈出,有的出入朝堂,有的隐于山野,但他们无论出身尊崇或卑微都有着不俗的傲骨,也有着不凡的口碑,如今在平乡县后马庄一带这一个个神奇的故事仍是脍炙人口。

   梅花拳第五代传人杨炳,康熙11年出生于河南内黄的一个武术世家。他自小白日习武,晚上学文,年纪轻轻就练就了一身好本领。杨炳一生中过武举,又得中探花,还被皇帝授予了三等侍卫。他忠于职守,清正廉明,屡立战功。晚年他辞官回乡,不走大道,专走小路,遇州避州,遇县避县,两袖清风,过起了隐居的生活。回乡后,杨炳将自己一生习武的经验教训写成《习武序》一文,这篇关于梅花拳的重要著述,被后人称为“经典的武术理论著作”,“武术学界的一块瑰宝”。杨炳的《习武序》汲取了中国古代兵法精华,又融入了儒家、道家、佛学、易学的深奥思想和根本法则,尤其是杨炳将“习武”和“治世”结合起来的思想,比其他单纯讲习武的著作高出一筹。

   梅花拳第八代师祖张从富,字寿康,他自幼心地善良,聪慧过人,先后拜一代名师赵文礼、李九州为师习练梅花拳,且刻苦认真,独创了小架梅花拳,在平乡乃至整个梅花拳界有广泛影响。传说,他救过乾隆皇帝。一次在京城办事的路上,张从富遇见一男子被一伙强盗围杀,便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上前施展梅花拳功夫,迅疾将强盗制服,救下了被围杀之人,原来那人乃是当朝乾隆皇帝。张从富救驾有功,皇帝欲授他三品高官,赏赐千两黄金。但张从富说:“利禄与我无缘,请恩准我富民强国,传法开道,小民足矣。”于是皇帝赐他朝服一袭,亲书“传道为宽”圣旨一道,张喜不自禁,扬鞭催马,离京还乡。

   我国近代著名梅花拳大师韩其昌先生,生于1895年,卒于1988年,享年九十多岁。韩先生早年以沱南侠名震京津冀,后漂泊江湖转而进京开馆授徒,培养了一大批具有大学以上文化水平的徒弟,对梅花拳的发扬光大做出了重大贡献。1929年,全国十四省的两千多名武林高手齐聚杭州比武打擂,当时叫作“国考”,韩其昌作为河北省的代表参加了比赛。又过关斩将,连败数人,最后获银尊一座,上刻“赛孟贲”三字。孟贲是战国时齐国英雄,力大无穷,能生拔牛角。擂台比武或平时与人过招,韩其昌从不使用让人致命致残的招法,关键之时,点到为止。有时,白天打完擂台,晚上还抽空去看望被他打倒击败的人是否被自己打伤。他的举止使许多对手很受感动以至结为挚友。每天的擂台赛后报纸刊物就轰动一时,而当人们向韩其昌问其打擂台赛的情景,他总是很谦虚地向人们讲:“天下功夫把式好的有的是。”从不向别人透露被他击败者的姓名。

   1932年,韩其昌到了北京。先是在各种拳场拜师学艺,后在志诚中学、师大附中、贝满中学等校教授武术。1980年,全国武术观摩交流大会在太原举行。韩其昌之子韩建忠的两个徒弟魏微和安家臣代表北京队参演,双双夺得金牌而归。

   丁卜五,字鸿发,号老卜,1893年出生于平乡县丁周天村一户较为殷实的农民家庭,幼时上过六年私塾,之后务农,期间师从梅花拳第十三代拳师,刻苦习练梅花拳,后为梅花拳的第十四代传人。

   他身材魁悟,寡言好思,虽家庭富裕,却衣着朴素,没有纨绔之气,特别是他的惜孤怜贫,乐于助人,更深得乡里的好评。其父丁老先是当时的开明士绅,且从南方将大刀会引入了平乡,率先在本村建立了该组织,接着迅速遍及全县。丁老先过世后,身怀梅花拳绝技的丁卜五子承父业接替了大刀会长一职,且该民间组织很快成了一支不可小觑的农民武装力量。

   1938年8月,八路军领导将这支队伍拉到了平汉铁路以西,编为了冀西游击大队第6支队,丁卜五任支队长。1940年正式编入八路军129师。

   这支队伍自平乡出发前,杨秀峰曾问丁老卜:“能组织带走多少人?”丁老卜答曰:“三四百人吧。”可真到走的时候,却发现队伍足足有700余人。这些人中当然不乏梅花拳弟子。据说这支队伍个个能征惯战,敢攻敢拼,在以后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打了好多恶仗、硬仗、漂亮仗。

   非遗传承

   为了做好梅花拳的传承工作,梅花拳弟子于1999年出资成立了梅花拳文武学校,免费招收青少年学生,并聘请多次在国内外武术比赛获一等奖的梅花拳16代弟子邢文刚担任教练。

   “学校成立后,省内外的学生纷纷慕名而来,到2002—2003年共有370多名学生,武术教练和文化课老师20多人,达到鼎盛时期。”梅花拳保护传承协会副会长田建国说,前两批毕业的学生,步入社会后很多都进入影视界从事电影拍摄、武术指导工作,也有学生回到老家开办起了武校。

   田建国说,在后来的几年,由于社会的不断发展以及老百姓对于武术的认识程度不那么高,再加上学校条件限制、管理方式不科学等方面的原因,学生数量一度减少。现在学校只剩下20多名学生。

   前前后后在这里已经当了10年武术“教头”的邢文刚,曾是学校里唯一的武术教练,对此感触颇深。2003年,邢文刚因事离开,回了山东老家。2010年,当邢文刚再次回到平乡参加祭祖大典时,整个学校只剩下了4个学生。看到自己昔日教拳的地方如此败落,邢文刚一时难以接受。“这里可是梅花拳的发源地,是根啊!”思虑再三,他不顾家人的反对,以每月1400元的工资留在了学校任教。

   现在,梅花拳文武学校已从后马庄村搬到县职教中心学校。“与职教中心共享文化教学资源,武术教练仍由梅花拳保护传承协会负责。在这里有优良的师资和科学的管理模式,对梅花拳文武学校来说是一个好的发展势头。”邢文刚喜上眉梢,因为不收学费而且能办理学籍问题,现在已经有100多名学生报名了,而且报名人数仍在增长。

   邯郸市鸡泽县的郑龙虎曾是梅花拳文武学校04届的一名学生,他2008年回到鸡泽县开办了合明武校。现在合明武校有300多名学生,年龄从8岁到18岁不等。

   此外,近年来,平乡县把梅花拳浓缩改变成一套梅花拳五式操,作为教学内容融入到体育课中,成为该县广大中小学学生的体育必修课,并聘请专职教师讲解该拳种理念、精义,让这一古老拳种再次焕发生机。

   “梅花拳进校园是对校园‘阳光体育’的补充,不仅有益于增强学生身体素质,熏陶孩子品质,使整个校园充满了朝气与活力,也有利于梅花拳传承。”县教育局副局长周卫平介绍说,目前平乡县已有33所中小学校1万多名学生在习练梅花拳。

   盛世梅开

   正月十六,一年一度的梅拳祭祖,就在这天达到高潮。来自国内外的梅拳弟子和爱好者数万人,齐聚邹氏墓前寻根祭祖、亮拳比武,争相切磋,借此展示这一古老拳种的魅力。

   利用这一契机,该县政府部门精心打造梅花拳文化品牌,从1991年开始,每年正月十六在后马庄组织举办“中国·平乡梅花拳联谊会”。至今,该县已连续27年举办大型梅花拳国际联谊活动。一年一度的联谊盛会架起五湖四海欢聚平乡、结缘天下的桥梁。

   今年3月3日,平乡县在后马庄村成功举办了“首届平乡梅花拳文化节”。除开幕式祭祖大典外,还设有梅花拳展演、文艺演出、梅花拳文化发展论坛、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成果展等多项活动。来自英国、加拿大、比利时、德国等国家和地区及中国24个省的4万名梅花拳弟子、梅花拳爱好者齐聚平乡,后马庄这个1300多人的小村庄再一次沸腾。

   在采访中得知,平乡县将大手笔做大做强梅花拳文化产业,谋划实施了面积1107亩、总投资10亿元的中国梅花拳文化产业园建设项目,产业园以后马庄邹氏墓群为中心,打造一个集梅花拳始祖纪念、武术培训、国际交流及生态农业观光旅游为一体的文化园,产业园的建成将对传承和发扬传统文化,弘扬梅花拳精神发挥重要作用。

   数百年古老的梅花拳文化薪火不断,经久不衰,成为中华传统文化之瑰宝。它根植平乡,花开四方。虽然已经没有了过去的大环境,社会各界却并没有遗忘梅花拳。它“天下梅拳是一家”、爱国为民、孝亲尊师的精神将世代相传。

  平乡梅花拳新发展备忘录:

   1991年,平乡县第一届梅花拳联谊会召开;2005年,建纪念碑、碑林;2006年5月,平乡梅花拳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4年,梅花拳始祖殿建成,并于2015年举行落成典礼;2015年,平乡县被命名为“中国梅花拳文化之乡”;2017年,演武大厅落成,并于2018年投入使用;2018年,首届平乡梅花拳文化节开幕。(邢台日报3月31日第二版)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