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集资典型案例及分析
 二维码 18


近年来,国家、省、市相继发生多起特大非法集资犯罪案件,给人民群众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扰乱了正常的金融管理秩序,成为引发群体性事件的重大隐患,影响了社会的和谐与稳定。为揭露非法集资给社会和人民群众造成的危害,引导群众增强法律意识、风险意识和识别能力,有效遏制非法集资犯罪活动,维护社会稳定,县处非办整理了非法集资典型案例,并对此类案例进行了分析和点评。

防范和打击非法集资典型案例汇编系列之

东方创投P2P“非法集资”案

案情简介东方创投是2013年6月成立于深圳的一家P2P平台,“〔2014〕深罗法刑二初字第147号”判决书显示,截至2013年10月31日,该平台吸收投资者资金共1.26亿元,其中已兑付7471.96万,实际未归还投资人本金5250.32万元。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判处深圳市誉东方投资管理公司(下称“东方创投”)两位主要负责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经律师查询,国内近年尚无其他相关判例,该判例成为国内P2P被判“非法集资”的第一案。检方指控,东方创投是一家网络投资平台,向社会公众推广其P2P信贷投资模式,以提供资金中介服务为名,承诺3%至4%月息的高额回报,通过网上平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经过举证、辩护,法院最终认为东方创投法人邓亮是主犯,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30万元;运营总监李泽明是从犯,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5万元。

作案手段在实际资金用途为平台自融的情况下,东方创投对投资者长期以“本息保障”、“资金安全”、“账户安全”进行公开宣传;实际上,平台募集资金都是投资人直接打款至邓亮的私人账号,或者打款至第三方支付平台后再转到邓亮的私人账号,具体投资款均由邓亮个人支配,投资人本息返还则相反。该平台在成立时,甚至就是由运营总监李泽明通过红岭创投的原同事“在网上花了几十万整体买过来的”,后取名为“东方创投”,2013年6月正式上线。东方创投前期有意向将投资款借给融资企业,但实际操作后坏账率超过6%不能按时收回,最终资金转投其私人地产物业。东方创投投资人资金中,2500万元用于购买深圳布吉中心花园四个街头铺面(总价3680万元),而邓亮把布吉的四个铺面抵押给担保公司又贷出3000万元,2200万元用于购入深圳华强北和记黄埔的“世纪汇广场”18层物业首付款(总价1.05亿元),另外800万则用于日常返还投资人投资提现需求。3个月后,邓亮资金链断裂,汇款不及时导致投资人体现困难。邓亮、李泽明2013年底相继自首。

东方创投网站注册人数为2900人左右,真实投资人数1330人,单笔投资为300元-280万元。平台按不同借款期限向投资者承诺付月息:1个月期3.1%,2个月期3.5%,3个月期4.0%。

案件警示P2P平台涉嫌非法集资的情况主要有三种:资金池模式;发布虚假借款信息向不特定人群募集资金用于其他投资;发布虚假高利借款信息,并通过“借新还旧”短期募集大量资金。东方创投满足上述四个条件,且发布虚假信息向不特定人群募集资金并用于平台自有地产物业投资,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

除了资金用途为平台自融,东方创投的最大问题在于资金监管。“按照监管对P2P‘信息中介’的定位,平台是不能经手资金的,资金只能由投资人与借款人通过独立第三方的账户托管系统进行转接,而且借款人账户不能与平台相关联,否则也有自融的嫌疑。”东方创投的账户体系中,投资人的资金直接进入平台,最终更是进入平台实际控制人个人的账户。“由于P2P平台属于新型金融业务,央行和银监会尚未出台法律法规对其指导,也未设置入行门槛,导致P2P行业内鱼龙混杂。”P2P平台常见的灰色地带包括平台提供空白合同,投资人签署后平台随意确定借款方向;平台先放贷,再向投资人转让;拆分大额债权,向不特定多个投资人转让;挪用贷款,如P2P自融模式,甚至携款潜逃;以及设立资金池操作和平台自身担保。

防范和打击非法集资典型案例汇编系列之二

黄金财富神话灰飞烟灭

【案情简介】2011年2月,楚某在长沙注册成立了湖南维财大宗贵金属交易所,楚某和妻子赵某是这家公司仅有的两名股东,并租用上海富远软件公司的“大宗贵金属订立转让系统”,建立了“维财金”黄金交易平台。在宣传中,维财交易所自称“湖南省政府批准”及“中国工商银行第三方监管”,误导投资者认为其是合法的黄金期货电子交易平台。楚某给投资者描绘了一幅美妙的钱景:投入1800元保证金,就可以购买1盎司黄金期货,并实行5倍的杠杆,如果客户投资100盎司,就可以获得100倍杠杆。投资者们被告知,“维财金”是一个以小搏大的投资产品,1万元可以当作100万来用,客户所投资的黄金只要上涨1%,即可获得百分之百的收入。但楚某和他的团队并未告知客户投资黄金期货这把双刃剑的另一重风险:客户所投资的黄金只要下跌1%,即有可能血本无归。“机会越大,风险越大”的教条,在这一刻被遗忘了。也很少有人注意到,上海期货交易所黄金期货的保证金比例为7%,杠杆率仅为14倍。

楚某借助传销式扩张模式,在全国各地发展代理商,将交易佣金的高额比例返回给代理商,形成了一个传销式的金字塔架构:交易所总部,省、市、县级代理商、经纪人、个人投资者。短短八个月时间,楚某发展了26家省级代理商和700多家市县级代理商,几乎遍布全国,代理商们再通过电话和网络营销手段,吸引许多不明真相的客户投入黄金游戏。

案发后,据警方统计,湖南维财八个多月共在全国各地发展了近4万名客户。维财交易所八个多月共产生单边交易额6000亿元,这个数字,已超过2011年上海期货交易所全年成交额的1/10。投资者们都是在维财公司的交易平台软件系统上进行交易,但这些交易资金其实并没有进入真正的黄金交易市场,而是流入了维财自设的电子盘,维财公司自己作为“交易的另一方”与投资者们进行交易。据警方调查,维财交易所的运营特征包括了电子集中交易、标准合约、保证金制度和当日无负债、强行平仓等变相期货交易的手段,均是在国务院整顿之列。2012年2月8日,楚某正式被长沙市开福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作案手段】1、通过高杠杆率以小搏大(保证金只需2%~10%,杠杆率达到20倍、30倍、50倍,个别甚至达到100倍),风险极大,价格稍有波动就可能强行平仓。

2、通过随时建仓、随时平仓诱导客户频繁交易,收取高额手续费。“维财金”通过所谓“指导老师”指导投资者操作,有的甚至直接替用户设立账户进行操作,通过超高频率恶意交易产生高额手续费导致投资者巨额亏损。这种高频率的交易完全就是为了赚取高额手续费。

3、通过虚假交易骗取客户资金,一旦客户盈利就采取限制操作甚至修改规则等方式侵吞客户资金。其手法有三:一是先赢后输。为引诱投资者上钩,开始时让客户赢一把,让投资者尝到甜头,吊起胃口,然后让投资者输得血本无归。二是“专家”辅导。这些所谓的“理财专家”往往是反向辅导,没听“专家”意见可能会赢,听了“专家”辅导反而输得更多。三是后台控制。如果有客户不听“专家”意见,眼看客户要赚得多时,后台控制人员就会让系统出故障,无法完成交易。因此,只要进来的人一般都躲不过他们设下的陷阱,输个精光。

【案件警示】利用互联网开展黄金、白银以及其他贵金属、原油、沥青等产品的“电子盘”交易,很多时候并没有实物交割,或实物交割比例很低,实际上是非法的标准化合约交易和类似期货的炒作。其交易形式:以交易所、交易中心、投资咨询公司、代理公司等名义,搭建所谓的“交易平台”,往往编造“政府审批”、“政府同意”之类的信息,承诺高额收益,通过各类代理机构吸引风险承受能力不强的群众参与。

1、根据我国相关规定,上海黄金交易所和上海期货交易所是经国务院同意设立的开展黄金交易的交易所,除此之外的任何机构开展的黄金交易(不包括黄金实物及其制品的批发零售)都是非法的。

2、由于国家对黄金、原油交易实行了严格控制,近年来,一些不法商家与机构开始炒作白银和其他贵金属。但根据有关规定,白银或其他贵金属交易只能采取现货交易的模式,且不得采取集合竞价、连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交易方式进行标准化合约交易。一些不法机构以很高的杠杆率吸引客户参与交易,蕴含着极大的风险。

3、个别机构往往利用群众对政府的信任,编造所谓“经政府有关部门批准”的信息,其实只是经过工商注册成立,而且其开展的业务远远超出了工商注册的经营范围,属于非法超范围经营。部分机构通过互联网开展业务,更增加了查处难度,客户一旦发生损失就很难追回。

建议:非专业人士和没有产业背景的投资者回避此类交易,特别是打着“现货”旗号,实质上并没有实物交割的“电子盘”交易。(平乡县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领导小组办公室宣)

平乡县防范和打击非法集资典型案例汇编系列之

女老板五年非法集资2.88亿获刑9年

【案情简介】

         干洗店老板创办公司当老总

摇身一变成为知名女企业家

陈尚梅曾被誉为“励志”女老板,出生于1957年的她,是江苏省阜宁县人,只有小学文化,早年当过服装厂工人、做过干洗店老板,52岁时又“转行”进入食品行业,成为知名企业家,她曾任江苏广源豆制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扬中华商会理事长。

陈尚梅经营干洗店时,便开始在周边亲戚朋友中进行小额集资,并承诺给予一定的利息。由于当初都只是小额借贷,陈尚梅洗衣店所赚的利润还足以应付。待人热情、为人谦逊,到期连本带利就能结算,陈尚梅积攒了一定的好口碑,很多老百姓对她信任有加。

后来,陈尚梅结束了干洗店生意,转行成立了广源豆制品有限公司。2013年更名为江苏广源食品科技集团,经营范围从生产销售豆制品等扩大到饮食、物流等领域,一度成为镇江市的农业龙头企业。

高额的利息回报,加上扬中华商会理事长等亮丽的光环,让一些不明就里的群众增加了对陈尚梅的信任砝码,甚至一些根本不认识她的人也愿意通过熟人主动把钱借给她。

商人农民陌生人纷纷把钱借给她

五年向800余人借了2.88亿元

在一张白纸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备注利息和本金,这就是陈尚梅打给别人的借条。这些本应该用于公司运营的钱通过转账,最终进入了陈尚梅的私人账户。据介绍,800余集资户中,不仅有叱咤商海的生意人,还有省吃俭用的普通农民。

然而,曾经出现在扬中全市各个摊点的豆制品,并没有给公司带来很多利润,一年仅400万元的产值等于在亏本经营。为了把公司继续维持下去,陈尚梅自2009年开始了大额借贷,利息从最初的一分两分上升到二分三分甚至五六分,按照天息、月息计算的也有。

陈尚梅在2011年借贷就达到2500万元,需要支付利息500多万元;2012年借贷达到4000万元,需要支付利息1000万元左右。

此时,一些债主开始要钱,手里没有钱的陈尚梅只能继续向别人借钱,谎称用于企业资金周转。2014年下半年,陈尚梅无法再借到更多的钱,案件爆发了。

2014年12月3日,陈尚梅被逮捕。2015年9月29日,扬中市检察院就陈尚梅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案向扬中法院提起公诉。

法院审理查明,2009年至2014年,陈尚梅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规,以生产经营、投资为名,以高额利息回报为诱饵,公开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资金。陈尚梅以出具借款凭证,承诺年利率20%、30%不等的方式,共计向800余名受害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2.88亿元,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81亿元。

法院认为,陈尚梅的行为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案发后,陈尚梅主动投案,在公安机关对其询问时,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自首,根据相关规定,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最终,一审判处陈尚梅有期徒刑9年,罚金45万元。

【案件警示】民间借贷与非法集资有严格的法律界限,但民间借贷也可能演变为非法集资,如随着企业经营规模的扩大,资金需求的扩张,或者在经济下行时,企业主就可能通过媒体宣传或者招募代理人的形式向社会公众集资,这就突破了民间借贷的界限,涉嫌非法集资。

1、对照银行贷款利率和普通金融产品的回报率是否过高。我国规定,超过国家规定贷款利率4倍(大约月息两分)以上不受法律保护。企业的正常年利润一般能达到20%左右就相当不错了,长期高于这个盈利水平的项目几乎是没有的。因此这可以作为判断回报是否过高的重要参考,超高的投资回报伴随着高风险,极有可能存在欺诈行为,广大投资者不要相信“免费的午餐”,切莫贪图高利,谨防受骗。

2、民间借贷是有特定对象的,一般局限于亲朋好友以及特定关系群体内部,并不公开宣传;非法集资是对社会公众进行公开宣传,向社会不特定人员吸收资金。当社会大多数人都知道某某企业(人)存款利息高时,该企业或个体可能进行非法集资活动,小心上当受骗。

防范和打击非法集资典型案例汇编系列之

“e租宝”非法集资案

【案情简介】

钰诚系公司情况。犯罪嫌疑人丁宁(钰诚国际集团实际控制人,负责全面工作)长期从事商业经营活动。随着资本不断积累,经营规模不断发展,逐渐形成了以钰诚国际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钰诚国际集团,境外注册)为核心,由安徽钰诚融资租赁有限公司、金易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组成的经营体系(下称钰诚系)。上述公司虽然从表面上与钰诚国际集团不存在母子公司或总公司与分公司关系,但其法定代表人、董事长、CEO均系钰诚国际集团高层人员,除上述公司外,钰诚系还有大量下级公司。证据证实,钰诚系公司的人事、财务、行政均直接由钰诚国际集团控制管理。在e租宝网络销售平台(下称e租宝)非法集资案中,与犯罪活动有直接关联的主要是钰诚融资租赁公司、金易融公司和安信惠鑫公司及该公司关联的下级公司。

e租宝运营情况。2014年,丁宁为开展互联网金融业务,出资收购了金易融公司,对该公司原有的“点点投”互联网金融平台进行技术改造,最终形成所谓的e租宝网络金融平台,于当年7月份正式上线,从事融资租赁、债权转让业务。后经查实,该平台上的债权转让项目均由钰诚融资租赁公司的第一、二、三事业部提供。项目被拆分后,或者由金易融公司通过互联网销售,或者由安信惠鑫公司通过与投资人签订书面合同的方式向社会公众进行转让,承诺保本付息,年利率从9%-14.6%不等,投资金额1元起。投资人既可以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选择投资项目,也可以通过安信惠鑫线下公司直接支付。线下合同约定由多家钰诚系公司或被丁宁实际控制的公司承担债权转让担保责任或承诺无条件赎回。但是实际情况是,这些投资资金全部进入了钰诚系公司实际控制的账户内,并由钰诚国际集团财务人员控制使用。

经营手段。e租宝上线之初发展缓慢,且已存在转让虚假融资债权项目的情况。后来,e租宝通过大肆进行广告宣传,在2015年5月左右进入发展高峰期。为获取更多投资款,丁宁指使雍磊、许辉、候松等人收购、注册了大量空壳公司用于签订虚假融资租赁合同,或者通过给予大量空壳公司好处费的形式与其签订虚假合同,并将大量虚假项目上线到e租宝平台吸引投资人投资。经审计,截至2015年12月7日,e租宝平台会员ID共有901294个,累计投资581.75亿元。据丁宁交代,e租宝平台吸纳的资金除用于维系钰诚系公司运转及开展融资租赁项目外,大量资金经其个人决定用于其他投资,另有约15亿元用于赠予妻子、情人、员工以及个人挥霍。

案件办理情况。e租宝非法集资案重大复杂,党中央、北京市委和高检院等高度重视。案发后,北京市人民检察院于2015年12月成立专案组,开展介入侦查、引导取证工作。2016年1月4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以丁宁涉嫌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非法持有枪支罪、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依法批准逮捕。11月28日,云南省普洱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e租宝”系列案之被告人段强、胡文琦等22人涉嫌组织和偷越国(边)境案。

【案件警示】金融是一种高风险行业,投资者进行理财投资,需要掌握一定的金融知识,能够承担一定的投资风险。如果投资者无法辨别投资活动中的风险,看不懂投资盈利模式,最好远离高收益、高风险投资活动,理性选择银行等投资渠道,避免上当受骗。

防范和打击非法集资典型案例汇编系列之

邢台“三地”真面目

【案情简介】

拿资金入社,入1万元,4个月变成1.3万元,50万元一年变成110万元。

加入合作社的社员押钱领东西,押100元可领一袋10公斤的面粉,押2000元可领5袋化肥。几个月后,钱全部返还,东西相当于白用。

社员卖小麦,市场价为一斤1.03元(当时行情),合作社的收购价为每斤1.53元。

导演这一场场骗局的,就是“三地农民专业合作社”

三地合作社集资模式。河北省邢台市三地农民合作社成立于2007年10月23日,由巩群海、刘贤统等人在隆尧县工商局注册成立,法人代表巩群海,任理事长,总经理刘贤统,任合作社理事。

2010年下半年,刘贤统在柏乡县吸收会员,吸收社会资金,之后不断向周边发展扩张,经营模式也在不断发展变化。前期,当地农民向合作社缴纳21120元成为社长,由社长发展社员,每名社员缴纳1元钱工本费,可领取价格约40元的农用物资,以此蛊惑群众入社;2011年,开始让社员按照拟定的价目上交押金,三个月至一年内返还,社员可免费领到押金20%的实物,同时吸收社长向外地发展;后来发展为以股金方式吸收资金,有四个月期限和一年期限两种,4个月期限最高回报率可达32%,一年期最高回报率可达110%。社长挣得5%服务费。

为取得群众的信任,三地农民专业合作社在各级报刊、杂志等媒体大肆刊发文章,宣传其良好发展势头和公司规模,对外宣称合作社的农业项目受国家支持,入股资金保证安全;同时频繁组织开办各种培训会议,邀请国家部委退休干部和大专院校教授讲课,频繁组织骨干社长和重要成员参加一些大型活动和旅游项目,不断制造和扩大影响,彰显自身实力和影响力。仅2014年下半年,该社举办各种会议、活动10余次。因为回报率高、蛊惑性强,三地农民专业合作社快速蔓延,资金规模急剧膨胀。

欺骗手段。在三地农民合作社某社长的房间内,摆着一个农业部颁发的荣誉证书。荣誉证书显示:农业部授予隆尧县三地农民专业合作社“全国农民专业合作社示范社”荣誉称号,农业部的印章赫然在目。经调查,该荣誉证书系伪造。

隆尧三地农民专业合作社没有实体,不管生产,只管收钱,而且许诺回报率高。他们有专门人员进村入户推销,也有亲戚找亲戚,朋友找朋友。最下线的业务员有5%业务提成,依次向上类推,直至总部。他们请人免费旅游,免费听课。因为利息高,很多人争相投钱,甚至有的人从银行借钱投资。

这是一种传销式的庞氏骗局,通过收取下一个社员的资金,用于偿还上一个社员的利润。由于其缺乏有效盈利项目支撑,长时间下来,资金漏洞越来越大,最终导致崩盘。

2014年12月18日晚,警察控制了隆尧县魏庄镇肖东村的巩群海一家,他的儿子、儿媳被隆尧县公安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刑拘。该案涉及全国16个省市,涉嫌非法集资80多亿元,涉及人数众多。

【案件警示】面对高收益、高回报诱饵,部分群众或缺乏识别非法集资能力,或心存侥幸。面对利益诱惑,群众不可轻易相信违法犯罪分子的吹嘘、许诺。要相信“天上不会掉馅饼”,时刻保持清醒头脑和警醒意识,就能使犯罪分子的图谋不能得逞,从而保护自身利益。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