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耳环
 二维码 19

■史雪坤

儿时的记忆总会在年轮的缝隙中留存,在大脑的深处流荡,驱之不去,赶之不走,不管你有多忙碌,还随时会跳跃在你的眼前。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家里什么玩的都没有,我对任何东西都感到新鲜好奇。就说我奶奶右耳上那五分硬币大小的耳环吧,不就是一个黄色的金属小圈吗?硬把才几岁的我吸引得迷魂颠倒。每每奶奶把我揽在怀里逗我玩时,我的小手便使劲地去拽她的耳环。奶奶便赶紧阻拦:“你这个坏孩子,摸便摸了,还用那么大的劲儿,想把奶奶的耳朵拽了去啊?”奶奶这么一说,我当时小脸一红,便落泪撒娇了。奶奶对我很娇惯,就赶紧取下耳环来,满脸陪笑着说:“小宝 贝,拿着玩玩吧!千万别弄丢了,它可是奶奶的命根子。”命根子?刚几岁的年龄,我怎么能懂!

慢慢长大了,对奶奶的那只耳环再也不感兴趣了。可有一事懵懂,奶奶两只耳朵却偏偏只有右耳上有耳环,这便引起了我的好奇,我就问了缘故。奶奶笑了笑,然后把事实告诉了我——

那天,奶奶拉着风箱正做饭,邻居李婶领着孩子来了。说孩子的腮腺发炎鼓出一个鹅卵石大的疙瘩来,都说用金环子金镯子一类的东西在上面擦擦就会好的。奶奶心善,便赶紧把左耳上那只耳环摘下来递给了李婶,李婶拿着那只金耳环放在孩子那肿了的腮上擦拭。边擦拭,李婶还振振有词:“金子金子擦擦,疙瘩疙瘩搬家。”李婶领着孩子来擦拭,一连来了好几次,都是正赶上奶奶拉着风箱做饭那个时间。在最后一次擦拭时,奶奶那只耳环竟不翼而飞了。奶奶找过李婶几趟,可李婶一口咬定,把那只耳环放在了风箱的上面,可奶奶也一口否认找不到,后来好几个人帮着找,就是找不到。李婶感到不好意思,非要拿钱补偿,奶奶却拒绝了:“丢了就丢了吧!反正右耳朵上还有一只。”奶奶虽是这样说,但还是心疼。

此后,常常听她这样低落自语:“唉!这可是我从娘家带来的唯一的嫁妆,它可是地道的纯金货,都跟我几十年了。明明是一对,本来要跟着我入了黄土,眼下却剩下孤独的一只,真叫人痛心无奈啊!”家里人见她整天这样唠唠叨叨失魂落魄的样子,便有了怜悯之感,想给她重新再买一只,奶奶死活不肯:“即便买再好的也不比原配,它是有了感情的。”

奶奶病危时,她还在念叨那只失落的耳环:“伴随我几十年的耳环再也带不走了,好留恋它啊!”我们听后为之心碎。

奶奶去世时,母亲仿照原样给奶奶买了一只新的戴在了奶奶的左耳上。

奶奶出殡的前一天,烧火做饭需要木柴,我把那个闲置多年不用的破旧风箱搬到了院里。一斧子下去,风箱四分五裂。这时,我在风箱底部木板的缝隙处惊喜地发现了一物——奶奶失落多年的那只金耳环。它静静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我赶紧拾起它,交给了母亲。母亲把它捧在掌心,手便随着身体开始发抖,激动的泪便一下流满了脸颊。父亲慌了,命家里人赶紧打开棺盖,母亲亲手把奶奶左耳上那只新的耳环摘下,又把这只旧的戴了上去。

此刻,我,不,是我们全家人,蓦然感觉奶奶冰冷的脸上露出暖暖的笑意。

(责编:郑建锋)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