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江秋月
 二维码 100

一江秋水

/ 孙利平

秋夜未央,明月如练铺满一池江面。远处西望青墨轮廓的峦峰,似乎一笔水墨凝固的画轴,轻沐清风,忘了归程,陶醉于这春江花月夜般的错觉意境。

沿着河畔街前行,独享这秋月带来的宁静。静听这水流回旋激荡似奏响一古曲《高山流水》,月光下仿若俞伯牙端坐石上,置琴与膝,正在抚琴拨指,钟子期隔江而立凝神倾听,两个人有着同样浩渺自然、孤寂平静的心,超越了物我,融合着心中之道与自然之道的意境。没有伴奏,古琴的声音很单调,可正是这种单调使曲子变得广阔敦厚,使听觉变得深邃敏锐,滴滴清泉、涓涓细流、滚滚长河、汪洋大海一并汇聚筝弦,水光涟漪,巍峨峰峦,时而沧海一声笑之豪放,时而古道西风瘦马之沧桑,时而明月秋风之洒爽,这个心路历程与禅道中静心感悟心灵与自然合二为一、实现万物超脱的过程实属同一途径,生活中那难以名状的压抑和苦闷,豁然冰释。

   是谁在河边放歌?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明代文学家杨慎所作《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写尽了朝代更迭,那如画宫阙,那天子帝王,那朱门繁华,那疆场烽烟,几多辉煌,几多悲壮,或展笑颜,或显悲怆。一切都在这如眸明月淡淡清辉中,在这亘古横流的江水中,隐于历史云烟……

   喜欢在唐诗宋词里赏读吟诵江月,揣摩古人付诸江月几多情怀。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唐朝名相张九龄邻水望月怀念远方哪位亲友?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酒后无聊逢别离的无奈让白居易又赋予江月几多酸楚?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暮年飘泊的杜甫在凄苦中仍有如此胸襟视物;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李白这种诗意散舟何来寂寞之有?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这又何尝不是苏轼的一种智慧呢?那个“孤篇盖全唐”的张若虚一首《春江花月夜》更是对江月另一种解读,澄澈空明、清丽自然,怅惘哲理,给人一种哀而不伤的感觉。

   江月,江月之锦绣,江月之残缺,江月何知人间事,倒是凡人度江月。如许经年,人淡如菊,心若止水,能在皎洁月光下码上一盘棋子;或是枕月听涛散舟江流;亦或皓月当空、临江抚筝,足矣!

 是夜,家乡这一江秋月都在心中氤氲开来,悄然如梦。

(摘自:牛城晚报)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