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丘苑台

沙丘苑台

沙丘宫遗皇王梦  说起沙丘宫,就容易让人联想起西域那个神秘古国楼兰,二者有着同样的神秘,同样的辉煌。 “酒池肉林”,这个成语即出自沙丘宫。这个沙丘宫在哪里?参看《中国历史地图集》,自春秋战国至秦、汉的历史地图上,都标注着“沙丘平台”,在古漳河、古黄河以西平乡县的区域里。有籍可查的《史记·殷本记》记载商纣王在“南距朝歌,北距邯郸及沙丘皆为离宫”。《史记·秦始皇本记》之《正义》称:秦始皇病故之沙丘平台在邢州平乡东北二十里。《括地志》:“沙丘台”在邢州平乡县东北二十里。《元和郡县图志》:“沙丘台”在平乡东北二十里。《辞海》载:“沙丘,古地名,在平乡县东北。”以上所说的古平乡城治所在应是现在的平乡县平乡镇或大老营,按今天地理位置来推断,沙丘宫在平乡县王固一带。沙丘宫所发生的一切,今人只有从古籍史料中得知了,而如今眼前的沙丘宫遗址却是一片荒凉一片沧桑,尘归尘,土归土,依然孤独的守望着历史,守望着曾经发生过的一幕幕梦幻而又飘渺的故事……

商纣王建沙丘宫    商纣王名叫辛受,他是商朝第三十代君王,在我国历史上是最荒淫无德的暴君之一。

一次出行,商纣王路过平乡,顿时被眼前美景所吸引, “王固岗数里外,枣杏成林,多经年老树,复有椿槐,千里敝日,登岗四望,郁郁葱葱,时属清秋,凉风晚发,声来林间。”不仅感叹:此景只应天上有啊!

 于是商纣王就决定在这里修建离宫别馆、苑囿台榭。史书记载,沙丘宫东西宽1500米,南北长500米,是商纣王处理公务、休息及娱乐之处,其宫殿群是沙丘平台中一部分。在汉代以前都城及王宫建制多是采用坐西朝东,以西为上开正东门,沙丘宫的西侧是灵台、时台,南北短、东西长的地势文物出土分布格局有所证实。《邢台通史》讲平乡县王固村“沙丘平台”时说:“平乡县王固沙丘遗址东西长约1500米,南北宽约500米,地面暴露破砖碎石。”

 为了助兴,商纣王又安排宫廷乐师制作了淫荡乐曲,在演奏乐曲时,让许多宫女跳很粗俗放荡的舞蹈以取乐。据《史记·殷本记》载:“商纣王益狗马奇物充仞宫室益广沙丘苑台,取野兽飞鸟置于其中,大聚乐戏于沙丘。北里之舞靡靡之音,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裸体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

《史记·殷本纪第三》记载:“纣,资辩捷疾,闻见甚敏,才力过人,手格猛兽。智足以拒谏,言足以饰非。矜人臣以能,高天下以声。以为皆出己之下。”《史记》又载:“帝纣……好酒淫乐,嬖于妇人。爱妲己,妲己之言是从。……厚赋税以实鹿台之钱,而盈巨桥之粟。……益广沙丘苑台,多取野兽蜚鸟置其中,慢于鬼神,大取乐戏于沙丘。”商纣王为了拒绝大臣对他的劝谏,讨妲己欢喜,设立了“炮烙”之刑。就是在放倒的铜柱上涂下膏油,下面用炭火烘烤,若有大臣对其劝谏,就强迫大臣在铜柱上行走,大臣坠火而死,以此博得妲己一笑。一位名比干的大臣对此强谏,纣问比干:“何以自持?”比干答曰:“修善行仁,以养自持。”纣怒曰:“吾闻圣人心有七窍,信诸?”遂杀比干,并挖出心脏查看。商纣王荒淫无道,不悯民苦,贪图享乐,沙丘离宫别馆集财、享乐,致使国内民怨沸腾,最终被周武王举兵讨伐,败走鹿台,赴火自焚。

襄子重修“沙丘宫”   春秋时,平乡古地属邢国。周襄王十七年,属卫。 周敬王二十九年(公元前491年),卫已入晋归赵。《邢台通史》载:周定王十六年(公元前456年)赵、韩、魏三家分晋后,以晋阳为都的赵襄子拓疆开土向北、向东发展,逐渐占有山西中、北部,河北中部、西南部及蒙古的一部分地区,开始窥齐、燕。而偏处晋阳作为赵国统治与扩张中心,地理条件已显不足,加之史上赵简子、赵襄子曾两度被困晋阳,故迁都邢台。

春秋战国时有“方丘祭地”之礼,正祭时间是每年夏至之日,地点在国之北水泽(大陆泽)中方丘,以牲畜及其他祭品埋入土中,以敬大地。因祭礼需经常组织,就有必要在大陆泽之岸边建离宫别馆,故在对沙丘平台重加修葺的基础上,又在沙丘宫的附近,又增修了两处小型别馆。

大陆泽又名巨鹿泽、广阿泽,其名最早见成书于战国的《禹贡》,为中国古代九薮之一。春秋战国初期,黄河水已不再流经大陆泽而北奔入海,这样就使得大陆泽水质清澈、林荫茂盛、平波漫衍、一波千顷。前人李京《大陆澄波》诗云:

汪洋千顷势何雄,九水同归一泽中。

波静天光分上下,浪翻地影失西东。

鱼龙吞吐争春雨,鸟雀惊飞向晚风。

明月蒹葭杨柳岸,渔舟唱晚藕花丛。

如此的壮观美景,风水宝地,赵襄子岂能不在此重修沙丘宫又新建别馆。

灵王困死沙丘宫   赵武灵王(约公元前340年—前295年),名雍,嬴姓赵氏(先秦时期男子称氏不称姓,故当称为赵雍,不叫嬴雍),战国中后期赵国君主。

赵襄子建立赵国,建都晋阳,先迁邢台,又迁邯郸,传至赵雍曰赵武灵王。赵武灵王在治理国家上颇有才智。公元前307年,“赵武灵王在邢台信宫召见重臣,提出了“胡服骑射”的设想。《史记》载:“召肥义与议天下,五日而毕”。这为期五天的高层会议,是守旧与维新的势力较量,是改革与发展的理智抉择,最后赵武灵王以其雄大气魄,远见卓识,实行改革。号令满朝文武官员和全国黎民百姓改穿胡服,以皮靴短袖的胡式代替宽袍大袖的旧服装,同时学骑马射箭,以快马轻弓取代连环战车,以铁骑驰骋南北,攻城略地,所向披靡,使赵国疆域扩大,民富国强,威震诸侯。仅用六七年时间,就先后“复攻中山,攘地北至燕、代,西至云中、九原(今内蒙古包头)”,又打败胡林、楼烦,建立了云中(内蒙古托克托)、雁门(右玉县南)、代郡(河北为蔚县)等三部。其疆域扩大到今河北西部、山西北部和河套地区,并筑起了东西长达260多里的长城,赵国成为“七雄”中的强国之一。

赵武灵王在中国历代帝王中,不失为颇有建树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但在家庭问题上却犯了大错。他起初立长子赵章为太子,后因宠爱美女吴娃,又改立吴娃之子赵何为太子,废长立幼。吴娃死后,他看到长子赵章在殿前跪地称臣,又心生怜悯之情,意欲将两子并立。就此埋下了兄弟不和的祸根,为国家安全酿下隐患。

把一国分成两块(将代郡分给赵章),让两个儿子两地为王岂不更好?正在赵武灵王犹豫未决之际,长子赵章却迫不及待了。在赵惠文王四年(前295年),主父(赵武灵王)与惠文王同游沙丘,安阳君章也一同前往。沙丘宫是商纣王建筑的一所离宫别馆,主父与惠文王各居一宫,相距有五六里远,安阳君住的公馆正好在二宫之间。田不礼对安阳君说:“惠文王在外游玩,他的士兵并不多。如果假传主父的命令召他,他一定会来,我们在途中埋伏兵士,把他杀死,再用主父的命令安抚众人,谁也不敢反抗。”章连称“妙计。”遂派心腹侍卫,伪装成主父的使者夜里去召惠文王,称:“主父突然得病,要面见大王,请快些去。”高信立即跑去告诉相国肥义,肥义说:“主公素未生病,这件事太可疑了。”便进去对惠文王说:“我走在大王前头,没有其他变故大王才可以去。”又对高信说:“关好宫门,小心看守,不要轻易开门。”肥义自己与几个人骑马随使者先走,行到途中,伏兵们以为是惠文王,一起冲出,把他们全部杀死,田不礼举火一看,发现是肥义,大吃一惊说,于是便怂恿着安阳君攻击惠文王。高信因为肥义的吩咐,已做好准备,田不礼进攻王宫,一时难以攻下,天亮以后,高信令士兵上屋顶往下射箭,箭用光以后,揭下屋顶上的瓦往下砸。田不礼让人把石头捆在木头上,来撞击宫门,响声如雷。正在危急的时候,只听得宫外喊声四起,两队军马杀来,安阳君的兵大败,纷纷逃散,原来是公子成、李兑两人在国中商议,恐怕安阳君乘机作乱,便各带一支军队,前来接应,正好赶上安阳君包围王宫,解救了这场灾难。安阳君见兵败,问田不礼说:“我现在该怎么办?”不礼回答:“你快到主父那里去哭求吧,主父一定会庇护你,我在这里,尽力阻挡追兵”。章听从他的话,一个人骑马跑到主父宫中,主父果然开门把他藏了起来,田不礼带残兵再次与公子成、李兑交战,因寡不敌众,不礼被李兑斩首。李兑估计安阳君没有地方去,必然去投奔主父,便带兵包围了主父之宫,打开宫门,李兑仗剑当先冲入,公子成在后面紧随,见主父叩头说:“安阳君造反,国法不容,请主父把他交出来。”主父说:“他没有到我宫中来,二位可去他处寻找。”两人再三劝主父仍不松口。李兑说:“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理当搜查一番,如果得不到贼人,那时再请罪也不晚。”公子成赞同道:“你说的对。”便召集亲兵几百人仔细搜查,在夹壁墙中找到安阳君。把他拉出来,李兑拔剑砍下他的头,公子成问:“你为何这样着急?”李兑回答:“如果遇见主父,恐被主父夺走,抵抗不是臣子该做的,顺从就迁就了这贼人。”公子成佩服他考虑的周到,李兑提着安阳君的脑袋,从宫内出来,听见了主父的哭泣声,又对公子成说:“我们因为章的原因包围主父之宫,搜出章并且杀死他,不是太伤主父的心了吗,事情平息之后,如果主父追查围宫之罪,我们都会灭九族的,惠文王年纪幼小不足以商量大事,我们应该自行决断。”于是敕令士兵:“不许解除包围。”又派人假传惠文王命令说:“宫中的人,先出来的免除罪行,后出来的就是与贼人同党,要灭九族。”随行的官员和内侍听说是惠文王的命令,争先跑出,宫中仅剩下主父一人,主父叫人,没人答应,想出宫,门已被锁上,主父在宫中饿急了,又没有地方能找到食物,见院中树上有鸟巢,便上去掏出鸟蛋生吃。三个月后,主父武灵王被活活饿死在沙丘宫,时年45岁。《史记·赵世家第十三》记载:“主父及王游沙丘异宫,公子章即以其徒与田不礼作乱,……公子成与李兑自国至,乃起四邑之兵入拒难,杀公子章及田不礼灭其党贼而定王室。……公子章之败,往走主父,主父开之,成、兑因围主父宫。……令宫中人‘后出者夷’,宫中人悉出。主父欲出不得,又不得食,探爵鷇而食之,三月余而饿死沙丘宫。” 赵武灵王死后,埋葬于代郡灵丘。传说众将和兵卒每人捧撒了一把土,便垒成偌大的一座墓丘。沙丘之变后,赵国势力渐渐由强变弱,后被秦国所兼并。

 称雄于世的一代英主能够开疆拓土,气吞山河,却因家事的优柔寡断酿成大祸,终致命丧国衰。为此,司马迁曾评论说:“……犹豫未决,故起乱,以至父子俱死,为天下笑,岂不痛乎!”

始皇驾崩沙丘宫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兼并六国统一中国,把全国分为三十六郡,其中就有巨鹿郡。巨鹿郡当时交通便利,商朝时期长城以南仅有四条大驿道,其中有两条经过巨鹿郡。一是从东郡(濮阳)经安阳、邯郸、巨鹿郡(沙丘宫)、正定到北平(今北京)。另一条由巨鹿郡东北经沙丘宫再向东经平原郡(今山东平原县)北上到右北平(今天津蓟县)。

秦始皇统一后为了示强威、服海内,“先后5次沿驿道出巡全国。其中有三次经过巨鹿郡,住过沙丘宫。”(平乡县志载)

第一次到巨鹿郡,住进沙丘宫,是为了游宫、赏宝、示强威。

秦始皇设巨鹿郡,派大将章邯为巨鹿郡郡守。章邯来巨鹿郡后,见其地势辽阔,一马平川,物产丰富,交通方便,古迹宝藏很多。为了献媚秦始皇,特意上奏折说:“巨鹿有非常美丽的沙丘园林行宫,风景甚好,殿堂华丽,世上少有。郡内有座古庙(天齐庙),庙内有口宝钟,响一下能听两郡四县五洲头。”

秦始皇看过奏折,为了游宫赏宝,带领皇太后、公子胡亥、宦官赵高、丞相李斯,离开国都咸阳,途经安阳、邯郸来到巨鹿郡住进了沙丘宫。秦始皇在沙丘宫旁平了个骝马场,建了上马台,立了个上马石,这个地方是现在距王固不远的丰州镇马上屯村。马上屯的来历就是秦始皇在此上马而得名(平乡县志载)。

秦始皇在沙丘宫游乐后,到马上屯,上马台,骑上大马又到古庙看了大钟。让随从人员敲了一下,发现响声并不多大,隧要拿郡守问欺君之罪。郡守解释说:“这个大钟能听二郡四县五州头,并无欺君之意。这座古庙邻巨鹿郡、平原郡,又邻南羉县(今平乡),矩桥县(今曲周),平原县(今丘县)和广宗县,还邻大三州、胡三州,乔三州,郑三州,高三州等五个三州,钟一响都能听到。由于郡首所说的是事实,念及又是一片敬君之心,才免除了其欺君之罪”。

这一次秦始皇巡视巨鹿郡,住进沙丘宫。见沙丘宫很漂亮,回到都城咸阳后,按照沙丘宫的样式,建筑宫殿一百四十多处。其中在渭河南边修建的《阿房宫》规格最高,规模宏大,役使七十多万人(史书所载)。

第二次到巨鹿郡住进沙丘宫,秦始皇是为了查粮仓,巡长城,巩固国防。

 秦始皇建立了中国第一个中央集权制的封建帝国后,梦想着秦家皇位代代相传,他是始皇帝,后代称秦二世、三世以至千万世。为了巩固这个世袭帝位,他施行高筑墙,多储粮政策。备战备荒,建了许多粮仓,其中以巨鹿郡的矩桥(今曲周)粮仓最大。在高筑墙上,秦朝也修了好几道城墙以挡匈奴入侵中原。其中最长的是东起山海关、西到嘉峪关的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城。秦始皇从濮阳到天津蓟县这条驿道而来住进沙丘宫,后又从沙丘宫出发到秦皇岛看了长城起源地老龙头。视察中秦始皇看到长城修的太慢不够坚固,下旨派出秦兵到处抓壮丁,就连孟姜女未入洞房的新郎范喜良都被抓去了。到了工地,工时长,活儿重,生活差,衣着薄,累死、冻死、饿死的人不计其数。

第三次到巨鹿郡,是为寻找长生不老药反而驾崩沙丘宫。

公元前210年,秦始皇第五次出巡全国,也是他最后一次出巡,这次出巡是为了寻长生不老药和到泰山封禅。

在《李斯列传》、《秦始皇传》中都记载了秦始皇第五次出巡驾崩沙丘宫的事。陕西旅游出版社出版的《苏醒的秦代兵团》一书中把秦始皇第五次出巡巨鹿郡驾崩河北平乡沙丘宫这一事件写的最具体。它是这样写的:

秦始皇听信方士们提出的“长生不老”的邪说,率领百官群臣到泰山封禅,前呼后拥,浩浩荡荡,劳民伤财,但因到东海寻求长生不老药的方士徐福说有大鱼阻碍取药,于是亲自出马,到东海中射鲸鱼,充分表现了他渴求长生不老的急切心情。但这些都是徒劳的,长生药未曾求到,反而因长途颠簸,劳累过度,加速了死亡的过程。

秦始皇一生最害怕死,故在第五次出巡时,虽已重病缠身,群臣却没有一个敢对其提说“死”字。然而天地无情,秦始皇帝的病情有增无减,他自己也知自己日薄西山,自然就想到了死后的皇位继承问题,想起了老成持重富有政治头脑的长子扶苏(因提出反对秦始皇帝的焚书坑儒政策,而被派往北方监军),想让扶苏继位,于是让随侍的中车府令赵高赐公子扶苏书信,叫他速回咸阳,守候丧葬,准备即位。书信封好后,赵高却藏在手中迟迟不发。当随从车队行至沙丘(今河北平乡)时,秦始皇帝就断了最后一口气,离开了深深眷恋的红尘。

秦始皇驾崩后随行的次子胡亥、宦官赵高、丞相李斯密不发丧,立胡亥为太子。且改写了秦始皇给镇守边塞的公子扶苏和大将军蒙括的信:“数以罪,赐死。”扫除了他们篡权的最大障碍。当时正值炎暑,秦始皇尸体很快腐烂,为掩人耳目,他们在运丧车上装了“一石鲍鱼,以乱其臭”。一直到返回咸阳才发丧,这一举世闻名的秦王朝的宫廷政变就发生在沙丘宫(今河北平乡)。从此在沙丘宫中还留下了“鱼兮龙臭曾兹台,野寺清钟入夜哀”的驾崩篡权诗文。

2007111,平乡县境内节固乡刘屯村南一公里处的漳河古道王固岗下发现清代碑刻两通,一通为乾隆32年(1767年)重修王固岗桥碑;另一通为光绪34年(1908年)重修王固岗桥碑。

碑文载:“刘家屯东河上有桥名王固岗桥,有杜工部诗句沙丘城下寄李白,后人因以名桥,殆犹前贤沙丘怀古之思耳。又按一统志始皇尝崩于此,王固即皇故之讹者,土墟平坻,亦大殊尝之风景,下邑微典实名人游观之,所天雄信都之孔道,山左山右之通瞿,桥固巍然可观也,無何车马蹂躏桥石之折而损坏,木朽而颓没者多年,如此观斯桥者鲜不临流与叹,而存病涉之心是村倡重修之。

光绪三十四年重修

译成现在的文字是:刘家屯村东古漳河上,有座桥名叫王固岗桥,过了桥便是古代的沙丘宫旧址,一些爱研究怀念历史的人从此通过,都会思起李白曾在沙丘宫写诗寄给杜甫(曾官检校工部郎)的事。又按《一统志》载:“始皇尝崩于此,王固即皇姑之讹者”,秦始皇驾崩于王固村,现在虽然离宫别馆已成平地废墟,沙丘特殊风光依旧,慕名而来的文人墨客,络绎不绝,此桥仍是天雄信都(邢台)通 往沙丘宫的必经之路,又是南北畅通的大道。桥固巍然可观,无奈车马蹂躏,天长日久,石折木朽颓没多年,观斯桥者无不叹息,在王固村民的倡导下重修此桥。

岁月流逝,沧桑巨变,煊赫于上古,记载着封建王朝兴衰史的沙丘宫早已荡然无存,生活在今天的人们对当时的建筑面积、规模、样式已无从得知。“中学《中国历史》第一册第二章秦的统一一章中载:“秦始皇在都城咸阳北边,按着六国宫殿的样式,建造宫室一百四十多所,还役使七十多万人,在渭水南边修建阿房宫”。此 “六国的宫殿”主要是赵国的宫殿,赵国的宫殿又主要是沙丘宫,《东周列国志》上讲:沙丘宫、商纣王所建,赵襄王重修,赵武灵王、赵惠王在此居住过。秦始皇五次出巡,就有三次出巡巨鹿郡,住进沙丘宫之说,可见他对沙丘宫的好感之大,参看一下历史上留下的阿房宫规模即可知道沙丘宫是何等风采了。

沙丘宫,不仅见证了赵武灵王和秦始皇的宫廷政变,而且还记录了商纣王“酒池肉林”的荒淫往事。几千年过去了,昔日的宫廷暴乱、荒淫喧嚣早已不复存在,沙丘宫只留下沙丘平台遗址供后人凭吊。有的感叹“武灵遗恨满沙丘,赵氏英名从此休”;有的伤情“鱼分龙臭曾兹台,野寺清钟入夜哀”。此地,后来又有雀王墓地一说,赵王歇也曾迁都于此,但只是传说,因无有足够史籍可考,故一笔带过。

斗转星移,岁月沧桑。殷纣王、赵武灵王、秦始皇的帝王基业早已烟消云散,他们叱咤风云的一生已经变成一页页风化的历史,沙丘宫上空只有一轮皎月俯照千古,见证昔日朝代更迭和风云变幻。今天沙丘平台遗址是一个长150余米,宽70多米的沙丘带,经过千年的风雨冲刷,现在沙丘带上尚存一座周长10米多、高不足2米的小丘,小丘上面长满荒草,摇摇曳曳,似乎还闪烁着当年纣王妲己的淫笑浪语,赵氏兄弟的刀光剑影,秦王车辇的尘垢鱼腥。沙丘台,几代帝王的富贵梦,强盛梦、长生梦、黄粱梦、南柯梦、庄周梦都随之土崩瓦解,烟飞灰灭。

平乡的历史“四千年说”,不是假设;“三千年说”,不是臆想。人们一般都会有这样的一种情结:总觉得自己生长、工作的地方历史越长越有优越感和自豪感。正是出于这种美好的愿望,一些地方对于当地历史的表述,往往出现概念上的偏颇,有意无意地开起历史的玩笑。其实,历史就是历史,历史贵在真实,它不具有弹性,也不需要泡沫。平乡,穿越千百年时光隧道,在历史的长河中积淀、发展,映照着灿若星河的历史时空……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