滏河贡白菜的传说
 二维码 56

滏河贡白菜的传说

 滏河贡白菜的传说 平乡县滏阳河沿岸水质优良,土地富饶,所产大白菜,品质上佳,是菜中珍品,曾作为贡白菜上供朝廷,关于贡白菜还有一个传说。

话说梅花拳始祖邹宏义落户在平乡县后马庄,死后葬在马庄桥(现在的邹氏墓群),三代即绝了子嗣,其孙邹奎元生有一女名曰邹月仙,邹月仙长大后嫁到了银村桥(现称尹村桥)张家,张家有口张家井,这贡菜就是自那邹月仙、张家井而始的。

嘉庆初年,嘉庆帝初登龙位,兴致正高,某日到北京郊区光明楼附近行围打猎,遇一白虎,惊吓了他的座骑龙驹,一下子将其颠下马来,眼见那白虎即将伤他,梅花拳的第八代徒张从富从树上悄然跃下,力擒猛兽,方使惊骇极度的嘉庆帝得救。嘉庆帝自然惊喜异常,欲封张从富为宫内五品带刀护卫,张因梅花拳有不从官的规矩,坚不从封。皇上甚为感动,于是详细问了他的情况,记在了心里。

 到嘉庆二年秋,朝政不顺,帝心不悦,即跟太上皇乾隆告假,曰去寻访救命恩人,也顺便了解民情,察看民意,故自北京起驾,微服到了邯郸,后乘船顺滏阳河来到平乡。结果张从富外出云游未归,嘉庆在马庄观看并了解了一些梅花拳的情况后,即乘船北上,走过了热闹非凡的水旱码头油召桥,想去稍稍平静些的银村桥(现名尹村桥)休息一日再行。为什么停在银村桥?这一是嘉庆怕油召人多眼杂,惊扰官府,二是这银村桥历史上曾叫过迎春桥,这迎春、银村都比油召吉祥,再者那时候银村桥有棵银杏树,树躯能使数人合抱,树干高约数十丈,其盖如伞遮荫十丈有余,自几十里外即可望见,嘉庆未到油召桥即望到了那棵老树,于是在油召没停船就直接去了银村桥。但到银村桥停船后,映入嘉庆眼帘的却是令人不悦的一幕,只见三四个男子围着一赤手空拳的女子正在撕打,嘉庆皇帝的武功虽不及康、乾,但也自幼在宫中习练诸如南拳、北腿、梅花桩等多种武功,再说毕竟是皇帝呀,尽管出宫不多,到民间见此情形,如不拔刀相助,亦怕给后人留下笑柄,所以那嘉庆帝运足底气只轻轻往上一纵即潇洒上岸,可此时岸上械斗早已平息。为何?就是因为徒手斗持械众男的女子邹月仙武功太过高强了,她已将众匪打倒在地。待嘉庆帝款款而来之际,只见一位俊美俏好女子正气宇轩昂地做梅花拳的收势动作,那伙强人皆东倒西歪,或蹲或坐,或躺或卧地倒在了地上。嘉庆帝对梅花拳的这个收势太熟悉了,京郊光明楼附近打虎的张从富不就是这样的收势吗?且这女子的动作比张还要潇洒漂亮。嘉庆不仅惊讶,上前一揖道:“侠女可是邹家弟子,梅花拳传人?”那邹月仙俏声说:“我乃梅花拳始祖嫡传邹月仙,客官请了!”嘉庆道:“我此次来平,意在寻找救命恩人张从富,不想在此竟遇到了梅花拳嫡人!”只见那邹月仙上前深深一揖道:“不知贵人到此,且受小女一拜,那张从富乃我同一师门也。”嘉庆上前一揖道:“鄙人姓爱新觉罗,乃中华大地之微民一子,有些不妥之处还望女侠海涵。”邹月仙听后灿烂一笑说:“不知客官从何而来,欲去何方?小女子在此开一小店,名曰张家小店,请各位在小店洗漱歇息,以解车船劳累之苦”。此话正合嘉庆之意,于是一班人就入住了银村桥的张家小店。

嘉庆帝洗漱完毕后,先是尝了邹月仙为他们准备的滏阳春酒,最后喝了顿张氏小店的白菜疙瘩汤。嘉庆帝在皇宫里吃遍山珍海味,吃了这些地方特色小吃,觉得非常可口,尤其是那白菜疙瘩汤,只喝得嘉庆帝连声称赞。这白菜疙瘩汤喝起来是入口儿绵、下肚儿甜,是平乡的一道名汤。平乡有句顺口溜:“任由骡马脱了缰,不舍白菜疙瘩汤”。这白菜疙瘩汤的做法是:水开了后,将些许白菜先行放入沸水中,急风慢火熬炖而成,这菜和面疙瘩都不能放太多也不能太少,太多而稠,太稀也就淡了。张家有口张家井,据说井里住有井龙王,水面清澈如镜,水质柔软甜绵,用这口井的水配上银村桥特产大白菜,再加上邹月仙的烹调手艺,所做的这白菜疙瘩汤不稠不淡,火候正好,令人喝起来绵绵入口,非常舒服。因此,才引起了在宫中什么好吃的都吃过的嘉庆皇帝连声称赞。饭罢,嘉庆帝向邹月仙寻问了一些梅花拳家事,探究了梅花拳拳理,并让随从与邹月仙切磋了一下功夫,自然是啧啧称奇,赞叹不已。

次日一早,太阳还未升起,嘉庆皇帝即已起来。在两个随从的相伴下缓缓走出了小店,到冠盖入云的古老银杏树下揣摩打量了一番,即走出了美丽的银村桥,走上了滏阳河大堤。只见滏阳河水自南而北奔腾不息,微风中两岸杨柳依依,鸟语花香,甚是清幽。再看东方,一轮红日正冉冉跃出地平线,大地上的庄稼也似乎刚刚苏醒,显得格外精神。很少步出宫门的嘉庆漫步在这滏阳河大堤上,自然是心旷神怡,兴致异常。嘉庆不由道:真乃好地方也!不觉已走出数里。

此时,河沿下的高粱地里突然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闹声,一个声音说,别闹,别闹!另一个声音:不闹,不闹你得给俺们唱个小曲儿。刚才那个声音说:好,好,我给你们唱个“笨娘们和面”,只听一女子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唱起了小曲儿:                          

笨娘们儿来做饭,端起盆子就和面;

先舀水后挖面,倒在盆里用手攥。

面兑水,水兑面,

面多就添水,水多就添面,

到底和不成这盆面,急得头上直冒汗。

手上粘满面糊糊,不能洗也不能涮,

东也抹,西也抹,一抹抹了两门扇。

哥哥回家就吵骂,小狗过来舔门扇。

哎呦呦,

哥哥,哥哥你别吵,往后光给你熬米饭,

要不是咱那看家狗,夫妻二人难见面啊难见面。

唱罢又是一阵笑闹声。嘉庆自幼很少出宫门,难得听到这般幽默通俗的小曲儿,即让随从下河沿去打听这唱的是啥词,说的啥意思,这里是什么村庄。那随从下去问时,姑娘道:这里是东西二银村、南北二周章,姑娘还训斥他说:没见这家家户户好高粱呀!接着又跟他说了歌词的大意……  随从回来跟嘉庆回禀了后,嘉庆显得更加兴奋。嘉庆当时才30多岁,正是身体健壮、春情易动之时,当时即被姑娘那脆声脆语打动了春心,高声道:我看是东西二银村、南北二周章,家家户户好姑娘嘛!就是这一声喊,却惊动了滏阳河河畦子里干活的人们,忽啦啦拿铁锨、扛锄头的男女上来了一大帮人要打嘉庆帝。嘉庆见这帮人多是20几岁,男的潇洒,女的漂亮,一个个生龙活虎,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但俗话说得好,聪明莫过于帝王。这嘉庆皇帝忙解释说,我说的是东西二银村、南北二周章,家家户户好庄稼,户户家家好高粱。人们这才算作罢,只把几个随从与嘉庆帝都惊出了一身冷汗。几人讪讪回到银村桥张家小店,嘉庆帝还要吃昨天晚上所吃的白菜疙瘩汤,邹月仙是何等的聪明之人,已从这几个人的行头、动作看出了什么,自是尽力而作,但这次她没做白菜疙瘩汤,而是上了几个小菜,从家中找出了一些白面儿与高粱面儿做了一锅花卷,另做了一个清水煮白菜。就是这么一顿饭又把嘉庆吃了个龙心大悦。殊不知,正是这清水煮白菜,方能真正显出这黄芽

 白大白菜的特殊风味来,说是清水,但煮熟后却不见水尽是稠糊糊的好喝的汤了,且上边还漂着一层油珠,这就是平乡人平时好说的“黄芽白”不用放油自生油!饭罢一行人即起驾回京,直到出了平乡,嘉庆帝等几人还回首望了好几眼,嘉庆赞道:真是个和平之乡哟,真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除了北京就是平乡哟。

自嘉庆年间,平乡的黄芽白大白菜才开始成为了贡菜,一直到八国联军进北京,慈禧太后慌乱离京方止,其间历时一百余年。现如今大白菜种植是平乡县传统产业之一,“滏河贡白菜”已获中国工商总局认证商标、获中国农业部农产品地理标志认证。滏阳河两岸地理优势独特,大白菜种植历史悠久,菜农种植经验丰富,积极性高。滏阳河大白菜以它独特的风味、品质和口感供应京、津及全国各地,取得了显著的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