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乡习俗之婚丧嫁娶

平乡习俗之婚丧嫁娶

   婚嫁习俗
   旧式婚姻 旧时,男婚女嫁要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讲究门当户对、命相不克。婚姻程序一般分为:
   一议婚:即男方托媒人向女方求亲或经媒人撮合,由男、女双方家长互相相看姑爷、媳妇,并了解家庭情况,子女没有自主的权利。
   二订婚:在男女双方父母或长辈没有异议时,即为其定下终身,男方要择日传书下聘,互换庚贴。传书的方式有两种,一为“传大书”,内书当事人的“姓名、生辰八字、年代、宗亲”等,一为传贴(小书),按格式简要写上“求婚、允婚”等。“大传”、“小传”因地因人而异。传书日期多选在上半年的上半月,以求上上大吉。并要互赠信物或礼品。
   三择婚期:由男方或男女双方请先生选择“良辰吉日”,写成书贴,在婚月初送给女方。女方家中富有,陪送嫁妆丰厚,多到婚日之前送往男家,俗称“过妆”。一般人家,嫁妆在婚日同往。
   四迎娶:本地结婚日期多在冬闲之季,以腊月为最。完婚之日,男方张灯结彩,宴请亲朋,并邀请鼓乐助兴。迎娶之时,新郎要披红插花,由领拜携新郎先向天地、后向祖辈及父母行叩拜礼,俗称“演礼”。礼毕鸣炮,抬花轿或赶大车前往女家,沿途鼓乐吹奏,燃放鞭炮。迎亲人数成双,并带“联宾贴子”,以便女家按生肖属相找送嫁人及确定面朝什么方向穿衣戴冠、上下车轿。新郎在女家由其族中德高望重的人陪同饮酒用餐。新娘上轿前要梳妆打扮,头扎髽鬏,以示黄花闺女,腰挂铜镜,名为照腰(妖)镜,以驱邪恶。轿到男家时,由女眷迎接,进门时燃放爆竹,新娘要跨马鞍,接胜子并放置院中天地桌上,桌上摆有斗、弓箭等。新郎新娘在此举行拜天地仪式。礼毕,即为正式夫妻,送入洞房。新娘上头、开脸、更衣后,由婆母带领,给亲朋长辈叩拜,受拜者要给新娘上拜钱。女方送亲人由领拜陪同到酒席上作客,新郎和长辈到席上换盅敬酒。新郎新娘吃面条、烙饼,晚上红烛长明,喝圆房酒。翌日,女方男性长辈前来看望,俗称“送魂”,男方以上好酒宴相敬。然后择吉日(一般逢六,以示顺利),新娘回娘家,称“回门”。逢双日(一般逢八,意为扒福)娘家把新娘送回。以后新婚夫妇往来随意,不受礼拘。
   新式婚姻   新中国成立后,反对包办婚姻,提倡恋爱自由,婚姻自主。男女择偶有着明显的时代性,50年代注重人品,姑娘倾慕英雄模范。60至70年代注重家庭出身,政治面貌,军人、工人成为女青年的择偶对象;70年代末至80年代注重文凭、才干,大学生和专业技术人才成为女方追求的目标;90年代注重经济实力和能力,专业户、企业家、大款、大腕成为女方择偶的首选目标。但多数青年恋爱仍由亲友牵线、媒人搭桥,初期相看交谈几次,有了共同语言,经父母同意后,亦要举行订婚仪式(不搞订婚仪式的极少)。订婚后,女方到男家去,男方父母要给见面礼,少则几十元,多则百元、几百元,甚至上千元。近几年来,逢大的传统节日(中秋节、春节),男方要给女方送节日礼品。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了解,情投意合,即到婚姻登记机关领取结婚证书。迎娶之时,由过去的花轿、大车、自行车改为卡车、面包、吉普、轿车等各种机动车。婚礼仪式也在不断简化、更新。干部、职工结婚典礼多在节、假日举行。在农村,多数青年仍沿袭旧的婚姻仪式,但一些陈旧的繁琐的无益的环节被革除。新式的旅行结婚、集体婚礼在兴起。
   1980年以后,随着经济收入的逐步提高,结婚请客送礼、大操大办之风日长。
   改嫁  清代以前,广大妇女受封建礼教的束缚,讲究从一而终,丈夫死后,不论有无子女,不管年纪多轻,都不能另嫁他人。更有甚者,订婚未嫁的女子,未婚夫死后也要为“夫”守节,俗称“望门寡”。封建统治者给其冠以贞洁烈女之美名,或旌表其门或立贞节牌坊,使其失去人身自由,身心健康受到摧残,不少妙龄妇女被活活地压死在这贞节名下。有不甘受其害者,再婚仪式也不能光明正大,而要在傍晚悄悄地举行。
   新中国成立后,广大妇女才真正从旧礼教中解脱出来,再婚再嫁光明正大,并受国家的法律保护,有权支配属于自己的那份自由。
   坐地招夫  丈夫死后,女方为抚养幼子,照顾老人,招以男性到家,帮助干些重活。有的将孩子抚养大即走,有的一直到老,不管哪一种招法都是事先讲定的。此俗为数不多。
   男到女家落户  亦称招赘,俗称“招养老女婿”、“倒插门”。此种婚嫁,多系一些贫困家庭,因兄弟较多,无力娶妻,则男到女家,与家庭无男之女成婚,负责赡养女方老人,接续女方香火,并有权继承家业。旧时有“小子无能,随妻改性”之陋说,所生子女多数随母姓,也有的随父姓。招赘者被人瞧不起,受女方族人歧视,故男子宁不娶妻,也不愿作“养老女婿”。如今政府提倡男女平等,男到女家落户的陈旧观念得以改变。
   丧葬习俗
   本县民间丧葬仪式一般分为停灵、入殓、出殡、埋葬、复三等。
   停灵  一般在人断气之际速著衣冠,谓“穿送老衣”,里单外棉,女戴首饰、著裙,男戴帽著袍。装裹毕,将事先备好的纸马焚于死者头前,谓“烧倒头马”,遂用木床停尸于老宅正屋。尸仰卧,床上铺褥,床边束草(谓隐身草),就绪后,子女及晚辈方痛哭于侧。并插“纸骨朵”(以亡人享年为数目)于巷侧,男左女右,至人入殓后焚烧。
停灵门外搭灵棚,悬挽联(吊挂),置祭品香炉,纸扎童男童女、金斗银斗、摇钱树、车马等。置油灯1盏,谓“万年灯”。小瓷罐1个,称“献食罐”,3日内,死者子女每餐添饭少许,添满为止,待葬时抱至茔地,埋在棺材前边。
   停灵后,即到土地庙烧纸,谓“报庙”亦称“点纸”,死者子女披麻戴孝痛哭,如是1日3次,至入殓止。人死后尚须报丧于亲戚。至亲女眷须去婆家向公婆叩头示丧,谓“谢孝”。
   入殓   通常停灵次日,备棺入殓。棺内先撒草木灰,铺棉花,置“垫背钱”7枚,死者头顶“金砖”,脚踩“银砖”,怀揣香纸,左丝右麻,红花(草药)遍身洒,头顶曲(中药),脚踩木(柳木炭),另将“打狗饼”7枚,麦麸1把分别置于死者左右袄袖内,妥后,亲人次第探视死者遗容,取净籽棉、脸盆添水为死者擦洗面部,谓“净面”,不许哭号,防止泪滴尸身。逾时,封棺钉盖,合家举丧。
   吊孝   吊孝即吊唁活动,本族及亲戚中的晚辈多在停灵后入殓钱吊孝,而同事、朋友、乡亲多在入殓后出殡前吊孝。本族、乡亲及亲戚吊孝时多行三叩首礼。吊孝者持花圈、挽帐、烧纸、饺子等祭品,相厚者也有赠现金的,几元、几十元至几百元不等,亲戚在出殡前为死者纳钱上祭,款额不等,喊祭者一般喊上祭款额的倍数。女儿婆家祭礼较重。在有人吊孝时,孝子、孝女、至亲晚辈及近亲晚辈于灵前或灵棚内痛哭,谓之“陪灵”。吊孝的整个过程有响器班奏乐或播放哀乐。吊孝之后,孝子、孝女向吊孝者磕头致谢。过去,名门望族之家死了人,出殡前举行“点主”仪式,礼仪甚繁,今已不多见。
   出殡   出殡前夜,“喂马”而后,在西东路上死者晚辈络绎致祭,谓“送路”。之后,于夜静时将纸骨朵、纸扎马车焚烧,完成出殡前所有程序。出殡时,燃放爆竹,鼓乐笙吹,孝子执“引魂幡”,一般由他姓相扶,躬身前行,嚎啕痛哭;孝女亦手执丧棍,号哭于棺后。棺行至大街宽敞处,罩以驾  (俗称“大架子”),孝子绕之三圈,将一瓦盆摔碎于灵前,谓“摔老盆”。之后,孝子在前执“引魂幡”,有乡亲将灵柩抬至墓地。
   葬埋   灵柩至墓地,拆去灵轿,安放于墓穴,“献食罐”置于棺前,孝子、孝女反向绕墓穴三圈,将所执哭丧棍放入墓穴,“引魂幡”插于棺上,遂号哭于墓旁。灵柩由抬棺者掩埋,之后,子女烧纸于坟前,原路返回,至村口跪等掩埋棺柩归来的乡亲。
   复三   葬后三日,近亲晚辈随孝子孝女携祭品上坟祭奠,并为新坟添土,谓“复三”,亦称“圆坟”。自死者逝世之日起,每七天上坟烧纸一次,至“七七”烧纸后即摘孝,谓“烧七纸”。至百天,死者之女执柏枝,并饰以百朵白花,随死者晚辈上坟烧百日纸。
    丧葬为民间大事,旧俗仪式繁杂,极事铺张,且带有浓厚的迷信色彩,如看风水、择坟地等。父子之间、子先亡不能入祖坟;夫妻之间,妻先亡亦要“寄埋”,待夫亡后始迁于祖坟。
   建国后,提倡破除迷信,丧葬仪式从简,六、七十年代,“破四旧”风行于世,封建迷信仪式渐少,近年又趋复苏,新旧仪式杂揉。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