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麦穗的母亲
 二维码 33

拾麦穗的母亲

      □/   张学存      

 布谷、布谷……早晨,布谷鸟清澈响亮的叫声,把我从梦中唤醒,温暖的微风里带着麦香味,轻拂着我的脸庞。啊!芒种到了。这不是布谷鸟在催人割麦种禾吗?

 每到麦穗飘香时,举目远眺骄阳朗照的麦田,宛若湖水似的泛起一波一波美丽的涟漪。只见地平线上风生水起,空气像亮晶晶的水波一样,静静地流动,劳作的人们,神仙般在风中款款游走。这诗画一样的田野,遍地流金的麦浪和农民们花一样灿烂的笑脸,总使人们留恋陶醉。但我无暇顾及这美丽多彩的风光。然而在烈日炎炎下,母亲头系白毛巾,弯腰提篮拾麦穗的身影,时常萦绕在我的心头。

 母亲今年81岁。从旧社会过来的她。虽历尽辛劳,但身板硬朗。在我的记忆中,家里因缺粮,母亲常年挖野菜、煮野菜,为我们包菜包子、菜团子、蒸美味糕(红薯面、野菜加点盐),至今落了一双豆腐渣手。因长期吃不到粮食,她饿得全身浮肿。她心目中最珍贵的东西就是粮食,她最喜欢做的事就是下田拾麦穗,她视麦穗比生命还重要。每到收麦季节,母亲就来了精神,早起晚睡,拾起麦穗一溜小跑,好像地里扔下麦子都是她的罪过。

 前两天,邻居小顺地里剩下了几绺收割机没割下来的麦子,她二话没说,从家里拿来一把镰刀使着劲地割,由于麦杆长得粗壮,她用尽全身力气也没割下来,却砍伤了脚,鲜血把鞋袜都湿透了。地里的乡亲把她送到村卫生院。还好,母亲体质壮,经医生包扎很快脱险。乡亲们打趣地说:这80老太真是舍人头不舍麦头啊!一句玩笑,打开了母亲的话匣子:俗话说宁舍一座楼,不扔一麦头。你们生在蜜罐里,不知道缺粮的厉害。过去不是有这样一个故事吗?说的是闹洪水淹没了村庄,村里的财主和农夫爬到了同一棵树上。财主口袋里装的是金元宝,农夫口袋里装的是干粮。财主要用元宝换干粮,农夫不换。待洪水退去,财主早饿死了……现在粮食收得多,也很少有人讲它了,但故事里说的粮食比金子更重要的道理咱们什么时候也不能忘啊!母亲的一个故事,说服了在场的人。然后,她笑哈哈地说:这点伤不算啥,等脚伤好了,我照常拾麦穗。日子过富了也不能把这金灿灿的麦子扔在地里!

 几天后,我去看望母亲,还未进她的宅院就听到有棒槌的敲打声。我暗自庆幸,母亲的脚伤好了。我怕惊动她老人家,从门外窥视着。只见母亲坐在北屋出厦台上,用木棒槌捶打着一个个晒得像大对虾似的麦穗。精饱圆润,如碎玉般的麦粒洒满了出厦台。她不时地停下来,用手抚一抚,用脸贴一贴这些亲手捡来的小精灵;麦糠、麦芒溅到她的头上、胸前,好像着意为母亲披金挂银似的。额上的汗水从她的皱纹中溢出,古铜色的脸颊上噙满了喜悦和希望,她用手不时地抚摸着一定是酸痛了的腰背。此时,母亲举手捶麦的动作分明是夏日葱茏中最美丽的景致。但我的心却揪得很紧,阵阵酸楚直往眼底涌,令我深深地感受到,历经缺粮饥饿的母亲从骨子里珍惜粮食。多么勤劳、朴实、善良、厚道的老人哟!她身上所具有的这种优良品质,也许正是我们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根本所在,是我们最可贵的财富,任何时候都不能抛弃。

    咚咚……那棒槌捶打麦穗发出的声音是那样的铿锵,是那样的悠扬。


上一篇享受宁静
分享到: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