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小镇
 二维码 47

记忆中的小镇

□/ 杨午

     

走过一些地方,留下许多记忆,有些记忆已经褪色,有些东西却注定要用一生去凭吊。平乡县常河镇——记忆深处童年生活玩耍的一个小镇。这北方的小镇不比江南小镇那样秀美与娴静,甚至没有一点风景可看,但有故事。如果把江南小镇比作女子,那么家乡这小镇在我心中就是北方汉子那种。

 现在想来,小镇很小很破。小的站在镇这头吆喝一嗓子,镇那头都听的到。小镇破的连个像样的建筑都没有,除了人民影剧院、汽车站、人民供销社这些公家场所外,其余那些肉坊、饭铺、车马店都简陋的甚至连个店名都没有。小镇这么小这么破却很有名.听奶奶说这镇、这集日在老辈子就有,我的老老爷还在这镇上卖过茶水。就这么个小镇却承载着一方群众文化、经济的延续与升华。就在宁常公路与邢临公路交汇路口左侧的拐角处,有三个老汉折腾的一家饭铺,店里个子最高那老汉就是我的爷爷。正是缘于这个小饭铺,使我与小镇结下难以割舍的情缘。

 小饭铺所在地早前是一个深坑,爷爷和他的伙计用独轮车披星戴月推平了大坑,打泥托坯、蓝砖黄泥搭起这个小饭铺,一样没有名字。只在店里烟火熏黑的墙上用白灰写了张饭谱:烩馍馍、焖饼、炸果子(油条)、煮面条、疙瘩汤、鸡蛋汤……

 不管是南来北往的,还是东经西过的;不论是推车挑担的、还是拉脚送货的,只要走进小镇,就成了一家人,不必担心日晒雨淋,也不必担心饥渴穷困。条凳、开水免费提供,三位老人热心这种传统的功德事业。有些客人为了节省盘缠就自带干粮,爷爷他们就好心帮助腾热,再免给端一碗伤心汤(开水里面撒些酱油醋和芫荽),没钱也尽量让这些人吃的熨贴点。爷爷他们知道出门在外的人不容易。

 黄昏的小镇,喧闹声并没有停下来。人们成群结队你嚷我喊地向小镇西头笙锣鼓弦起处涌去,小镇上三两个卖瓜子花生的庵子下收音机嗤嗤啦啦在播评书。车马店已经客满为患,拉脚的毛驴把头扎在草料里嚼的咯嘣乱响。这些跑脚的人们饮过牲畜后坐在土炕上煊腾腾的谷草上天南海北的侃,时不时夹杂着哈哈哈哈的笑声。一直扯到天上星星困的眨吧眼睛,这些人不会耽误第二天赶路,招呼一声睡吧伙计,倒头呼呼睡去。

 果子(油条)——油炸热果子嘞——”天不亮,一声嘹亮的号子传遍整个小镇,这是爷爷的伙计的绝技,真不亚于京剧演员吊嗓子。随着吆喝声此起彼伏,小镇又开始了一天的沸腾,对面二糊那热气腾腾的包子也开始打笼。跑脚的忙着吆喝牲口套车与掌柜的道别,约定着下趟的到来,那人、那声音、那小镇都定格在故事中了……

 如今的小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爷爷那间小饭铺由于道路扩建早就不复存在,被一巨型广告牌取代,风靡一时的人民影剧院成了工厂所在,人民供销社变成大型综合超市,邢临高速出口也平添了集洗浴、餐饮、住宿为一体的现代宾馆,影楼、餐馆、建材、网吧一应俱全,沿东西、南北公路两侧千余米统一模式的二层商铺林立……当年我记忆深处的小镇,如同我逝去的童年,成为心中最柔软最美丽的回忆!值此改革开放30周年之际,写下这段文字,聊以慰藉我记忆中小镇的回忆,每当故地重游,自是感慨今昔变迁,同时对嬗变中的小镇更是青睐有加,如同珍惜我拥有的今天。

车v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