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游西山一野山
 二维码 27

秋游西山一野山


/  杨午

 秋日,与友相约爬西山一野山。

 西山,是我对家乡太行山的称谓。这一带有名字且卖票的山进了不少,总觉得都一个“味儿”,以致每每游玩归来印象不深。朋友介绍这次要进的这座山说是野山,在一座古老的小村旁,名不见经传且沾染着“古”和“野”的神秘色彩,足矣激起大家莫大的兴致。

车穿山径野花黄,秋风飒爽送柿香。路不能算崎岖,却对新车生手提出了足够的考验,一路的紧张和刺激,阻断不了贪图好景的心情,几度停车拍照留念。车过西尚家庄村一通石碑,就看到了这座石头砌成的村庄,与其说是一座石村,更像是一座石城。石基高筑,石墙、石砖、石瓦、石梯、石磨,石屋高低叠层、错落有致,户与户、家与家之间有的一篱之隔,有的干脆敞门露院。村中阴仄窄长的的石巷宛若江南水乡小巷般清幽别致。

在这个石块与石片的艺术堆砌空间中,不必担忧审美疲劳,满目葱茏中鸡鸣犬吠,俨然是一副世外桃源的意境,只不过这丛丛树藤充当了一道隔离尘世的屏障。村中一株几抱粗的古槐,遮天蔽日,历经风雨,古木被人们缠着一道红布,这种最朴素的膜拜足见人与自然之和谐。信步村中,那些鸟儿、家禽也不同寻常,鸟见人不飞,禽遇人不躲,显得比游客还悠闲。纳闷的是,在村中见到几位白发苍苍的长者,却不曾见有年轻人,一位老人告诉我们年轻人都搬出去了。当询问一位老人家高寿,老人家答:80多了吧?疑而不确算是回答。不由不让人感叹,真是山中不知岁月啊!

穿过山居,迂行山梁,脚下柿树成林,花草成阵,玉米、花生、谷米郁郁葱葱,勃然生机。转过山梁,来到了野山下,抬眼望去,这分明是一副大气明快、笔墨酣畅的水墨画:山石耸立,红日中垂,野鸟飞纵,浓淡相间,动静分明,清新淡雅,生机盎然,心情随之升腾到了极致,恨不能立即拥山入怀。这山看上去不算高也不陡,没有让我们望而却步。可山毕竟是山,乱草披坡,怪石挡阻,荆棘遍布。山上无径,脚下寻路,我们在无限的热情支配下攀爬上去。山真是山,我们在意犹未尽之时收住了脚步,这座不知名的小山已经够慷慨的接纳我们的到来,再上却是陡不可攀。

坐在半山腰这大片平缓的巨石上,仰头是蓝天红日,远处是青山白云,山下是一派鲜明,毫不枯淡。“千壑高复低,迷境随处改”,移步是景,处处是美,野鸣啁啾,似是担忧山之孤寂,蝶舞花间,奉献自己最后一抹的美丽,这下山途中,脚下无根、无径,也只能舍得这等好景了。

 回到山脚下迟迟不忍离开,不为小山“待字闺中人不识”而遗憾,倒是觉得有些“萍水相逢,相见恨晚”之意。这山如此野、如此美、如此静,要不是路边、山脚、岩丛中那一株,两株,三五株柿树上挂满红彤彤的柿子,怎能意识到秋色?“香风不动自来熟,红柿满地无人顾”,那红柿生在这荒寂山野,纵然红如胭脂,悬枝欲坠,却无人欣赏,真是莫大的遗憾。遇到了我们算是遇到了知音,伸手摘下一枚红柿,看上去是那样的红艳光鲜、饱满,吧嗒吧嗒嘴忍不住咬上一口,汁甜如蜜,满口生津。

 这山,让人忘返;这村,让人留恋;这柿子,真让人解馋!回来的车上,大家逗嘻哈,女的要嫁,男的要招婿,不辞长作此地人!串串笑声留在这里,一片好心情带了回去。


下一篇家乡的路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