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哉,千年名刹!
 二维码 18

善哉,千年名刹!

     

/  邢云

 身在平乡,最让我感动的是古城的神韵。“兴固寺乃畿南一大丛林”,是最令我震撼的一座寺院。心思烦扰,我会四处走走。对于佛教,我知之甚少。但是,每次外出,我仍自觉不自觉喜欢逛逛寺院。

 古老的寺院很容易引人抒发怀古之幽思,在兴固寺会让你得到一种净土的空灵。今年,我去了三次兴固寺。最近的一次,正是盛夏季节,我随团采访。一路上玉米秧绿油油的,一望无际的田野散发着泥土的芬芳,乡间小路被高大的杨树筑起了绿色的屏障。农民们在田地里劳作,为迷人的田园景色增添了无穷的魅力。

 我很惊讶,在冀南典型的乡村中,竟会隐藏着一座大寺院。我知道,大凡佛寺是僧侣们修行的胜地,一般都建在山清水秀,绿树成荫的环境里。眼前的兴固寺,却呈现一派残寺的凄凉景象,已很难找到昔日那香火旺盛的辉煌踪影,也看不出建设时期的恢弘和伟岸。只有那经历沧桑却巍然耸立的佛寺遗址,让人生出几分敬畏。兴固寺建在窦冯马村,寺门破旧,几乎没有围墙。据说,整个兴固寺曾有僧田330亩,寺内有马棚、车棚、伙房、磨房、碾房、账房、库房、农具房等,何等气象!遗址中尚存大雄宝殿、二殿、三殿、大悲殿、舍利殿、东西厢房等及塔林塔座若干。寺中还有不知是释加牟尼还是传教高僧的舍利,当然一定还有其他珍贵文物,均已遭不同程度破坏。面对着那巍然屹立的佛殿,隐约中仍显当初建筑时的傲然与辉煌。

 抚摸满身创痍却傲然屹立的佛殿墙壁,想象着它曾有过的种种,悠悠岁月在我眼前缓缓流过。我仿佛听到了众多僧侣晨钟暮鼓的敲击声和不绝于耳的诵经声;仿佛看到了在鸟语花香的迷人景色中,佛殿凌云、经蟠飘飞和黄袍匆匆的身影;仿佛看到了千年名刹的众多历史文物被窃走、砸烂,在劫难中毁于一旦;仿佛看到了滔滔洪水的席卷和男女老少在无助的时候虔诚的膜拜……历史在这里凝固了,千年的岁月使它破得散乱不堪,显示着历史遗迹过程中的本来面貌。我想,每一位来这里参观的游客都能感受到天荒地老的无情,惊叹于深藏不露、博大丰厚的内涵,震撼于它所承载的厚重的历史。越是断井颓垣,越能感受时空的沧桑巨变,千百年人间曾有的悲欢。

 手头的资料上有“天竺白马以及金山石雍慈恩”字迹记载,兴固寺始建西汉末年为印度僧人所造。不过,在最近的一次考古挖掘中发现一段残碑,该寺的始建日期也往前推了很多年。报纸上写道,“后赵时期在北方影响最大的高僧是由印度经西域来华的佛图澄,佛图澄受后赵皇帝石勒信赖和恩宠,在今邢台的襄国一带广置寺院,弘法传道,携大量金银造寺者,非皇室供养不能有此巨资,故由残碑考究,兴固寺可能由常年居襄国的印度高僧佛图澄在原寺基础上加以完善,逐渐成为北方闻名的寺院。”

 北宋时期兴固寺为汴京安国寺上寺,安国寺作为下寺直接受兴固寺总领。在电视专题片中,我听一老人说,寺内有一口大锅,一担二小米下锅,熬出的小米粥依然是清汤,而这里也曾是僧人受戒的寺院,可见僧人众多,香火鼎盛。

 我走进大雄宝殿,殿面很宽,是木架结构。殿内供有释迦牟尼石像,侧置十八罗汉。三殿很高,也是木架结构。殿门上有清乾隆十四年“皆大欢喜”和道光十五年所立“偏覆大千”两块牌匾。殿中供有弥勒佛,背后有护法站像,东西两壁彩绘四大天王。寺院的负责人说,大殿的梁檩为鸟柏,我甚为稀奇。定睛细看,果然,梁上有清晰的鸟形,似真的一般,好像在殿中尽情展翅。鸟柏为异珍奇材,整座大殿用鸟柏构建,也可昭示兴固寺的地位来。

 舍利殿的建筑风格很独特,有山花,雕游龙戏珠图,东西各有砖雕“峻”、“极”俩字,前廊为龙头斗拱。据说,殿中原有木雕舍利塔,很可惜舍利塔被毁。我问还有没有舍利子?出乎我意料的是,一位老人从口袋中拿出一只透明玻璃瓶,内有三颗绿豆粒大小,形状不规则的球体,好几种颜色,晶莹剔透。难道这就是舍利?我心存疑惑。老人肯定地告诉我,这就是舍利。他说,原来一共四颗的,不幸被鸡吃了一颗,就剩三颗了。我可惜地想,一只鸡吃了一颗舍利,这也够稀罕的了,可是,为什么不把鸡宰了取出吃掉的舍利呢,或许,在他们眼里,舍利的价值比不上一只能下蛋的鸡?我的心居然一下子沉了下来。刚才看舍利的兴奋突然间变成了长长的一叹。

 如今的兴固寺如此寂寂 ……

 然而,一切都会式微,当年如何辉煌,如今只是文物保护单位。一座千年名刹,最终虚弱到了“保护”二字,仿佛一旦稍不加注意,便有毁亡的可能。

 游览古寺,心情在静静中掺杂着沉重。尽管弥勒佛用轻松开怀的笑脸来迎接,但是看到那墙皮上脱落的壁画,佛像上掉落的朱砂,你是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的。

    临出兴固寺的时候,我回头望了一眼大雄宝殿,然后用心去祈祷:善哉,千年名刹!


上一篇家乡的路
下一篇一路风景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