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与上帝

军人与上帝

□/ 杨银华

此时,一打扮入时的妙龄女郎紧迈碎步,款款而来。至车门处,伸颈探看车厢,见乘客满,女郎欲走。见状,满脑子“生意经”的票姐急忙伸手相拦:“别走哇小姐,你先上去,保证让你有座。”女郎半推半就地上车后,票姐伸手一指后排——“坐哪儿吧!”

 那座儿是夹在两排正式座位之间空道上的机动临时性座位,且又夹在两个已先入座的男士之间。正值夏天,身单衣薄,女郎可能是出于“防暑与安全”问题的考虑,故又神情不悦转身欲走。

“顾客就是上帝,肥水岂能外流。”精明的票姐不甘心放过拉客机会,一边拦着女郎,一边四处张望。当他看到有两位年轻的军人坐在前面时,随即心生一计。像是嘴里准备好了“说词”的票姐,凑到军人跟前,似笑非笑地做起了“思想动员”:“喂,你们当兵的让一下座位好不好?这是给你们提供了多好的学雷锋机会呀!”

 女郎并非老幼病残弱孕,票姐的话又一点客气劲儿没有,二位军人表现漠然也在情理之中。“我们下一站就要下车,到时候再让也不迟呀。”其中一位军人坐答。等座的女郎停立在一旁不动声色地观望事态,而那刀子嘴的票姐却上纲上线地来了一通奚落和谴责。片刻僵持。

 此时,早已耽误不起工夫的众乘客呈不耐烦状,纷纷督促马上开车要紧。其中,一目睹此情的明事理者看不惯票姐的伪辩,出面仗义执言道:“要说,都是花钱买票上的车,到了车上,就都是车主的上帝了。至于学雷锋与否,那是人家个人自作主张的事。你这姑娘,可不要打着‘计划经济’年代的思想幌子,为自己去挣‘市场经济’的钱啊。”言罢,众人都觉得“在理”,于是纷纷附和阔论之。

 未曾料到,听罢一番“众议院”的讨论后,二军人见是理解自己者众多,转为忽然起身让座。又于是,女郎坦然买票入座,票姐也心情释然点钱,我却在构思这篇调研之外的“花絮”……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