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轶事
 二维码 20

故乡轶事

   /   王孟保
 

我的故乡在平乡,我的故乡是平乡,我的故乡叫平乡。按发音论中国叫平乡的县有俩。一个是江西的萍乡,那里曽爆发过著名的安源大罢工。文革时因毛泽东、刘少奇两位伟人,是谁拿着一把雨伞去那里组织罢工,还引起了不小争执,不少说法,以致后来把刘主席打成了中国最大的走资派,最后冤死河南。而我这个故乡平乡县,则在河北,原隶属于顺德府,后隶属于邢台地区,再后来就隶属于现在的邢台市,是个很不起眼的地方。在上个世纪以写信为主要联络方式的年代,就曾经有过不少人将邮寄平乡的信件错投到平山,或将平山的信错投至平乡,想来也很有趣,但现在没有了。平乡在邢台市来说,也只能算个中等县。而说是乡又叫做县的地方亦不是很多,在河北省就仨,邢台市就俩。邢台市有柏乡县、平乡县,河北省除了上述的平乡、柏乡外,还有一个邯郸的肥乡县。上个世纪后半叶则由于两个大案曾把这邯郸与邢台的两个乡、两个县联系了起来,曰:南有肥乡,北有平乡。联起来的缘故是肥乡出了假冒药品案,平乡出了假冒自行车案,所以在省和中央级报纸上大批特批,也使平乡方才有了点名儿。当然,这点名儿不算什么好名儿。不过,好名儿也罢,赖名儿也罢,总算有了点知名度。知名度这东西不能小瞧,尤其是在目前的市场经济形势下,在旅游业大兴,文化底蕴尤受重视的情况下,还真得重视了,才能让人看好!

说着说着就远了,说着说着就离题了,下面我就拣着说得清的平乡的事儿说几件。

八步还阳掌

平乡人实在,现在实在,原来实在,一直都实在。以致到上世纪末都是市场经济了,还有某个县领导那么说:平乡人的优点是实在,平乡人的缺点是太实在。话语中显示出了对平乡人这一做法和习惯的褒奖亦可能还有无奈。但在平乡县来说,平乡的老人还是鼓励年轻人要实实在在做事,实实在在为人。对于一些实在人和实在事也是口耳相传或者是有口皆碑。

说的是明末清初年间,梅花拳掌门人邹宏义客居江苏回邢州时的事。邹宏义原本没想落户平乡,是先去了南和,后到广宗,最后才来到平乡的。这一点在梅花拳根源经里就曾清楚地说道:一站南和三关店,二到广宗魏家村,魏庄没有存佛地,平乡马庄扎下根……那么怎么就在平乡马庄扎了根呢?这里面又有什么说道和故事呢?有,确实是有。

邹宏义一行当时在广宗不得存身后,想再往邢台定居,可往邢台走,平乡是必经之地,必须还要经过老漳河与滏阳河。这老漳河上的桥少,滏阳河上的桥就多了。滏阳河自邯郸峰峰发源流入平乡后,第一座桥是张桥,第二座桥是郭桥,再往北就是下庄桥、马庄桥、油召桥、银村桥等等。官府的官道是通过马庄桥北边的油召桥的,而邹宏义选择的是近道、小路,所以走的是马庄桥。当走到马庄桥刚过桥头没多远时,邹就被一片地势所吸引了——那就是现在的邹氏墓群所在地。当时那里水草茂盛,鸟语花香,加上滏阳河的潺潺流水,滏阳柳荫的迷人美景,使邹宏义等停下了手中所推的蚂蚱车,不由赞叹:好地方,好地方!

邹宏义人高马大,加之一身武功,自然底气十足,声若洪钟。他的赞叹声则惊扰了一位在树荫中下棋的马庄村的一个老汉。那老汉起身过来打量着邹宏义等人,深觉不凡,就上前一揖道:不知客从何处来,欲往哪里去?

邹宏义也起身向前还礼道:某姓邹,名宏义,从江苏而来,欲前往邢台,打扰了老伯。

马庄村的这一位老汉,姓贾,名以道,是该村的首富,平时仗义疏财,好朋好友。即接着说:吃了蔑?这一带的人们说吃念乞,到现在外边人还好用一句这样的顺口溜调侃平乡人,说:拿条帚(ju),打老鼠(xu),老鼠(xu)吃(qi)俺玉蜀(xu)黍(xu),一打一憷憷(qu)。

邹宏义走南闯北,收徒传艺,熟悉各地的口音,自知老汉是问他吃了饭没有,即学着用平乡的口音说吃(乞)了。那老汉上前拉住邹宏义道:走、走,到家里去。邹等人正走得有点累,见老汉这么客气,就去了老汉家中。汉边吩咐下人倒水,边与邹宏义一行闲聊。不一会儿家人端上了窝窝头和黄橙橙的小米粥。原来,那老汉听着邹宏义所说的吃(乞)了是饥了。饥了还不得吃(乞)饭啊。

就这么一顿饭,让邹宏义感到了平乡人的实在、开朗、热情,于是他就留在了马庄,在这里置下些许房产,开始收徒授艺。

说收徒授艺,收徒却只收了一个,那就是张福。这张福自幼家境贫寒,但特别孝顺,中国古代讲究百大孝为先,邹宏义就是看上了他这一点。张福父母一生只生养了张福一个,可张福父亲因伤因病因生活无着,早年去世。这张福就靠卖豆腐为生养着爷爷、奶奶和母亲,当然闲暇之余也练就了一身武功。邹宏义到马庄住下后,慕名而来作徒者甚多,但都被一一否认,唯独收了张福一人。原因是这邹宏义收徒有两点讲究:一曰得有武功根基,二曰为人正派、孝顺老人。而张福此两样都占,故就收下了张福。当然事前事后报名者甚多,称作徒弟者也甚多,但那些人都低了张福一辈。按有关记载梅花拳的辈份:第一世为收元老祖;第二世为鼎鼎大名的张三省或曰张三丰;第三世方是现在人们所尊的邹氏墓群所葬的邹宏义邹师爷;第四代徒中有邹文聚、蔡广瑞、王西征、张福、孟有德。而这第四代人中,除张福外,其余皆是邹宏义来平乡前所收或是邹的嫡亲。当然,后来所收的徒弟亦不少,但都比张福低了一辈儿,所以才有了“先到三天为徒弟,后来三天为徒孙”之说,也才有了后来河南一带梅花拳“豆腐师爷”之传。

说着说着又远了,既然题目定了八步还阳掌,咱们还得接着说八步还阳掌。邹宏义显露八步还阳掌的功夫,还得从贾老汉的母亲病故说去,那一年贾以道60多岁,他的老母亲85岁。老太太头一天还好好的,半夜突然得病,连医生都没来的及请,就故去了。只把个贾老汉哭得死去活来。

邹宏义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这里的白事,分为长三日或短三日,长三日是在人故去的第五天或第七天出殡,短三日是在人故去的第三天埋葬。除非是非正常暴死或者是年纪轻轻家中尚有老人的会在当天或第二天埋葬外,一般都是排三或是排五或排七。这长三日与短三日之分又按故去的人咽气的时间来说,若是一天的前半天则是长三日,若是后半天则是短三日。贾以道的母亲是夜里后半夜故去的。在现在时间上说是三点多,按那时的时刻算应是一天当中的寅时,人都85岁了,家境又好,所以安排了长三日中的长三日排七。

邹宏义在出殡前对逝者仅行了吊唁之礼,后即钻入房内不再出门,不管是吊唁者或徒弟们求见都未能成。但到了出殡那天,乡里乡亲,亲戚朋友都来到现场后,邹宏义大师,此时的邹宏义确实显示出了大师的风范,只见他从容踱步到即将起棂的棺椁前行了三拜九叩的大礼后站起来道:北京到南京,风俗各不同,多是抬着死人埋,谁见抬着活人棂?老太太一辈子积德行善,恩泽乡邻,我今即让她老人家还魂归阳,与各位乡亲宾朋同乐。言罢,拉开步伐,先走了梅花拳的起步式,而后徐徐走到棺头猛击数掌说:着打,着打,着打,德者远逝,善者归来!接着又将此动作此言语重复数遍后说:开棺。抬棺椁之人从未见过如此情景和场面,迟疑不前,未敢行动。只见那邹宏义大师上前一步道:老太太请了!其中人们未看见邹宏义如何举得手,没看到那钉到棺盖上的一寸有余的大钉如何飞去,更没看清这马庄桥第一富户精心打造的棺椁的棺盖是如何掀开的。只见那老太太缓缓从棺椁中坐起,似是睡了一大觉,做了一个长梦方醒道:好困,好乏……

似此这般,人们都知道了这梅花拳除了好看的梅花桩、铁布衫、连环腿等套路以外,还有如此神功。似这般,人们都知道了梅花拳还有个还阳十八掌。于是乎,拜师者、朝圣者更是如雨如云。

这八步还阳掌,邹宏义还使用过一回,那就是在马庄桥最穷的一家用过。马庄桥有滏阳河水之便,有肥沃的土地可开,按说该没有穷人。但贫富差距是中国历来常有的事儿,即便是最穷的地方也有富人,在最富的地方也有穷人,不信,你看目前的中国已基本达到小康了,仍还有一部分人没有脱离贫困线呢。

而邹宏义这次所用的十八掌,就是在马庄桥这个平乡最富的地域里最穷的一家。死者正是张福的母亲赵氏。张福一家四口,爷爷、奶奶、母亲和他,一年中爷爷、奶奶先逝,后是连爷爷、奶奶看病的钱还没来得及还清,母亲又突然撒手人寰离他而去,这张福以孝顺为本、以孝敬著称,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突如其来的打击,使张福哭得死去活来,痛不欲生。尤其是在起棂那天,他更是面对乡亲痛哭不止,长跪不起。这邹宏义对于自己爱徒的此情此景又起恻隐之心,再次使用了还阳十八掌,还真的把一个已死去三天的妇人拍活了,张福一家人对邹宏义是千恩万谢,感激不尽。

邹宏义用八步还阳掌击活的这两个人,贾老太太活了102岁,张福老母活了95岁,仅此而已。

自那之后,邹宏义没再用过此功。

邹原也说在马庄桥住住就走的,但对这块地方尤其是对这里的人越来越有感情,越来越不愿意走了。直到晚年的某一天,他拄着拐杖到外边看了一处坟茔,那就是马庄桥村北现在的邹氏墓群。他看好后回去跟孩子、徒弟一一做了交待,但他的高徒都是读过四书五经、晓得阴阳八卦之人,尤其是蔡广瑞更是懂阴阳、会易经,就斗胆犯师道:师傅看的坟茔乃是风水宝地,但向口定为子午向,是绝后之地呀!邹宏义道:我看的就是子午向,就是绝后之地,但人绝事不绝!就此定了。待8月16日午时我将归天,届时将我葬于我所定的穴位就是了。说这话时,跟邹所说的时间尚有半年之久,邹本人也算康健,但到了8月16的那个时辰,邹却无疾而终,撒手人寰,后人只得按邹师爷所说对其进行了隆重的安葬仪式。

果不其然,邹宏义死后又历三代,即绝了嗣,而那梅花拳却历时数载,经久不衰。不信,在破四旧立四新的文革当中,平乡练梅花拳的没断,邹氏墓群的香火亦没断。文革以后,每年的正月十六,甚至于前好几天,邹氏墓群就已人山人海,山东、河南、美国、韩国、新加坡、加拿大等各地各国的梅花拳爱好者皆都络绎不绝、蜂拥而至,前来拜佛祭祖,表演献艺。再若不信,在今年的中央电视台一套节目《武林风》比赛里尚有梅花拳比武打擂的精彩片段,且梅花拳作为人们强身健体的一种活动,越来越受人们的喜爱,越来越受到上级的重视和支持,也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还有那八步还阳掌,据说后来人们没再见识过,但截止目前人们还说马庄桥还有的人会此功夫。

进贡大白菜

从马庄桥再往北,平乡境内滏阳河上的桥是油召桥,从油召桥再往北是银村桥。银村桥一带产一种大白菜,这白菜俗名叫黄芽白,是一种贡菜,也就是曾进贡到京城的大白菜。

说到平乡的贡菜,还得说马庄桥的邹氏。邹宏义自看下且葬在了现在的邹氏墓群后,又经历三代即绝了子嗣,没再生男孩,但其孙邹奎元生有一女名曰邹月仙,后嫁到了银村桥张家,张家有口张家井,这贡菜也就是自那邹月仙、张家井而始的。

说的是嘉庆初年,嘉庆帝初登龙位,兴致正高。某日到北京郊区光明楼附近行围打猎,遇一白虎,惊吓了他的座骑龙驹,一下子将其颠下马来。眼见那白虎即将伤他,梅花拳的第八代传人张从富从树上悄然跃下,力擒猛兽,方使惊骇极度的嘉庆帝得救。嘉庆帝自然惊喜异常,欲封张从富为宫内五品带刀护卫,张因梅花拳有不从官的规矩,坚不从封。皇上甚为感动,于是详细问了他的情况,记在了心里。到嘉庆二年秋,朝政不顺,帝心不悦,即跟太上皇乾隆告假曰去寻访救命恩人,也顺便了解民情,察看民意。故自北京起驾,微服来到了邯郸,后乘船顺滏阳河来到平乡,亦想即此顺河而下到天津再返京畿。结果张从富外出云游未归,嘉庆在马庄观看并了解了一些有关梅花拳的情况后,即乘船北上,躲过了热闹非凡的水旱码头油召桥,想去稍稍平静些的银村桥休息一日再行。为什么停在银村桥?这一是嘉庆怕油召人多眼杂,惊扰官府;二是这银村桥历史上曾叫过迎春桥,这迎春、银村都比油召吉祥,再者那时候银村桥有棵银杏树,树躯能使数人合抱,树杆高约数十丈,其盖如伞遮荫十丈有余,自几十里外即可望见。嘉庆未到油召桥即望到了那棵老树,于是在油召没停船就直接去了银村桥。但到银村桥停船后,映入嘉庆眼帘的却是令人不悦的一幕,只见三四个男子围着一赤手空拳的女子正在撕打。嘉庆皇帝的武功虽不及康、乾,但也自幼在宫中习练诸如南拳、北腿、梅花桩等多种武功,再说毕竟是皇帝呀,尽管出宫不多,到民间见此情形,如不拔刀相助,亦怕给后人留下笑柄。所以那嘉庆帝运足底气,只轻轻往上一纵即潇洒上岸。可此时岸上械斗业已平息。为何?就是因为徒手斗持械众男的女子邹月仙武功太过高强了,她已将众匪夷于平地了。待嘉庆帝款款而来之际,只见一位俊美俏好女子正气宇轩昂地做梅花拳的收势动作,那伙强盗皆东倒西歪,或蹲或坐,或躺或卧地倒在了地上。嘉庆帝对梅花拳的这个收式太熟悉了,京郊光明楼附近打虎的张从富不就是此收势吗?且这女子的动作比张还要潇洒漂亮。嘉庆不仅惊讶,上前一揖道:侠女可是邹家弟子,梅花拳传人?那邹月仙俏声说:我乃梅花拳始祖嫡人邹月仙,客官请了!

嘉庆是何许人也,一代帝王,一代明主,可以说所谓康乾盛世即是他接的,而所谓的康乾盛世到乾隆年间业已接近尾声,是所谓的康乾盛世的强弩之末。正是因为背负了康乾盛世之名,所以后来嘉庆才遭了世之骂名;正是因了康乾盛世,才使嘉庆的励精图治屡屡败北,甚至一蹶不振;正是这康乾盛世才使得他如此出来南巡到了平乡。这嘉庆毕竟才30余岁呀!故嘉庆道:我此次来平,意在寻找救命恩人张从富,不想在此竟遇到了真正的梅花拳嫡人!只见那邹月仙上前深深一揖道:不知贵人到此,且受小女一拜,那张从富乃我同一师门也。

嘉庆帝一见眼前这位武功高强且花容月貌的女子自是惊喜不已,尤其是那邹氏娇羞欲滴的话语,更让他神魂颠倒,不知所以。嘉庆只是上前一揖道:鄙人姓爱新觉罗,乃中华大地之微民一子,有些不妥之处还望女侠海涵。

那一帮被打倒的小子见此情景,早已不知所云,如坠云里雾中,纷纷拾起兵器各自逃散。

邹月仙见后灿烂一笑说:不知客官从何而来,又不知欲去何方,小女子在此开一小店,名曰张家小店,还望君等各位在小店洗漱歇息,以解车船劳累之苦。如此正合了那嘉庆之意,于是一班人就入住了银村桥的张家小店。

这嘉庆是清朝的第7代皇帝,是清人爱新觉罗入关后的第五代朝廷。虽在位25年,远不及康乾的60年一个花甲子,但纵观历史他还确实是颇有雄心和建树的。原因是康乾虽说是盛世,人口繁衍、农桑发展,但也的确留下了许多的积弊。这嘉庆正式隆登大宝之后,铲除奸邪,罢黜贪官,也开了清朝廷的一代新风。而这次外出则正值他登基后的第二年,想来也应是对朝庭之事看在眼里,恨在心中,政治抱负难以施展之时。原因是他虽龙登宝位,但后面还有个太上皇乾隆在世,故不但他的政治抱负难以施展,即便是一举一动也得小心翼翼,故而才有了此次出京巡访。

嘉庆帝入住张家小店,洗涮完毕后,先是尝了邹月仙为他们准备的滏阳河酥鱼、老汤牛肉、地道的十香小菜等特色特产,浅斟慢饮了些滏阳春酒,最后喝了顿张氏小店的白菜疙瘩汤。嘉庆帝在皇宫里吃遍山珍海味,吃了这些地方特色小吃,倒也非常可口,尤其是那白菜疙瘩汤,只喝得个嘉庆帝连声称赞。这白菜疙瘩汤做好了,吃起来是入口儿绵,下肚儿甜,是平乡的一道名汤。所以才有了平乡人爱说的:“任由骡马脱了缰,不舍白菜疙瘩汤”的顺口溜。这白菜疙瘩汤的做法是:水开了后,将些许白菜先行放入,待白菜煮到似烂非烂时再将麦子面弄成小疙瘩放入沸水中,急风慢火熬饨而成。这菜和面疙瘩都不能放太多也不能太少,太多而稠,太稀也就淡了,而邹月仙所做的这白菜疙瘩汤不稠也不淡,火候掌握得也好,令人喝起来绵绵入口,非常舒服。所以,才引起了在宫中什么好吃的都吃过的嘉庆皇帝连声称赞。饭罢,嘉庆帝向邹月仙寻问了一些梅花拳家事,探究了梅花拳招式,并让随从与邹切磋了一下功夫,自然是啧啧称奇,赞叹不已,后即休憩了。

次日一早,太阳还未升起,嘉庆皇帝即已起床。在两个随从的相伴下缓缓走出了小店,走到冠盖入云的古老银杏树下揣摩打量了一番,即走出了鸡鸣狗吠的银村桥,走上了滏阳河大堤。只见滏阳河水自南而北奔腾不息,微风中两岸杨柳依依,鸟语花香,甚是清幽。再看东方,一轮红日正冉冉跃出地平线,大地上的庄稼也似乎刚刚苏醒,显得格外精神。很少步出宫门的嘉庆漫步在这滏阳河大堤上,自然是心旷神怡,兴致异常。嘉庆不由道:真乃好地方也!不觉已走出数里。

此时,河沿下的高粱地里突然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闹声,一个声音说,别闹,别闹!

另一个声音道:不闹,不闹你得给俺们唱个小曲儿。

刚才那个声音说:好,好,我给你们唱个“笨娘们儿和面”,只听一女子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唱起了小曲儿:

   笨娘们儿来做饭,端起盆子就和面;

   先舀水后挖面,倒在盆里用手攥。

   面兑水,水兑面,

   面多就添水,水多就添面,

   到底和不成这盆面,急得头上直冒汗。

   手上粘满面糊糊,不能洗也不能涮,

   东也抹,西也抹,一抹抹了两门扇。

   哥哥回家就吵骂,小狗过来舔门扇。

   哎哟,

   哥哥,哥哥你别吵,往后光给你熬米饭,

   要不是咱那看家狗,夫妻二人难见面啊难见面。

   唱罢又是一阵笑闹声。

嘉庆自幼很少出宫门,难得听到这般幽默通俗悠雅的小曲儿,即让随从下河沿去打听这唱的是啥词,说的啥意思,这里是什么村庄。

那随从下去问时,姑娘道:这里是东西二银村、南北二周章。姑娘还训斥他说:没见这家家户户好高粱呀!接着又跟他说了歌词的大意……

随从回来跟嘉庆回禀了后,嘉庆显得更加兴奋。嘉庆当时才30多岁,正是身体健壮、春情易动之时,当时即被姑娘那脆声脆语打动了春心。高声道:我看是东西二银村、南北二周章,家家户户好姑娘嘛!

就是这一声喊,却惊动了滏阳河河畦子里干活的人们,忽啦啦拿铁锨、扛锄头的男女上来了一大帮人要打嘉庆帝。

嘉庆见这帮人多是20几岁,男的潇洒,女的漂亮,一个个生龙活虎,杀气腾腾,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但俗话说得好,聪明莫过于帝王。这嘉庆皇帝忙解释说,我说的是东西二银村、南北二周章,家家户户好庄稼,户户家家好高粱。人们这才算作罢,只把几个随从与嘉庆帝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几人讪讪回到银村桥张家小店,嘉庆帝还要吃昨天晚上所吃的白菜疙瘩汤。邹月仙是何等聪明人,已从这几个人的行言谈举止看出了点什么,自是尽力而做。但这次她没做白菜疙瘩汤,而是上了几个小菜,从家中找出了一些白面儿与高粱面儿做了一锅花卷,另做了一个清水煮白菜。就是这么一顿饭又把嘉庆吃了个龙心大悦。殊不知,正是这清水煮白菜,方能真正显出这黄芽白大白菜的特殊风味来。说是清水,但煮熟后却不见水尽是糊糊的好喝的汤了,且上边还漂着一层油珠,这是平乡人平时好说的“黄芽白”不用放油自生油!

饭罢一行人即启航回京,直到出了平乡,嘉庆帝等几人还回首望了好几眼。嘉庆赞道:真是个和平之乡哟,真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除了北京就是平乡哟。

当然这句话传到平乡老百姓的耳中已是上世纪了。是上个世纪下半叶一位老县长在全县三级干部大会说出来的。而最先从宫廷传出此话的是当时嘉庆帝来平乡的一个随从、平乡籍人士姓焦的宫中太监。只是平乡人封建保守,害怕人家说平乡的女子好看而没再传说而已。其实是大不应该,什么好不是好?什么好不比不好强!尤其是人好、漂亮更应该宣传,更应该让外界知道!

也当然是自嘉庆年间,平乡的黄芽白大白菜才开始成为了贡菜。一直到八国联军进北京,慈禧太后慌乱离京西窜方止。其间历时一百余年。

据说这黄芽白还有去病疗伤、延年益寿之功效。那是抗日战争时期的一段故事。抗战时期,平乡流传着抗日县长王东初的许多传说,其中就有黄芽白为其疗伤的一折。

王东初,1914年1月出生于肥乡县勒马台村,1930年考入大名第十一中学,同年秋又入保定二师学习,“九一八”事变后,由党组织介绍回肥乡工作,38年春赴南宫冀南区党校学习,8月被冀南行政公署任命为枣强县抗日政府县长,使枣强迅速形成了团结抗日的局面,打了不少胜仗恶仗。39年调至滏西办事处任办事处秘书长,1940年3月抗日战争最艰苦的阶段调入平乡任抗日政府县长。

当时在日寇“三光政策”的疯狂扫荡下,平乡县土地荒芜,民不聊生。王东初面对如此严酷的恶劣形势,不退缩,不畏惧,一方面组织群众开展生产自救,一方面组织军民开展游击战争,很快使局面有了改善与好转。但越是在好转的时候,也越是敌人疯狂的时候。1940年11月9日,王东初县长集中县大队及各区中小队的人员160余人在平乡葛村开会研究部署下步工作如何开展之时,突遭广宗、巨鹿、任县、平乡等日伪军一千多人的包围。面对突如其来的敌情,王东初县长临危不乱,指挥若定,但毕竟是敌众我寡,经过激烈战斗,我军损失大半,即使是突围出来的人也多数负伤,王东初县长在突围中也身中一弹,于是在同志们的护卫下,来到了银村桥养伤。

按当初所说的王东初县长的病伤情况已病入膏肓,加之又无良药,性命危在旦夕。可到了银村桥后,一喝那张家井水所煮的白菜疙瘩汤,一喝那清水煮白菜,却很快康复了大半。尤其是那白菜在煮到半生不熟时,直接拿起来往伤口上热敷的一招,更是灵验。所以县长在老堡垒户家一直住了半个月,每天都是清水煮白菜,每天都是半生不熟的白菜热敷,结果却奇迹般地康复了。王东初说:真是奇了,真是神了,真是百菜不如白菜!待到日后打走了鬼子,我不回肥乡了,我就在这滏阳河畔研究这大白菜。

王县长的初衷是好的,但他没能够坚持到打走日本鬼子,没能够活到解放,没能够在此研究这大白菜。如若王东初能够活下来,相信是会兑现他的诺言的,他是一位好县长,是一个好人,平时即不沾烟酒,生活简朴,亲近群众,平易近人,言语不多但言而有信。可他没能够等到鬼子投降的那一天,没能够看到解放的那一天……他是冀南区除郭企之县长外,当时最有名的模范县长!

王东初县长没能再研究平乡的大白菜,也没能够再吃平乡的大白菜,他牺牲了!那是民国31年(1942年)12月5日,王东初县长与随行武装县大队在平乡的西李庄与日伪军遭遇,说是遭遇战其实是日军早先的预有阴谋。当时,也即1942年12月5日晨,王东初县长与新四旅、县公安队的70余人在西李庄休息了一晚后,正准备启程往东赶往现在的平乡县城丰州镇,突然有人报告说:鬼子已包围了西李庄。王县长问:是从哪边儿来的!报告者说:乞村(当时的平乡县城所称)的。王东初即说:先看看他们怎么个打法,一定要沉着应战。但突围中发现敌人果然是自东向西的枪声多枪弹密,西边则人声甚少、枪弹廖廖,即令队伍向西突围。这西李庄在平乡界内滏阳河的西岸,按说往西走也对,往东出击起码还有那刚刚结冰的滏阳河水嘞。

但部队在往西突围当中,却遭遇西边敌人更猛烈炮火的阻击。原来此次行动是平乡的日伪军与任县驻辛店日伪军的联合行动,平乡出动的人少,辛店出动的人多。结果,就在此次战斗中,王东初县长牺牲了。他临咽气前,对警卫人员说:我们该往东出,不该往西走,冯马兴固寺……

王东初县长牺牲了,王东初县长没能再研究平乡的大白菜,但直到2000年后,有科学家专门来此研究分析了黄芽白的菜籽、水质、土壤、日照等,这里的土质、水质、光照都是最适宜种植大白菜的,黄芽白仍是中国目前最好的大白菜之一;王东初县长没能再吃平乡的大白菜,但吃这个菜的人却愈来愈多,包括在今年全球金融危机形势下,其他的白菜卖五分钱一斤,可这里的白菜依然能卖到三角多。前几天保定一客商居然以5角一斤的价格拉走了五个大拖挂……

兴固寺

王东初县长为什么会提到冯马兴固寺,这兴固寺又是个什么地方?于是人们打扫完战场,将王东初县长埋葬后,警卫员即去了一趟兴固寺。

兴固寺,位于现在平乡县城的东边一公里半处的冯马村,该村建国后隶属于冯马乡,现隶属于丰州镇,是邢台市目前仅有的两个历史文化名村其中之一。

传说兴固寺始建于东汉年间,后于战乱和变革中几兴几建,后赵时期(公元319年至332年)在北方影响最大的印度高僧图澄经西域来华,受到后赵皇帝石勒的信赖和恩宠,任其在襄国(邢台)一带广置寺院,弘法传道,并携大量金银造寺建庙。那高僧见兴固寺原建恢宏,风水甚好,即进行了大肆扩建。

据地方文献记载,扩建后的兴固寺,沿中轴线建有九龙壁影壁墙、山门、三殿、二殿、大雄宝殿。大殿西有大悲殿,东有舍利殿,轴殿两侧建有钟鼓楼,东、西方丈屋,东、西厢房,戒堂,客房,斋堂。寺院西侧则建有规模宏大的石塔林。

大雄宝殿面宽五间,进身三间,高十二米,歇山顶,滚龙花脊,脊高盈米,其角兽硕大,仅兽嘴就有二尺。殿内供释伽牟尼汉白玉石像,原像为贴金空心,其心脏处置一金质元宝。佛像两侧置十八罗汉雕像,佛像前左侧置七十二盏莲花灯树,每朵莲花上置一青铜灯碗,其后为一尊高不足尺小佛像,形态各异,栩栩如生。

到北宋时期,这里已是全国的上寺,就连大名赫赫的安国寺、白马寺也受其总领。不幸的是南宋期间几经战火,使该寺毁于一炬。最后一次大规模的重建,是在至元元年(公元1264年),有一南方僧人云游于此,见是一方风水宝地,遂想重修此寺,多方募化,不意却募化到了元朝开国元勋刘秉忠的头上。刘被其说动,来到平乡见此寺院建筑确不寻常,大喜过望。恰那时,刘秉忠亦正奉旨建造北京城,故将兴固寺的建筑风格亦搬到了北京。所以,后来才有了“先有兴固寺后有北京城”之说,且兴固寺也得到了大力修缮。修缮后的兴固寺,基本又恢复了初建时的原貌。

大雄宝殿前已有叙,不再重述,单说二殿。二殿又名天王殿,高九米,面宽三间,硬山瓦顶,抬梁式木架结构,殿内供奉弥勒佛,背后有护法韦驮站像,东西两壁彩绘四大天王画像。殿内梁檩多为鸟柏木料,鸟柏刮刨翻新后鸟形益显,其状如燕似鹊,或站或翔,或仰首鸣唱,或翘尾侧听,栩栩如生,亦真亦幻,给人有落殿绕飞之感。这鸟柏为我国珍稀木种,世所罕见,据邢台市树木资料查证,全市现仅存鸟柏两棵,一棵在邢台西的黄寺院里,一棵在内邱扁鹊庙中,具已千年以上。这冯马兴固寺整整一座大殿均用鸟柏所建,足见其昔日地位之尊。

再说舍利殿。舍利者乃修行得道僧人骨质所化也。现在说某某地方有舍利子的甚多,但真正说有释伽牟尼舍利子的地方却甚少,这兴固寺就有释佛真身舍利。但原建时只是有舍利殿而也没有真舍利。传说东晋时期,印度高僧携释伽牟尼真身舍利到山西晋祠奉圣寺,众僧甚是高兴,即隆重修建了舍利生塔,专奉其内。元代地震塔身遭损,清乾隆年间整塔倒塌。适逢兴固寺僧祥光在奉圣寺切磋经书,即将释佛真身舍利迎来冯马兴固寺。此事清乾隆十六年《平乡县志》记载:“乾隆十五年兴固寺僧祥光自山西奉圣寺迎舍利数颗藏之寺内。”释佛真身舍利来至冯马兴固寺后,寺方丈又专门让人修缮了金刚舍利殿,殿内造木质舍利塔一座,高至殿顶,该塔共九层八面,每层每面木雕佛龛,内置木雕镏金佛像七十二尊,每层都有隔板花牙,雕有人物花草,塔角有铜质四大金刚护卫。塔下筑有一地宫,专门供奉舍利子。殿塔建成后还专门请来山西僧人于舍利殿伺舍利香火。另据《直隶顺德府新建舍利碑记》:“塔已藏之,释佛骨也。”由此可知寺内所藏也确为释伽牟尼真身舍利。

这释佛真身舍利有何益处,有何用场,据老人们说,清末民初时期有数次周边地方都下了很多很大的冰雹,而平乡则没下,是释佛真身舍利起的作用;还有较大的旱涝灾害,有释佛真身舍利就不会闹;战争年代里用刀的到了兴固寺刀就钝了,用枪的到了兴固寺就不响了……正是有了释伽牟尼的真身舍利,冯马兴固寺才得以与白马寺、天筑寺齐名,正是有了释伽牟尼的真身舍利,兴固寺才有了“京南第一寺”之誉。该寺最兴盛时,占地达数百亩,受戒和尚达千余人,牲口100多头,自创建至抗战时共历40余代。是北方较有影响的大寺之一。不信你看影片《大决战》四野入关后,挥师向南前,素有贤相之称的周恩来就曾对四野司令员兼政委林彪说过出京第一寺——兴固寺;若再不信,你到山西晋祠奉圣寺让那里的人给你讲一讲那里的舍利子为何到了河北平乡的兴固寺……

王东初的警卫员,来到兴固寺后,拜见众僧主持智一大师,只见那智一大师早已摆好了法事,像是知道他要来,也像是早就知道王东初县长业已西归,双手合十道:善哉、善哉!东出本是善意,西归亦是应天。

只把个王大县长的警卫员说的不知所以,如坠雾中。这警卫员本是农家出身,因日寇入侵,方拿起自卫武器,自是不理解方丈所说的含意。

原来,王东初王县长是个文化人儿,他在肥乡县十一中读中学时即与大名鼎鼎的大名七中进步师生闹过反对腐败、抨击专治的学潮。再后来又到保定二师深造,是个很了不起的文化人呢,他由滏西办事处秘书长调至平乡县长后第一站就是到的兴固寺,当时的智一主持看他面目清秀,慈眉善眼,即认真看了他的相貌,并默默念叨一番说:东初东出是大道,西突西出即归天。遇事要冷静,东出新一年。意思是说,王东初是大人物,大人物忌地名儿,不管遇到什么事儿,都要往东突,往东憷,只要往东憷,就不会有危险,只要往东憷,就会安全。

据平乡的老人讲,河西李庄之战,其实敌人想凭借滏阳河之险,东边确实部署的兵力很少,如果王东初县长往东突围可能也会胜出。也是智一和尚说的对,也是大将忌地名,那三国时的名谋得一可以安天下的庞统凤雏先生就死在了落凤坡,蒋介石的军统局长戴笠戴雨浓就在雨中撞机于戴山,而王东初县长就死在了往西突围上。也许这都是一种巧合。世间的有些事儿真是说也说不清楚。那肉身凡胎、文化不高的王东初的警卫员怎能听得懂智一主持、智一方丈、智一大师这一番谒语呢。于是乎他道:东初县长说让我来兴固寺我来了,但我听不懂大师的话语呀。朝神像、菩萨磕了一顿头,即怏怏离去了。那智一大师自然是专门为王东初县长做了相当隆重一场法事,可这法事能多隆重呢,想来1942年正是抗战的艰苦岁月,正处于兵荒马乱之际,寺内的僧人亦由最盛时数百人锐减到了数十人,那个隆重也只是说隆重罢了。

建国后,不、不是建国后,是1945年8月15日本投降后,平乡就再没有战事了,但兴固寺在这几十年间也一直没兴盛起来。尽管没兴起来、盛起来,可那里的僧人却一直没断。也不对,比如文革时期就曾断了好长时间。也尽管说僧侣断了好长时间,那里有关抽签算卦、相面的传说,还是不断地传出。比如说,刚建国前后从寺庙里传出了合、合、合的说法儿,时间不长即开始了互助组、合作化、人民公社;比如说,在大军南下时从寺中传出平乡要出一些大官儿的说法儿,结果南下的干部即便是当时的一般干部后来也都成了厅局级;比如说,文革时,全国山河一片红,形势一派大好,从那寺里又传出了翻了、翻了,还得翻;果不其然后来就又翻了过来;再比如说划方的传说传出后,不久人们就将土地划成了大方;还有的就是说平乡又要出官儿了,在平乡居官的外地官员不少纷纷提到了厅局级的岗位,平乡籍的官儿虽然提得不多,但在外地居官为宦的处级的不算,仅厅局级以上的干部也有了几十人……

灵验的地方更有灵异的事儿。文革时期,那兴固寺一百多亩的地盘被乡革委会、粮站和学校三分之一而占。在某晚上学校上课铃打过后,学生老师纷纷走进教室,不想都被眼前的一幕所惊呆,只见书桌上的书本无缘无故自己正在“哗哗啦啦”主动翻开,此情此景,把所有师生都惊得目瞪口呆。一会儿,突然有一学生说:“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老师问:有风吗?众皆愕然,老师当然知道清朝的那则清风公案。老师没再讲,只是说:今天是无风亦无火,何故书乱翻?我看是我们班乃至平乡要出文化人了。果然,那位说清风诗的同学后来上了大学,成了学者型干部,现已官至正厅级。那一个班的学生也都到了一定位置,成了正果。事后时间不长,中央、省、市各大媒体,都有了平乡人或从平乡走出去的人。更令人欣慰的是目前平乡在读的莘莘学子,大学本科的不算,只已读和在读的硕士、博士及以上的就有300余人。就这么一个30万人的小县,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异现象。

还有怪异的是,在上世纪的八十年代初,全国的市面上都在凭票供应三大件(自行车、手表、缝纫机)时,有一个落魄至极的小伙子找到一个在兴固寺靠算卦相面为生的同样落魄的居士看相,同样落魄者好像刚喝了点小酒似醉非醉道:你说一个字,我给你测一测。小伙子想到因为自己定亲后对方要一辆自行车,自己托门子扒窗户就是买不到,于是就顺口说了一个“车”字,只见那人微闭双目,嘴里嘟唸片刻后说:车字不碍茶与柴,小君是为婚姻来,勤思动手自会有,日后定能上财台。又说,别看咱们这一带前些年总是十年九涝,逢地必碱,以后就好了,现在你所求之物得之不易,再后来咱们这儿会有一个大的市场,家家自足,还要外卖,福兮祸兮俱含其内。说罢站起身来蹒跚而去。

小伙子年轻听不太懂疯癫人之语,但大致上听出了他要的车子有希望,于是就打听别人是如何买的车子,后来他跑天津、上北京,或自己或找熟人购来了自行车架子等零部件和商标,插装了一台崭新的红旗牌自行车,将漂亮如花的新媳妇顺顺当当地娶到了家中。再后来就以此为业,东拼西凑安装了一批自行车,转手卖出赚了数万块钱。一时间轰动乡里,十村八庄的人纷纷效仿,兴起了平乡的自行车行业,以致于某年省某领导在总结乡镇企业时还说过一个安平丝网现象、平乡自行车现象。平乡的自行车被称作平乡现象拿到河北日报开展了为时不短的大讨论,以启动人们解放思想,谋求发展。

这自行车现象,还正应了那位疯癫、落魄居士所说的福兮祸兮,到上世纪80年代末期平乡自行车已远销全国的二十几个省、市,甚而销到了越南、朝鲜、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假冒伪劣的东西也坑害了不少无辜百姓,直至被打压取缔。可到了1992年小平同志南巡讲话之后,复又悄然兴起,大张旗鼓地在河古庙建起了中国自行车零件城。平乡的这个自行车零件城,成了全国自行车行业的晴雨表,成了平乡一方人烟的摇钱树。当然,那个测字的小伙子也成了这一带比较有名的企业家。产品呢,也由原来的冒牌变成了自己的牌子,广告上还打着:平乡制造,谨防假冒。

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伏。有些东西在某一个时期或某一时段是福,在某一个时期或时段可能就是祸。这曾经被誉为“出京第一寺”的兴固寺虽历经改革开放这么多年,现在仍还破败不堪,但亦仍还名声不减。虽然破败不堪仍还名声不减的原因就是那里尽管香火不丰,仍还是有一些烧香许愿的,仍还有些测字、相面算卦的——智一和尚的后人,来的客人当然不仅是本地人,还有天南地北的香客及当地地方的小官吏。

据说,这里的修缮重兴曾被历届政府所重视,最近好像又被县有关部门列为了重中之重,但愿它能早日复兴……

还听说,那释迦牟尼的舍利子现仍健在,只不过没在兴固寺的舍利殿中,文革时已流落民间,前段时日还曾有人以舍利子的照片示人:金光闪闪,相当可观。确实异乎寻常……

平乡的旧事很多,平乡的轶事很多,平乡的传说更多,比如时苗留犊寿春县,刘禹铸翰林教经书,赵勤学活埋王道寨,丁老卜力变大刀会,马仁兴血洒四平街,张玺展才晋冀豫等都是平乡历史上的知名故事。再比如,宋辽争战时穆桂英所摆下的周天大阵,楚汉相争的巨鹿之战遗址,罗成大战周西坡的点将台,张角逝师时的大老营,秦始皇故去时所在地王固……还有那素有院士之家之称的大时村尹赞勋一家,驰骋当代文坛的全国著名诗人浪波、青年才俊刘江滨等等等等,真是说也说不完,写也写不了,我只是写了自己所知道的较清楚的平乡轶事中的几件,也未必真的就说清了,待在我了解的情况更多、掌握的资料更全、写作能力提高到一个新的境界时再写,再说,再唠叨。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