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今晚要睡觉

老板今晚要睡觉

  /  王孟保

李老板疲劳之极,李老板精疲力竭,李老板几天没有睡了!特别是刚刚参加了哥们儿那匪夷所思的葬礼回来后,他把手机关了,电话等一切通信工具都全部切断。他想睡觉,他今天晚上要睡觉!今天晚上再也不去车间了,今天晚上再也不去看那咋也弄不清的账本了,今天晚上再也不在网上研究那破烂的什么金融危机了,反正弄不清,今天晚上要睡觉。

睡觉!睡了一切的一切都将过去,一切的一切都将会没有,也包括这亿万家产,还有那说也说不清楚的电话等等,等等。睡了就万事皆悠悠,睡了就一了百了。管他呢!

可就在他想睡未睡、似睡非睡的时候,街门却被敲得稀里哗啦,门铃却叮咚作响闹个不停。多少天了不想睡,不能睡,现在想睡了又出现了如此情况,真是让人着急!

李老板穿着睡衣,趿拉着鞋子出屋开门:谁呀?

老板想会是村里的事。家里的人在夜晚9点多,甚至10点多钟还有人经常来砸门说事,或是说些婚丧嫁娶了,或是说日子过得有难处了要借钱了等等。可今天待老板开门之后却发现是县长的秘书小张。

小张急急地说:县长请你马上过去参加紧急会议。县长亲自打了好几次电话,手机关着,电话没人接,即让他过来邀请李老板务必参加。

李老板累得确实有点不耐烦:小张,老板今夜要睡觉!回去跟咱们的县长大老板讲:我不参加了。

小张说:县长特意让我来请,你最好还是去一下。

李老板还算比较客气:回去吧小张,就说我出去开会了,没在家。今天是太累了,今天晚上要睡觉!说罢关门,将小张拒之在外。

李老板的企业不算大,但是在这个县是响当当的企业界领军人物,老百姓在乎他,县领导在乎他,作为县长秘书的小张更在乎他。更何况今天晚上这差事是县长亲自吩咐,且说是今天傍晚见到他的车了,今天晚上的会议该请到的人物一定要请到。请不到,回去不能交差!小张接着敲门。

李老板被一阵急似一阵的敲门声和一阵急似一阵的门铃声所打搅、所骚动,认为又有了什么新的人来找,就起来又开了门。门外,还是孑然一身的小张站在那里。

小张说:李老板你一定得去,县长今儿也看见你了,你若不去,我不能交待。

李老板的好心肠是出了名的,李老板的心今个儿又软了。这张秘书若按岁数说,应该是侄子辈的人了,如此劝说、如此在寒风中等待,他怎么也得去!否则,否则,对不住人!对不住人!随后他温柔地看了小张一眼:我去,我现在就跟你去。说着回屋更衣与小张一起去了县政府。

街上的路灯昏暗不明,路上的行人车辆也寥寥无几。李老板没开车。好歹他这个厂离政府不太远,他抬腕看了看瑞士夜光表,问小张几点开会,小张说10点。可不,现在已经9点多了。

老板问:啥内容。

小张说:不知道。

李老板长叹一声:都10点了还开啥会?这会倒让他想起了一个段子,叫开会真经:人多的会不重要,重要的会人不多;解决小问题开大会,解决大问题开小会,解决重大问题不开会;会上投谁的票没人知道,会下要让他知道投了他的票;上会的人不一定干事,真干的人不一定上会;会上的意见不必当真,会下交换的意见一定要当真;开会的人一般不干事,干事的人一般不开会……而今天这个会是个什么会哟,自己又算个什么人呀!

今天晚上这个会是从来没有这么开过的。李老板还未进门就有所察觉,会议的环境、会议的气氛与任何一个时候他参加的会议都不同。说是县长召集的会,李老板到时,见县委书记、县长好像早已分立会议室门两侧迎接。并且与来参会的人员一一握手问候。此情况没有过,此情况确实让李老板大吃一惊。他头脑里闪出的第一个信号就是:出大事了!李老板今年54岁,自有参会资格到现在不知曾参加过多少次会议,从没如此规格的。原先开会,不管是什么会都是参会的先到,与会的后来,特别是领导为显摆自己,总是最后才由秘书拿着杯,自己夹着包,晃晃悠悠、慢慢吞吞、姗姗而来。今天这会,是大变了样,这确实让他感到异乎寻常。再环顾四周,满满一会议室人,除了县直各单位一把手外,就是各企业的老板,这次听小张的算对了。这样的会议如若不来,真是要丢人现眼呀!

李老板落座后,会议很快就开始了。会是县长主持的,县委书记讲话,会议的主题是号召大家紧急动员起来,立即投入救市,书记所讲的内容大概就是由于美国华尔街的金融风暴而引起了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党中央号召各单位、各部门、各企业、每一个仁人志士立即行动起来,积极参加到应对金融危机的行动中来……李老板有点麻木,有点麻痹。他实在是太累了,多少天来他不能睡,不敢睡,一遍又一遍地去车间里转,守着购进原材料、卖出的产品账簿、查着电脑的信息资讯,还不都是为了此,还不都是为了自己的企业能够如何生存发展经营得更好一点!这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企业的事儿,而是关乎到中国全社会的事儿,关乎到整个地球,关乎到全人类的大事儿啊!尽管他麻痹,尽管他累,但他听清楚的是:由于美国华尔街的金融风波已导致了美国的金融海啸,引起了全球性的经济迟滞。对此,中国政府高度重视,中央出台文件,省里出台了政策,市里下发了紧急应对意见,县里如何应对,也就是书记正在讲的……他听清了问题的关键:中央要实施积极的财政措施,宽松的金融政策,积极扩大内需,促进项目建设,拉动经济增长,拿出4万个亿投放市场,拉动内需,积极救市……

平时开会是副职讲了,主管讲,主管讲了,县长讲,县长讲了,书记讲,稀里糊涂一大晌,今儿个这会就一个人讲,那就是书记。主持人县长最后说:希望各位认真领会和思考今天的会议精神,积极行动,谨慎行事,拿出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应对美国华尔街的金融海啸,应对全球的金融危机,或者往狠里说一些叫全球的经济危机,坚决落实中央、省、市、县的精神实质,把我县的经济振兴繁荣起来!散会!

会散了,人们似乎还意犹未尽。直到领导出了门才一哄而散。李老板边走边想,这会开得好,过瘾!以后再开会就应该这样,简短扼要,有啥说啥,不要婆婆妈妈、驴唇不对马嘴的乱说一通。说者津津有味,听者不知所云,那叫开会吗,那叫胡抡!

李老板走到门口才发现,尽管散会了,书记县长却没走还分站门口两旁送大家,看到李老板后更是客气,说要让他再留下聊聊,被他婉言拒绝,说要派车前去送他,也被他推辞了,没多远的路,他想徒步慢慢地赶回去,走一走,遛一遛,散散步,散散心。走走不说是时尚,倒也是一种消遣。他太累了!

是的,李老板太累了。都是为了这个企业生存和发展,为了这个企业正常经营和运转,为了这个企业的前景和未来他可以说是呕心沥血了。

这个企业是他一手操办起来的。早年为了办这个企业他可以说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想当初,他这个小跑买卖的个体户要办企业,按当时的人说简直是天方夜谭,简直是古希腊的神话故事,但他硬是在人们的冷嘲热讽中实现了这个神话,办成了这个企业——神龙机械加工厂。开始这个厂说是机械加工厂,其实只有几台钻床和旋床,只能加工一些很简单的机械 部件,可由于人们就业的欲望,他竟然顾了三十余人,尽管是30余人,钱仍然赚得不多,一年到头就是几万的事儿,但按七八十年代的政策,却大大超出了上级的有关说法儿。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部劳动法应该有个规定,可偏偏当时没有劳动法,没有类似方面的规定,于是有人就按《资本论》中那个著名论断:凡雇工超过超出50个人的就不是普通的个体经济,而是资本主义是剥削阶级,即算资本家。在那个年代,资本家是什么概念,大家都知道!随后不几年他即被政府以资本家罪名打入大牢。尽管人们说:没坐过监狱的人生,不是完整的人生。但他在监狱里确实度过了一段艰苦而难忘的时光。

那个时代安徽芜湖出了个著名人物——傻子年广九,此人曾荣幸地被邓小平总设计师在三个时期提到过三次,而李老板却没此殊荣,但李老板却不明就里地沾了年傻子的光。年广九被释放的消息在报纸上披露后,李老板也被不明所以地释放了!

从监狱出来后,人们纷纷前来祝贺,大多是以酒相庆,以酒局相迎,唯有死的那位哥儿们拉他看了一场电影相迎,看得是文革时期的电影《创业》,说得是石油工人找石油的事,著名电影演员李仁堂演的华程华政委,张连文演的铁人周挺彬,记得电影里的政委道:他们要出力气呀,他们要提一百多斤卡网呀!当他们意识到这是一场政治斗争时,这个井队党支部做出了非常式的决定,钻机没有停转,井队没有撤退!正像毛泽东主席说的:这个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他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记得电影里扮演周挺彬的张连文在关键时刻说道:一个国家要有名气,一支军队要有士气,一个人要有志气,有了这三股气,封锁算什么?扔原子弹算什么?

哥儿们没有请他吃大酒大肉,而就因为这场电影,就因为电影里的这几句斩钉截铁、铿锵有力的口号而使他又很快振作了起来,很快投入了他的生产经营,很快使神龙机械加工厂又名列全县各经济摊点、各类企业的前茅。

记得那次入狱和出狱都是在1988年,而到了1989年,李老板却在经营中又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那一年确乎是比较平常的一年,国家没发生什么大事,李老板个人经营也很顺畅,可就在顺畅之中却出了意想不到的问题,临近年终岁尾时,加工车间的楼房无缘无故地倒塌了,砸死了4个人,砸坏了所有的设备。李老板这个从小要饭,吃糠咽菜,再苦再累也不曾哭过的人那一年哭了,并且哭得很伤心。李老板望着那被砸的设备,手扒着死去的人哭道:这是天要绝我也!

在这个时候,还是那位哥儿们拉着他喝了酒、吃了肉,且看了电影《黄飞鸿》,但都无济于事。李老板一直萎蘼不振了半年多,还是在县委政府的督促劝解下,复又振作了起来,投入了工作,投入了战斗!

直到2008年初或者是2007年底,李老板的这个企业,已经做到了将近一个亿,产品不但成了国内的知名品牌,且还远销欧美、亚、非拉等国。李老板不信鬼神,但他信命运。人们都说8谐音于发,可他对8这个年头,确乎是有点太悚了。88年、98年不必再说了。想起来,再往前的78年,他曾经因出去经商丢失了十万元在南方,在长江边上的大武汉。那时的十万元可是个数目呀!它可能不亚于现在的100万!可就在他将提包放下去解手时却不翼而飞;再往前的68年就更不用说了,自己在那个向往当兵的年代、向往当兵的年龄也因家庭贫困想当兵,结果,体检完全合格,当兵的也非常愿意带,可村里说他有搞资本主义嫌疑,把他一下子打入了地牢。

这到了08年的时候,李老板自然会联想起前边诸年的情况,自然会小心谨慎、遇事考虑再三,可谁能承想到底还是出了事。不是自己出的事,而是远在美国的华尔街出的事,但这事儿却无缘无故地、毫不留情地、令人无可奈何地波及了他,震撼了他!产品好好的几欲滞销,企业好好的几欲停产,你说他几天几夜不睡觉,不是很正常吗!何况这几天他的哥儿们,几次帮他渡过难关的哥儿们就那么走了!

李老板的这位哥们儿却乎不寻常,与他的关系也确乎不一般,俩人同年同庚,自小一块上学,一起玩耍,冬天一起在冰上打皮牛、打滑擦儿、板轱辘、撞拐。夏天一块洗光腚、挖污泥、捞鱼、捞虾、割草、拾柴禾……共同度过了那贫穷而美丽的童年。说是贫穷而美丽的童年,你不要不相信,贫穷了而还美丽?就是贫穷而美丽、贫穷而还美好!那个时代天真无邪、烂漫无疆,几分钱买几块糖球也是分着吃。再说,不管是什么年代什么人、不管穷人与富人都有童年,而童年的记忆是人一生中最美好的记忆,任何时段都不可代替。即便是李老板家财万贯、富甲一方后,与人们唠起来仍是感到那时候是最好最美的。

这个哥们儿后来当了兵,李老板由于有走资嫌疑而未去成。哥们儿当了几年兵后,挟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回到了故乡,下车后没回家就先找到了李老板说:咱们做买卖吧,跑焊条吧。

李老板当时在家修理地球,身无分文,是他的哥儿们拿出复员时部队发给的50块钱,俩人即开始了商场的奔波。他们先是背十几公斤焊条到东北、下海南卖货。第一趟竟然还赚了二百块钱!现在说200块钱不算个数,但在当时200块钱可是个相当的数额了,何况李老板自小到大还没挣过这么多钱,把个李老板高兴得抱起哥儿们在地上一连转了好几圈,直到俩人晕了一起摔倒。

那一年,他们没日没夜地跑,没日没夜地干。记得一年中大概跑了八十多趟,行程可能比二万五千里长征还要多很多。年底一算帐,竟然一人分了两万元,成了名副其实的万元户!

春节前俩人将彩电、冰箱一切现代化的东西往家搬了个够!过春节时俩人大鱼大肉大酒吃了个足,喝了个饱!

以后的日子,这位哥们儿和李老板又跑了两年,由背包卖电焊条到前往新疆、西藏烫胶,再到上北京跑部委买卖电子管,最多时曾弄到过一个车皮的电子管。一个车皮呀,得多少钱……

直到他们厌倦了这种生活,提出分手时每人各分了五百万元。

分手后,李老板做起了机械加工,他的哥们儿则做起了汽车配件。哥们儿最多时一年曾做过数万吨!

李老板还知道他的哥们儿曾经有个小秘,是北国明珠哈尔滨的姑娘。历史上说苏州的头杭州的脚,雁北的姑娘不用挑,可到了现在人们却发现出美女的地方是哈尔滨、青岛和重庆,青岛重庆的海洋气候或长江的风韵养育了人,哈尔滨则是人种杂居而形成的。

这个东北姑娘高个头、长辫子,模样长得相当可人。哥们儿曾为此不顾家,不管家,俩人爱得如胶似漆死去活来,可家里的老婆无论如何不给他离婚,无奈只得家中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做了家外有家的一等人。哥们儿夏天去东北过一段,冬天就回本地居住,日子倒也过得滋润。

让李老板始料不及的是就在前几天的一个傍晚,那位哥们儿电话邀他到福满楼小聚。

李老板二话没说,满口答应。他料想哥们儿可能又要跟他唠叨他有关东北小秘的事儿,不料一见面哥儿们却满脸的旧社会,说自己的买卖做赔了,一笔买卖就干进去了5000万,全完了。5000万确实不是个小数目,可是哥们儿的半生积蓄呀!

哥们儿说:不能活了不想活了。李老板费尽口舌劝说也不管用,哥们儿只是埋头吃菜、喝酒。他看到此情,即与哥们儿说起了东北小秘,但仍然提不起哥们儿的精神。哥们儿说已给了东北小秘200万,事情了结了。要命的是,他所做的汽车配件生意,近期一直赔,最后这一笔订单是跟美国福特公司所作,可前晚上网发现,美国福特公司已近倒闭,且不但福特倒闭了,美国三大巨头汽车业全部倒闭!说着仰头干了一大杯。李老板默默无语地注视着哥们儿,当然也想着自己的企业。

后来哥们儿的精神好像好了点,分手时还握了手说了再见。李老板至今仍还清晰地记着他那冰凉的手。

哥们儿是个坚强的人,他多少次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包括家庭的社会的等等等等,可这次就这样走了。是他自己开着他的奔驰车撞在了路边的一颗树上而死的啊!

对于哥们儿的死因,家人有家人的说法,外人有外人的说道,但李老板潜意识地感到:他就是因为一把赔了5000万而死的,就是因为美国华尔街金融危机而自己撞死的,是自己主动有意撞到树上去死的!

嗨!都是他妈的华尔街金融风暴惹得祸,都是他妈的美帝国主义惹得祸!老板这代人对美国佬没什么好印象,所以一提到美国,总是说美帝国主义!或者说打倒美帝国主义!

说也怪,李老板刚才还是疲劳不堪,想到美帝国主义忽然又觉得不困了。此时他的手机短信铃声响了起来,短信是某人发来的:别经营你那个烂摊子企业了,太难了!咱们做豆腐吧!做豆腐保险:做硬了是豆腐干;做稀了是豆腐脑;做簿了是豆腐皮,做没了是豆腐浆;万一卖不了搁臭了还能当臭豆腐!看完短信他凄楚地笑了笑,他也想到了她那娇俏的面容……又有短信发来:爸,你睡了吗,我想咱们别干机械加工了,咱们做豆腐吧,做硬了是豆腐干,做稀了是豆腐脑,万一搁时间长了,臭了还可以卖臭豆腐!这是女儿发过来的。

两个女人!两个在他心目中分量都特重的女人,一个是他的女儿,一个是他的什么人,应该说是情人,但他从不这么叫她,从潜意识里也不那么认为,他觉得她是他的姐妹,她是他志同道合的人。

两条短信尽管内容差不多,显然一条是期待和鼓励的意思,另一条是调侃、心疼、解嘲和让他放松的想法。

她是他从小的同学 ,有一个比较俗的名字叫花。说俗是现在,那个年代知识贫乏,有个花的名字就真不错了,什么大妮、二小有的是,叫个花了草了,女孩子就是比较雅的了。他与花还有那个哥们儿一起长大,一起上学,当然也包括跟哥们儿所玩的一切。那时候花儿给他留下的最深印象就是泼辣能干、壮实,是他端着饭碗在距自己家不远的坑沿上吃饭时,坑对面井台上花儿担水起步的风姿。他曾托人给花儿提过亲,但花儿家里不同意,现在想起来也正常,人家爹是支书嘛!直到七十年代花儿被保送上了大学,跃进了龙门。他们的联络才渐渐稀少了,后花儿毕业分到了食品加工厂,学粮食的自然要分得离粮食近一些。再后来,花儿结了婚,丈夫自然是吃商品粮的。按说吃了商品粮,成了国家正式干部,花儿应该高兴才是,但花儿从未高兴过,也包括见到他时,总都是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等到李老板发达起来时,花儿的厂子则解散了,花儿下岗了。有一次,在县城的大街上,李老板无意中碰到了花儿,她正在拉着排子车和孩子一起卖布头。俩人走了对面,谁都没说话。还是过去后,李老板又回身喊住了她:听说你们单位破产了,就到我那儿去干吧。花儿疑惑地看了看他,继而摇了摇头:可我不懂机械加工啊!李老板说:那没啥,厂里你能干的活多着呢。于是她就来到了他的厂里,先是在车间打杂儿,后来到了办公室搞收发,再后来就是搞个文秘什么的,她的小字写得特棒、贼漂亮呢。

女儿小蓓是他的最小女儿,是她的最爱,今年刚上大三,天资聪颖、美丽出众,考试成绩虽居中游,但为人处事已显出了是个人物的特点。每每家里说些什么事儿,她都爱发言,每每说出的观点还独树一帜,比如刚才所发来的短信,就很有意思,很有味道。在平时,他不好和别人比儿子,却好和别人比闺女,一高兴时就好说:我以后老了,就仗着我这个闺女呢!这个闺女是真好。

李老板边琢磨边走进了工厂,走进了车间。只见车间冷冷清清,有没有几台机床、车床在灯影下旋转,开车床的人儿也无精打彩。他想到了前些天车间里车床急旋、人声鼎沸的情况。想到了这些日子以来,订单下降,货物迟滞的情景,又想到了美国华尔街的事儿,想到了美帝国主义……突然有一个词蹦出了他的脑海:危机。为什么说是危机呢?危当然是危险的意思,机是什么意思呢?是机会嘛!有危险也有机遇嘛!假如就这么坐等都这么坐等,那机会不就白白地悄悄地溜走了吗?中国古代的思想家太厉害了,创造了危机这个饱含着哲理的词,太好了,太棒了!

李老板在车间里转了一圈后又思索着信步走进了办公室,随手打开电视,11台正在播放地方小戏,河南台正在播放《武林风》,重庆台正在播放《重庆谍战》,中央电视台正在播放白岩松主持的《华尔街冲击波》对话,对话中说:有85年历史的资深金融机构贝尔登72小时轰然倒塌;有158年辉煌的雷曼兄弟倾刻之间走向了破产之路;保险巨头AIG危机中被美国政府国有化;美国正陷于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中,这场危机引发经济衰退的可能性正在增大……是啊,确实正在增大,已冲出了美国国门已漫延到了中国,已波及到了中国的各个领域,已逼死了李老板的哥们儿!已危及到了李老板的这个小企业!

还是在上半年,李老板就察觉到了经济会出问题,根据是订单低于往年,且逐月下滑。但他找不着原因,说不清理由,于是他就与哥们儿搭伴一起驱车去了南方,找米下锅。当然,他和哥儿们找的米不一样,哥们儿找的是汽车配件货源或销路,他找的则是机械加工的活儿。到处碰壁,灰心丧气地回返时,李老板发现了问题。他对他的哥们儿说:咱们按150迈的车速往前跑,跑10分钟看能见几辆运货的大车。结果10分钟过后仅仅遇到了一辆不知道拉什么的大车与他们的车子相向而驶。哥们儿说:什么意思?他说:南方的经济出问题了,南方沿海开放,本来是应该有许多大车营运的,现在这个情况不正常,哥们儿点头称是。

李老板的办公楼紧邻着双向双幅的大公路,他从南方飞来后经常站在二楼他的办公室隔窗望着公路数汽车,也只是能看到极少的大货,匆匆而过的多是一些三马,小拖和急驶而去的小汽车。每当看到此,他都会沉默而思,他总是百思不得其解。他沉默了,沉寂了。他看不清这汪水,不知道这水到底有多深,他不敢贸然行事跳下去!

现在中国政府终于出手了,拿出几万个亿积极拉动内需,积极参与救市,自己应该怎么办?

他关了电视,关了灯,独自坐在屋里苦思冥想。少顷,他又拿起电话,想跟本县几个要好的老板谈一谈,聊一聊,但不是关机就是无人接听。接着他又拨到了广州一个老板的手机,南方人夜生活比较丰富,一般睡得较晚,还真拨通了。只一会儿就传出了南方老板的声音:你是(戏)哪位?李老板报上了姓名,说明了意思。那位老板讲了南方的形势,讲了对这次金融危机的看法,当然也说到了中国政府的救市,使李老板的心里宽松了许多。

放下电话,他又思考了许多,终于好像是想通了,打开了灯,给花儿打电话,待放下电话,他抬手看看表,时间已是凌晨3点了。

李老板跟花儿打完电话后,打开了电脑。电脑上显示的是乱七八糟的广告。他有点烦,拉开抽屉打开一包中华烟抽出一支悠然地点上,长长吐出一缕烟雾后,显得甚是悠然舒畅。他是个老烟鬼,自那年跟哥们儿跑焊条时就抽,一直抽了二十多年,先前抽的是“一毛找”,什么丁香啦,红满天了,后来则抽中档的,比如官厅啦,荷花啦,大镜门啦,抽到大前门、恒大是他的最高极致了。像现在所抽的中华只是企业开展业务时的招待烟,他已经好长时间不抽烟了,起因是一次感冒和花儿的发怒。记得那年冬天就像今年一样,好长时间没有雪雨,天气自然干燥难耐,加之业务繁忙,他得了重感冒,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憋得烟瘾难耐,在医生暂时离开出去取液体时,他摸出烟火点着猛咂了几口,尽管是咳嗽不断,在那儿伺候他的花儿急了,一把夺过他的烟火扔到了窗外,直急的他“呼”地坐了起来:我操,你疯了!

花儿毫无表情:我疯了,还是你疯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还抽,抽,抽!你要知道,你现在不光为你自己活,你是在为一千多口人活啊,都成什么样了,还抽!……

医生走进门说:吵什么,吵什么!病房禁止大声喧哗!才制止了两人的争吵。

直气得李老板一拳打在床上,这液我不输了!李老板没生过这么大的气,李老板没着过这么大的急,想来他不该!在家里他都没有这样过,家里有他的妻,他没对她着过这么大的急,她已经好几年了就因病成了植物人。他只好像对孩子一样地关心、照顾和呵护她。

医生:你说不输就不输了,这是在医院!说着将瓶子挂好,然后给他扎了上去。再看那花儿还在怒目而视对着他。

自那次后,他不再抽烟了,戒烟了!说戒还真戒了。原来一天要抽一包半,现在要抽也是在犯难的时候,或是有什么大事思考再三而确定下来的时候,才点上一支。看今天李老板悠然自得地吸着烟点击电脑,那种从容淡定,让人似乎想起了《大决战》影片中林彪确定了一场战役如何打好后,悠然自得地一粒一粒往嘴里填黄豆似的。

他娴熟地消去了跳到网页上的广告后,直接打开了搜狐网,打开后头条新闻即是中共中央召开的全国经济工作会议,再打开看,所有的中央政治局常委都参加了会议,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对华尔街金融风暴,对世界的经济形势,中国的经济走向都作了全面的论述及阐释,并对下一步拉动内需做了安排部署。他有点激动,随着往下点击,是哪个省哪个市哪个县又出了贪官,哪个地方的老百姓又因土地问题围攻了乡政府县政府等等。

网络这个东西真好!李老板喜欢。他原来在家有个看新闻联播的习惯,每逢吃完饭,新闻节目是他的必修课,甚而是还吃不好饭,新闻联播开播了,他就会端着饭碗,圪蹴在茶几旁边吃边看。这圪蹴着吃饭还是他小时候在农村时端着碗,到大街里吃饭时养成的习惯,也包括吃完饭后看电视,在沙发上坐着坐着就会不由自主地吐噜下来圪蹴在地上看。因此,家里人都戏称他是老革命老干部,对此,他也是一笑了之。他这人革命不革命不知道,可这一辈子干部是没当过一天,但对这个称呼他觉得满意,感到受用!说起来上网还是闺女教他的。一次家里吃饭时,他又要端着碗去屋里看新闻,正上初中的女儿道:我说老革命、老干部,老革命干部咱们一家人共进晚餐完了再看电视不行吗?他比较友爱地瞪了女儿一眼:等吃完饭,那新闻节目早就演完了,我还看啥?

小蓓道:看电脑啊,电脑上的新闻比电视上多多了,什么时候都可以看。

李老板第一次发现了女儿比自己强,坐下来边吃边说:可是老爸不会啊!

小蓓:咱们一起吃完饭,我来教你。

李老板:好,一言为定。

从此,他就跟女儿学上了电脑,他还真爱上了这个玩意儿,太方便了,不管是什么时候,都可以看新闻,想找什么还就有什么。尤其是到后来,他买了笔记本电脑之后,就更方便了,不管是在家中,在外边,在车上,在途中一想起什么事儿,即刻打开,要找的东西就会出现在屏幕上,一览无余,对他的企业经营发展起得作用大了去了。

李老板点到了股市,沪深两市上证指数仍都在低位跳荡,今日甚至又下跌了五十多个点。

门外有人敲门,李老板说了请进。

推门进来的是花儿,她穿了一件蓝色羽绒服半大衣,宽肩细腰,不长不短,一双大眼睛在灯光下熠熠生辉,看起来比平时漂亮潇洒得多。

李老板眼睛一亮:花儿今个真像朵花了。

花儿:都50多岁了,还没正经事儿,会议室已按你的吩咐布置好了,人也到得差不多了。

李老板关闭电脑说:好,我马上就到。

企业的小会议室也在二楼,在这个楼的一头,比一般的房间要多出一个抱厦长,也比其他房间宽出了三分之一,总共有十五六个人的座位,而今天应到仅十三人,除三名在外地跑市场的董事没来外,其余十人已全部到齐,并在或交头接耳、或大声喧哗地说着什么。

李老板一进屋即感到今晚会议的气氛与其他任何时候都不一样,那就是不管是交头接耳的还是高声争论的面色表情都非常严肃。

是的,这个气氛在老板来之前到来的人们也亦感觉到了不同。以前开会,特别是李老板召集的会议:不准抽烟,不准吃瓜子,凡是一切在正规场合开会不允许的都不允许,而今天他们一进门,长形的椭圆桌上,不仅有瓜子、有糖,还有烟、有酒,并且高脚的大酒杯里都倒满了白酒、红酒及果汁。烟是软包装大中华,再看酒瓶,不是茅台就是五粮液。好家伙!今天这会是什么会?是散伙会,还是加油会?是庆功会、出师宴还是鸿门宴?人们对此不得而知,人们对此猜测不清,但人们都知道,今天晚上的会议一定非同寻常,特别是会议的时间选择在了凌晨4点,都半夜多了!

李老板进场后看到如此的场面,非常满意。他知道花儿办事利索、精明强干,但没想到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下通知,带部署会场,都搞得如此清清楚楚,井井有条。还有更让他吃惊的是,他落座后,正打算讲还没讲,花儿满面灿烂地先说:“参会的同志们已经到齐,今天晚上会场的部署安排都是李老板的意思,在李老板讲话之前,我提议大家全体起立,奏国歌。

接着人们纷纷起立,伴随着雄壮的国歌高声唱起: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

这雄赳赳的国歌给会场陡然平添了一种肃穆威严的气氛,李老板不由得偷眼看了一下花儿,这个女人不寻常,她总能超乎人们想象地领会自己的意图,要说会场的安排,拿酒拿烟上糖上瓜子是自己吩咐不假,但把烟都撕开,把酒杯都倒满,而且还放国歌这都出乎了他的想象!

直到国歌唱完人们纷纷落座,李老板仍在那里足足站了一分钟。他又看了一眼花儿,花儿正在拿出笔记本,手握钢笔做好了记录的准备。这人总是到位而不越位。一切的一切都做的那么恰如其分,恰到好处,真是!

李老板将目光转向大家,大家也都在翘首以待,执笔而等。

李老板凄然一笑说:搞得太过严肃了,连我也缓不过神儿来。大家放松一下放松一下。今天晚上的会,耽误大家休息了,国歌中说,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现在我们国家我们的企业确实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所以才半夜三更把大家请来,定夺一下商量一下我们如何办,怎么走。俗话好说,会设好会,宴设好宴,但我希望我们今天这会要开成好会,宴要吃成个喜宴,现在我请大家端起这杯酒,通干一杯,缓缓情绪再说。说着李老板站起来将杯中白酒一饮而尽。

人们也都纷纷站立起来陪李总一起喝干,包括平时不怎么喝酒的。

李老板落座接着说:同志啊,我们的企业已经萧条了几个月,特别是近期,就快运转不动了。其他的企业也是这样,都在等,都在看,但究竟等到什么时候是一站?!现在中央已经出手了,并且号召我们也投入到这次救世自救市中去,我们该怎么办!请大家发言,说说自己的观点和意见。

人们都在低头沉思着,花儿则主动起来开始给各位倒酒倒饮料,续茶续咖啡。

人们抽烟、喝茶、喝咖啡也有爱喝酒的喝一口酒,终于有人说话了,说话的是戴文明眼镜的总工程师:“美国华尔街的这次金融危机,确实影响较大波及较远,大家都知道,拉动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是出口、投资、内需,而我们三条腿少了一条,尤其是我们最近与美国的订单迟迟不能走货,这对我们公司来说确实是一种悲哀!但我也不赞成今天的会成为散伙会,我觉得还是看一看较好,看看美国华尔街的风暴到底能刮多大,辐射是否已经到底了,什么时候到底?这却是我们顾虑的问题,也是我们需要慎重考虑的问题。另外,网上也有人说,美国其实没危机而是转嫁危机给中国。这倒让我想起当年美国打击刚刚经济复苏的日本经济时就是采取的这一手,至于我们的企业如何办,我看还是按中央说的冷静观察、沉着应对为好。

管生产的副总道:冷静观察,观察到什么时候是一站?关键是现在中央已采取了应对措施,我们就应该急速出击,积极响应!

眼镜继续说:平时都好说,中国经济靠三驾马车往前运行,以致使我们的经济增速长时间保持在百分之十以上,现在是三条腿少了一条腿,况且是标志经济增长的股市一直不看好,今天可能又跌了五十多个百分点。

接下来人们又就对美国金融危机的看法,对中国经济的冲击力度,在企业经营的劣势、优势。已经研发好了的项目该不该抛出去,什么时候抛出去等等争论了半天。

到了决断的时候了,不能再争执不休了,但决断谈何容易,一失足成千古恨啊!决断在部队,应该是最高首长的事,但到神龙机械有限公司的决断,则应是李老板的事。李老板环视了一下大家说:大家都讲了个人的意见和看法,都是为了我们的企业好,都是在为我们这一千口子人的大家庭着想,不管美国是真危机也好假危机也罢,我想现在中央既然已经做出了救市的积极应对,我们机械加工有限公司就应该坚决响应!办个企业确实不容易,要是没有一股劲儿是干不成的,记得当年企业刚刚起步时,我就是靠一口气儿干起来的,至今我还记得电影《创业》的台词:一个国家要有民气,一支部队要有士气,一个人要有志气!但我们如果光有民气、士气、志气还不行,我们现在是全球经济,所以美国伤风,我们也会感冒,我看现在中国的问题是都不动,不动就意味着一滩死水,不动就意味着无所作为,不动就意味着连原来人们所说的浮躁也不浮躁了。那么,归根结底说不动就意味着死亡!为什么说中央提出了应对美国华尔街的金融危机,不用防止或其他什么的词,应对是一个积极的词语、积极的词汇,应对就意味着动!说到这儿,他重重地瞪了一眼眼镜,接着说:我们目前看到煤炭企业的煤炭堆积如山,发电企业卖不出去电,钢铁企业迟滞不前,房产行业萧条凋零……似这样,我们还怎么应对,似这样,我们怎么才能走得出去,似这样,我们怎么还能发展!另外,中央已提出了拿出四万亿投资拉动内需,这是多么大的一个数字啊!中国幅员辽阔,地域广大,我看能不能救市不说,起码自救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我想,市场好的时候,我们要围绕市场转,市场不行了,我们应围着银行转,特别是当前中央实施宽松的金融政策的时候,哪怕造枪造炮造子弹!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要行动起来,管财务的立即起草报告向银行贷款,总工程师立即启动新项目的抛出,原来我们一直没有主打产品是我们的劣势,主打产品研制出来了又苦于没钱,现在中央给了政策,拿出4万亿救市,这对我们来说是多好的机遇?要立即行动,抓紧落实。另外,财务部门要把所有的钱拿出来,立即投放到采购原材料上来,小花你现在就与沈阳钢材厂联系,钢材价格已由原来的4000多元降到了2000多元,还不动作,更待何时?哪怕他再降,我们也这么干了,动总比不动好!动总比不动强!

接下来他又讲了其他的情况……

尽管冬天的天儿是夜长昼短,但散会时已是大天老明了。他们走出会议室时一些工人正在上班,东方有点云彩,太阳正在冉冉升起。李老板伸了个懒腰,做了个深呼吸,快步走向停在门口的奔驰车,猛得拉开了车门。身后花儿边快步跑着边说:李老板,你已经一夜没睡觉了,是否休息一下?李老板边上车边望了花儿一眼:得赶紧往北京赶,车上再睡吧。说着车子已开了出去。

李老板在车上迷糊了一会,又拿起电话给花儿打过去:不要问为什么,把要打出去的钱留下三分之一。花儿没问为什么,她知道李老板的脾气,她知道李老板的精明,这正是中国人的脾气,中国人的精明。

老板今夜要睡觉,老板今夜没睡觉!李老板及他的神龙机械加工公司已经下了海,但这海到底水有多深、浪有多大,谁也不知道……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