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拳传奇故事集 王孟保

梅花拳传奇故事集 王孟保

 

古老而美丽的传说

某日,玉清元始天尊在玄都玉京宫中,金盘玉食,小酒微酌之后,心中仍感烦闷,不觉竟悠悠入睡,忽做一梦,梦中只见法王老祖怒嗔道:“饱食终日,无所用心,不察民情,无所事事,此等庸官有犹如无!”猛然惊醒即急急唤左右起身前往花园散心。他的花园无数,尤以迎春莲花园、净土玉莲园、真火炼金园、转凡成圣园为最。待到了转凡成圣园忽见一股恶气自凡间升来,遂拨开云雾向下观看,但见人间尘土飞扬,战马奔腾,感知人间又出了什么大事,即吩咐随从速速知会灵宝天尊、太上太清道德真君前来议事。

且说那太上太清道德真君本是周朝哲学家、思想家老子、老聃、李伯阳修炼羽化而成,他自在函谷关留下一部5000余字的《道德经》后,在函谷关令尹喜的陪同下,一路来至西域,吃斋研道,度化凡人,修炼真身,直到160岁方坐化成仙,当然尹喜也随之羽化而成。自此,两人在太虚太清宫中每日金食玉衣,甚是逍遥自在。近日,他俩闲来无事,正在博弈对阵,一连几天无眠,尚不分输赢,忽闻之元始天尊召唤,太上太清道德真君看了一眼残棋,恋恋不舍地驾起祥云前往赴约。

待到玄都玉京宫元始天尊大殿时,只见黄金铺地、玉石为阶的大殿今日显得更加辉煌,两厢站立的七宝、珍玉、仙公、仙卿等更是威严。那灵宝天尊也早已到来,不免心中有点忐忑。元始天尊见太清来到,遂用手势摒弃左右后曰:“眼下已无几人,我们就实话实说吧!你们平时皆报凡间平安,今吾观天象,为何看到凡间又有恶气升腾于空,想来人间又有怨气,你们之中哪位该当值此日此时之星?”

 

太上太清道德真君掐指一算,此时正值自己当班,故未等天尊说话即道:“今该吾当星值日,但当日即当日,当日非往日,此情况绝非一日形成,也还请尊上察看实情。”

元始天尊道:“察看世间凡情,又有何难,现在咱仨即刻就看。”说着拨开天上云雾,三人展开慧眼,但只见人世间,断墙颓壁,阡陌错断,井栏摧折,枯草瑟瑟,战马嘶鸣,人兽相残,一片荒凉景象。

道德真君道:“我认为亲传道德经后,又自度孔仲尼,唐还自西土请来西天如来,凡间之事早已平息!但不知还会生出如此祸端,再看看是何因果方好。”

元始天尊拭一把泪说:“咱们过着如此锦衣玉食的生活,人世间却如此残相,这究竟是谁之过?”说话间眼神巡视着灵宝天尊,更盯着太上太清道德真君。

元始天尊:“金戈铁马,颠倒乾坤,多少年,多少事,你可知否?”

道德真君:“我咋不知,我咋不清? 三皇五帝夏商周,秦汉三国到魏晋,宋齐梁陈南北朝、唐宋元明……,当今执政者乃大明朝也。”

元始天尊看了一眼道德真君说:“大明王朝执政到如今已多少年,这期间又有多少事,现如今发展到了什么情况,你可知晓?”

道德真君说:“自从了却凡间事,一片冰心在玉壶。现今我与尹喜道人一盘棋就杀了几天几夜,胜负难料,输赢不分,哪还对这般俗性凡事晓得。”

灵宝天尊插话说:“太白兄啊!俗话说,洞中才三日,世上已千年,你可知天上是几日,人间是几年?你与尹喜的棋下了几天?”

道德真君不凡不俗,知两位尊师的心思,还知天上已几日,更知人间多少年,但经二位尊长一说也确知自己在天宫荒废了凡间度人的多少时光,即道:“吾知已错,愿往人间重新布道传法,整肃人伦。”

 

元始天尊甚是欢喜说:“真人愿意下凡度人,你可知现在的人已非你在人间修炼之时,原你在凡时曾度过孔仲尼,后大唐又曾遣使前往西域请得西天如来,咱还曾差过孙膑、孟子、唐宗、宋祖、朱元璋等人下界莅临民间,均不得而治,今派你重返凡间当好自珍重,不辱使命。”

这道德真君说:“我知一些凡俗之事,我也曾与孔丘交谈,吾观当今世界应该以儒、释、道三管齐下,综合而治,还请天尊授我天机。”

元始天尊道:“可以,我早有准备,请近前来,我与你说。”待道德真君近前后,原始天尊给他秘籍一本道:“照此前去,定有成果。”

道德真君急急展看:梅花拳。可又想再翻一页时,元始天尊急忙掩道:“天机不可泄露。”于是真人踏步祥云悠然而去。途中又展一页看到:“你可另开乾坤,号‘收元老祖’”。这真人自是高兴,旋即回宫告知尹喜,飘然扑凡间不正之气处去度化人也。

太上太清道德真君驾着祥云,一路走,一路在琢磨这下界后如何尽快平息人间之事。他想,为何元始天尊让自己称为“收元老祖”?元,汉字的解释为开始的、为首的、主要的、根本的等。那么是收回这三种解释的那一种呢?当然应该是收到开始的意思方是,那么收回开始的什么呢?稍作思考后恍然大悟:应该是收回到开始的道德真经上来,故派自己下凡,称为“收元老祖”。由此,真君又想到了下界后如何安抚凡间的动乱,于是他又重睁慧眼,穿云破雾洞察人间,只见泱泱大国,长江、黄河滚滚东流,巍巍长城绵延万里,一切都令人感到亲切,再看古都西安以北的米脂一带狼烟滚滚,河南商洛山中尘土飞扬,真君知道必是此两处出了问题,于是又拨转云头先奔米脂方向而去,途中又掐指一算,此次起事者乃陕西米脂县李继迁寨党项族西贡王李元昊之后人李自成,该人原由天界乱世魔王转世,在天界时曾见过该王与人打斗,手段甚是了得,不由暗暗倒吸了一口凉气。说时迟,那是快,真君不觉此时  

已到米脂县上空落了云头。呈现在真君眼前的是:残墙断壁,狼烟滚滚,一群百姓携儿带女、哭爹喊娘,狼狈逃跑。后边轰轰隆隆的马蹄声震得地动山摇。真君让过百姓,挡在了一群铁骑面前,那伙反兵见一手拿拂尘,白发如雪,其眉垂鬓,其耳垂肩,其须垂膝,红颜素裹,简朴恬静,一身仙风道骨的老者挡住了去路,急勒奔马道:“呔!你这不知死活的老东西,敢挡我军所向乎?”真君微微一笑道:“天下之事和为贵,失和将交兵,交兵则相残,相残则两伤,两伤则有害无益。有什么不好说,何必大动干戈!”那为首的反军首领道:“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你懂得什么,还不快快闪开。”真君曰:“你可知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那为首的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只知道,若不反官府,我们就没饭吃,就没法活,快快闪开!”说着纵马冲向真君,那真君轻一提气,飘向云端:“竖子不可教也!”只见那伙兵役稍一愣曰:“那儿来的鸟人!”接着又攒动人马向前奔杀而去。

那道德真君气鼓鼓地又驾祥云去了河南伏牛山,远远就听见了杀声阵阵,刀枪撞击之声不绝于耳,待仔细一看,但见义军与官兵两拨人马枪来刀往,杀作一团,在那伙人中,真君看到了李自成那魔王,正挥剑相向,战得正酣。道德真君欲试试那魔王的功夫,按落云头,用拂尘向李自成抽去,岂料那李闯王只用剑一迎,即将太上真君的拂尘弹开。真君大惊,摇摇头自语曰:“此人凶悍无比,不知天地礼数,不可教化也!”遂拨转云头悻悻返回天庭,路上巧遇法王老祖,那法王老祖见真君神色不对,迎上来道:“不知真君何故恼怒?”太白太清道德真君将下界的前因后果向法王老祖一一细禀之后说:“看来我难以完成天尊所派使命,这就回去向其复命,让他另派良贤前去平息民间祸端。”法王老祖说:“道,运行之遵循;德,心行之所陟。如此道亦不道,德亦不德,更应该管。”转而又道:“宇宙有乾坤,天下有善恶,来到凡间之人皆是星宿下凡,俗话说天上一颗星,地下一个丁,应是很有道理的。那么自上天下界的人物亦应有好有赖。出了个李自成,当也有善者下凡星宿在民间生成。你何不先去度化凡间善人,而后在一起惩治恶者?”那太白道德真君说:“你莫要管,我自去找天尊复命便是。”说罢,径自去了。法王老祖看了摇摇头自语说:“如此定力,怎能度人?还是我自己亲往吧!”于是,掐指一算,小尖山张山、江苏铜山邹宏义俱是上善之人。何不如早到铜山小尖山去度化他们早成正果,了确下凡度人之心愿!想着,法王老祖即云起云落一直到了江苏小尖山降落于地。刚一落地就见一壮实青年,浑身是汗,手持瓦刀,在垒一座刚刚因战斗或战争毁坏的佛祖庙宇。见于此,老祖在感动的同时又想到,古神、古庙碍你何事?为何自西土请来的佛庙也被摧毁?不管是早年真君所布的道也好,还是仲尼后所说的儒也好,还有后来所请的佛也罢,不都是度化人生的嘛!为什么都要统统毁掉,这人世间可该如何是好啊!

于是,老祖化作 “连毛僧”模样,走向那位正在整修庙宇的年轻人。这位正在整修庙宇的年轻人就是后来的所谓梅花拳第二代传人张山、张大师、张仙人。

此时,正值疲惫的太阳收起最后一缕光芒,黑暗从天而降之际,也正赶上张山师傅要收工之时。张山见落日余辉中有一片辉煌降落面前,自是不知所以。法王老祖化作的“连毛僧”(或曰“云游法师”)的一身装束,又将张山吓了一跳,但张山师爷夜内曾得一梦,说有西域大仙今将降临,故在干活期间一直盼了一天,看到“连毛僧”的形象后才如梦初醒,认定一定是西域大仙法王老祖到了面前,故甩甩手往身上抹了抹泥浆,口称佛爷大师,叩头便拜。法王老祖自重返人间后,已知世事难料,人情似纸,下来后所见到、所听到的一切已深入骨髓,看到世间竟还有如此虔诚的向佛之徒,心中自是宽慰了许多。遂又想到既然佛已如  

此深入人心,那么道、儒又当如何?即向张山说:“年轻人既然这么说,我倒要问你,佛已入心,那么,古代所说的道和儒你觉得又当如何?”张山依旧是磕头如捣蒜道:“道、儒皆是根也,岂敢相忘,徒弟愿学师傅的儒、释、道全精神,营造环境,和谐人间,创当今与以后之辉煌。”法王老祖听后自是十分喜欢,拉着跪在地上的张山说:“年轻人快起,人间还有你这样的虔诚之徒,我就放心了。”张山仍跪着未起道:“那么,你就是法王老祖了?”法王老祖一边拉着张山一边道:“请起,请起,我就是你梦中之人。”张山:“拜见师傅了。”法王老祖道:“岂敢,凡间之事还请多多指教。”张山边站起边说:“借师傅一句话说,岂敢,岂敢!”

此时,疲惫的太阳早已收起了最后一抹光芒,黑暗渐渐从天而降,张山拉住师傅道:“师傅,走,前边不远便有小店,今日我请师傅喝酒,也算徒儿为师傅远道而来,接风洗尘吧!”由法王老祖化作的“连毛僧”与张山来到小店,细酌慢饮,谈天说地,自是一醉方休,而后回去歇息不提。

次日,待霞光万道,日出东方时,法王老祖才缓缓醒来,长长伸了个懒腰,长长出了一口仙气道:“好乏、好乏!”而后起身离床拉开了房门,眼前的情景让他大吃一惊,原来那张山实实地跪在门前,恭迎他的醒来。那法王老祖急忙挽起张山说:“徒儿,快快请起!”待张山抬起头来时,只见其一脸惊悚:“你……法王老祖马上意识到自己酒醉之后又现了真形:白发如雪、其眉垂鬓……马上又恢复了“连毛僧”的面目说:“徒儿,师傅让你受惊了。”张山复又抬头见师傅还是“连毛僧”的模样。张山见状自是惊喜,但心中也自然刻下了师傅那白发白眉、双耳垂肩的模样。

这小尖山,位于当时的山东、江苏交界的微山湖畔,现在则全部归到山东省,历史上亦称南四湖,由微山、昭阳、独山、古阳四个彼此相  

连的湖泊组成,最大库容量47.31亿立方米,平均水深1.7米,最深为3米,总面积可达2100平方公里。当张山和师傅饭罢,走到水边时,只见那法王老祖长出一口气道:“还是人间好啊,多么碧绿的一湖水!”张山自小从湖边长大,对此则是见怪不怪,不足为奇。法王老祖是仙人下界,远离尘世,当然是觉得新鲜了。

张山说:“老祖,眼下国家之事,当如何处之?”

法王老祖说:“昨夜我们纵谈古今,受益匪浅,我看徒儿所说按儒、释、道三管齐下治理度化俗人即可。不过,我送你一本秘籍,徒儿可日夜练习,传播开去,定可颠倒这乱世乾坤。”

张山倒身便拜:“徒儿愿意听师傅指教。”

此时,忽听湖上渔民们惊呼:“闯王兵至,快快逃哇!”

法王老祖与张山同时四下张望,只见微山湖那侧,人喊马嘶,烟尘滚滚,知确是有兵来犯,那张山自是惊恐不已。可法王老祖处变不惊,泰然自若曰:“徒儿休慌,待师傅退他!”说罢提起张山自广浩的微山湖上飘然而过,到了敌兵阵前。

只见那伙义兵正在肆意杀戮乡民,乡民们则正哭爹喊娘、四下逃奔,那法王老祖暗运法力,撒豆成兵,念咒成寨,一伙人皆惊讶勒马于前,法王老祖飘然而至空中曰:“吾小尖山岂是你等所犯之处,还是好自为之,退了去罢!” 来犯一众见此情形大惊失色,又听天空之中这样一白发白眉发髫垂长之怪人在空中嘶喊,直吓得屁滚尿流,狼狈逃窜!皆曰:“小尖山出神人也!”

张山见状,自是更对法王老祖佩服得五体投地,倒地又拜道:“师傅教我!”那法王老祖满心欢喜,见贼人已退,自是扶起张山说:“徒儿请起,我定当倾力教你梅花拳等。”

自此,法王老祖展开梅花拳秘籍,一招一式悉数传给了张山,待等  

张山日习夜练,功夫到身后即驾祥云返回复命去了。临走之前,法王老祖对张山说:“我去之后,一切全靠你来度化凡人,一切望谨慎行事,尤在收徒之事上。将来定有一个叫邹宏义的前来找你学艺,你可称其为师弟亦可称其为徒弟,但一定要将其收下,他可帮你传武授艺,度化凡人。”

张山得了法王老祖真传后,夙兴夜寐,习练不歇,自是练了一身好武艺,好功夫。一时间,名声大噪,远近皆知,当然也惊动了徐州铜山镇守总兵邹宗孟。  

这邹宗孟本姓周,祖籍直隶顺德,原是明朝一重臣,不知何故,后来改“周”为“邹”,邹宗孟乃一代名家,曾戍守边关,因战功卓著,改派铜山,仍领总兵衔,在这一带很是廉洁爱民,声望备加。邹膝下有六子,尤为老四邹宏义为最好最爱。故听得张山之名广为传播后,特求人想让邹宏义拜于张山门下,也好习文练武,日后成才继承邹家衣钵。无奈找到张山后,张山是死活不传,只言吾师法王老祖传道时曰“梅花拳是父子相传,秘不示人,父传大法子掌教。”这邹宗孟除是一方总兵外,还是一代贤人,在铜山自己所提之事,没有不答应的。故一气之下,想试试张山是徒有虚名还是真的真谛在身。某夜间,乔装改扮,一袭夜行衣着身,悄然来到了张山住处,待正要运用功力破门而入时,不料屋内传出了张山的声音:“总兵此来欲何为?小人早已将茶沏好,何不共饮一杯?”邹宗孟一怔曰:“你莫非真是神人,怎知本总兵至此?”屋内的张山道:“君自铜山来,吾知为何事,既来就是客,何不共饮茶?”言罢,柴门大开,飘然来到了院中,那邹宗孟本想试一下其武功,怎奈碰到了这般情形,正待上前还礼,忽听黑影中一个童声说道:“师傅在上,弟子这厢有礼了。”这一句话让张山吃了一惊,更让邹宗孟吃惊不小,待侧目观看时,却是四子邹宏义实实地跪于院中。邹宗孟:“你……”只见那邹宏义复趋前一步跪到父亲的面前说:“父亲大人,我知你为孩儿拜师一事  

心情烦躁,后又见你如此打扮出来,想你准是来找师傅,故紧随你后来此,果然是也。”接着又转向张山:“师傅已答应收我为徒了,你何必又半夜三更跑这么远来呢?”随之又拖一拖张山的袍襟道:“是吧!师傅,徒儿邹宏义这厢有礼了。”这张山倒被眼前的一幕弄愣了。应该说他年过半百,阅人无数,但还没见过如此机灵之人,又借月光详看邹宏义,见这年轻人长得眉清目秀,落落大方,也真是让人喜欢,不由伸手拉起邹宏义道:“徒儿快快起来。”那邹宏义道:“谢师傅了。”从容站起去了张山身旁。那邹宗孟倒被眼前的一切弄愣了,好一会儿抱拳打躬施礼才说:“那我也谢谢张师傅收我孩儿为徒了。”此时,张山亦想起了法王老祖临别时的一番话,但既然已将邹收为徒弟,又怎好将其称作师弟,于是就按徒弟辈相称了。

这邹宏义不是凡人,也是西域派来的仙人,师傅法王老祖若是早见邹宏义,那邹宏义就成了首要被点化之人。故自收邹宏义为徒后,自是在自己勤学苦练、认真悟道的同时,又尽全力教邹宏义文理武功。那邹宏义本不是凡家之体,加之昼习夜悟,不到两年功夫,即已学得张山师爷的全部功夫,且在江苏、山东、河南一带名声鹊起,欲求拜师之众日多,怎奈,邹宏义碍于有张山师傅在,怎好收徒,对来造访者说:“有师傅在一日,我将永为徒弟,徒弟者,怎可为师?”坚不收徒。

那张山自是看在眼里,记于心中,又感自己年事已高,在世间只能有碍于这传播梅花拳文理武功,故于某日焚香拜佛后,悄然羽化成仙,归了西域天盘。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