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拳传奇故事集3 王孟保

梅花拳传奇故事集3 王孟保

 

邹文聚刻苦修文理

邹文聚系邹宏义师爷之子,梅花拳第四代传人,后人尊称为绪法师爷。这邹文聚在早年邹宏义师爷来顺德时并没随父一起前来,后来时间长了,因思念父亲,才推着蚂蚱车同家人一起寻父北上,先到南和三官殿,后到广宗前魏村,都未能见到邹师爷,最后到后马庄方知邹宏义师爷已经故去,并葬在了后马庄村北,于是到坟前祭奠痛哭一番后,就在后马庄定居了下来。

说的是康熙末年春,清明已过,寒意尚未退去,邹文聚站在后马庄的家中眼瞅着梅树枝头的雪凌,呆呆发愣,似是陷入了深度的思考之中,突然一个雪团打在树枝上,梅枝扑棱棱颤栗之后,那粉红色的梅花与白雪落了一地。邹文聚扭头一看原来是师兄蔡光瑞正站在他的背后嘿嘿发笑。邹文聚道:“搞什么名堂,师兄?”蔡光瑞说:“想什么大事了,那么专心致志?”邹文聚说:“也没什么大事,我正在琢磨今年的天气呢!”蔡光瑞:“今年的天气是有点儿反常,这清明时节该是春雨纷纷了,昨夜却又下了一场大雪。哎!你没有烧香问问吗?”邹文聚:“问了,但总是断不清楚。”原来此时的蔡光瑞自邹宏义师爷仙逝后即回了开州,有时在平乡居住,有时在开州传拳,这是刚从开州过来。说话间邹文聚已吩咐下人将茶端了上来,两人接着说起了天气。

这一年的气候确实反常。正月初一,平乡县闹了一回地震,本来应该是雪打灯的正月十五,却雷声阵阵,一会儿下起了瓢泼大雨。二月间,忽又天降大雪,厚度达到一尺有余。接着气温迅速升高,可这过清明的时候又下了这么大一场雪。反常的气候,一时间使社会上谣言四起,人  

心慌慌,人们有的说要天塌地陷了,有的说这世道要大变,纷纷前来找张复师爷焚香问事。那张复师爷是蔡光瑞的高徒又是本地人,人们自邹师爷仙逝,蔡光瑞走了后,有了事自是找他的人多。他本人知道现在度人要儒、释、道并重,故先给人们讲了一通儒家的仁、义、礼、智、信,接着又讲了一番佛教的生死轮回,让人们坚定信心,好好生活,见人们还是疑惑不信,就烧起了三炉高香,香火燃毕对人们说:“不碍事,今年只是年景不好,还望乡亲们注意节衣减食。”这一切都被邹文聚看在眼里,记在心中。因他对张复师爷敬重有加,故也不多言。他默默地想,这仁、义、礼、智、信是儒家的,这人生轮回是佛教的,记得父亲在世时就曾说过,“度人者,在当今世界要儒、释、道并重。”那么道家的精华又是什么呢?只是清静无为吗?那阴阳二气,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呢?他琢磨着应该将易的学说融进香理中才能解说出个所以然来。只有说的真了,人们才信,人们信了才不至于胡乱猜测,莫衷一是。于是他默默起身回到自己屋里,悄悄点起了香,且又加了一炉,道理是阴阳二气,原来只敬了阳,没有敬阴。男为阳,女为阴,他刚加的一炉香是给透天老母烧的,香火燃起后,心中按照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方的位置静静地观察,深深地思考琢磨。香火比原来有所变化,但那香火烧了几回都一个样,他将其默默记在了心中。次日,他又静手焚香仍按照他原来的香理去认定自己的思维,仍与原来所断一致。第三天他照常按原来的思路烧香,结果依然相同,于是他心里有了一个定式。刚才,邹文聚是站在梅树下正在琢磨自己所断之事,而被蔡光瑞打断了。

这一年,秋后老百姓没看到不好的年景,人们甚感惊奇,邹文聚则悄悄对蔡光瑞说:“师兄,康熙爷要驾崩。”蔡光瑞马上伸手捂住他的嘴:“师弟,‘天地君亲师’这朝廷大事可不敢信口开河。”接着又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邹文聚边将自己如何根据易经原理看香的事跟蔡光瑞说了一遍,那蔡光瑞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没再吭声。时间不长,京城果然传来康熙驾崩的消息。

后来,蔡光瑞临离开后马庄回开州时,拉着邹文聚说:“师弟啊!你要好好研究你那套香理,以兴利除弊,造福后代啊!”自那以后,邹文聚更是日习夜练,熟读八卦、易经,逐条逐项地往香理里掺和,天长日久,就形成了梅花拳的香理妙法,且断事如神,每年初一烧香看一年的淹旱,都看的一准百准,每次烧香看病人的死活,都能断得一清二楚。他根据自己的研究,将此方法传给了其他的徒弟,形成了现在梅花拳文场里的香理妙法,后来梅花拳场里所说的“武开道、文掌教;拳打脚踢小把戏,文理通天大文章。”即说的此。所以,梅花拳香理是按照阴阳二气、易经八卦的道理推演而来,如果看作封建迷信的话,那么现在世界上那众多的易经研究所、周易协会、研究会呢?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