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拳传奇故事集4 王孟保
 二维码 12

梅花拳传奇故事集4 王孟保

 

杨探花密撰《习武序》

杨炳,梅花拳第五代传人,出生于河南内黄的一个武术世家。

杨家素有习文尚武的族风,杨氏七世祖杨问奇任过兵备副使,杨问奇之弟杨出奇是明崇祯十二年(公元1639年)己卯科武举,杨炳的祖父杨士兴官居七品,是一位武官,而杨炳的父亲杨达曾在朝廷讲文授武。杨炳自小受家庭熏陶,在父亲的督导下,白日习武,晚上学文,年纪轻轻就练就了一身好本领。虽然文武兼备,但杨炳对仕途并不感兴趣,年过三十仍是一介布衣。

不愿为官虽是杨炳的初衷,但像他这样的人才永远不会被埋没。康熙四十六年(公元1707年)正月,康熙皇帝第六次南巡,当来到内黄县时,召见了梅花拳第五世传人王登榜,并向他学了一路刀法。

回到北京之后,康熙又想起了王登榜,遂遣使调其进京保国。不料此时王登榜患病在身,无法前往,便向康熙举荐了杨炳。康熙当即召杨炳进京面见,并问他道:“习文练武,其意何为?”杨炳答:“练武为健身防盗,读书为知情达理。”康熙说:“非也,此乃燕雀之志。”接着又讲起当时的形势,《中俄尼布楚条约》虽已签订,但沙俄仍虎视眈眈,垂涎中国黑河流域的肥田沃土,而且西北的葛尔丹与沙俄勾结,意欲兴起战火,再加上国内黄河常酿水患,民尚不富,国尚不宁,大清朝还需众多文臣武将辅佐,希望杨炳抱鸿鹄大志,参加科举考试,早日成为国家栋梁之才。此次康熙皇帝的召见,使杨炳的人生发生了重大转折。次年戊子科大比,杨炳前往会试,牛刀小试便中了武举。内黄县儒学教谕石曰瑞、训导王希尧赠给杨炳一块“剑倚芙蓉”大匾,以励其志。

 康熙五十一年(公元1712年)冬,壬辰科武会试在京城举行,踌躇满志的杨炳欲赴京考试。但此时的杨家已经败落,家境贫寒的杨炳雇不起车马,便同他的弟弟背起行囊徒步进京。

康熙历来对于会试相当重视,这一年他将参加会试的武举宣于太和殿前,一个个进行测试。一连三日到畅春园西厂阅试武举的骑射技勇,并对读卷官等讲了“武职虽以骑射娴熟,人才健壮为要,若不知读书则不知兵法”,强调一定要录取文武皆优者。经数十日的测试,杨炳最终得中探花。至于文武兼备的杨炳为什么没有夺取状元而只得中探花,民间有一说法是杨炳在康熙皇帝点其为状元时没有听见,不曾谢恩,阴差阳错成了探花,尽管是个探花,还被圣祖仁皇帝授予了三等侍卫。

身居要职之后,杨炳不负圣恩,率领绿营兵日夜巡警,没有丝毫懈怠。任职不过四个月,政绩就十分突出,康熙皇帝念其“武勇夙谙,恪勤茂著,周旋禁闼历夙夜以宣劳,环卫庭墀直云霄,而奉职允称爪牙之选”,便对他进行诰封,并官加一级,授职通议大夫(正三品),赐以“奉天诰命”。杨炳的祖父母、父母、夫人也同享殊荣,受到诰封。祖孙三代受皇上诰封,真乃“三世声华之人伦盛事”,后来杨炳也由三等侍卫升任二等侍卫。

杨炳在朝期间,忠于职守,清正廉明,洁身自爱,虽官居正三品,生活非常简朴,他家饭桌上的主食常是夫人党氏亲手蒸的窝窝头。有一次他吃窝窝头时被康熙发现,不知是什么食品,便让杨炳给自己蒸几个尝尝。这种贫苦农民的充饥食物怎能让皇上吃呢?可是若不“贡”上,又怕被皇上责怪。左右寻思,最后党氏出了个主意,从集市上买了一些板栗,炒好后取出壳内的肉,与一些白面掺和在一起,蒸成窝窝头,颜色与高粱面做的窝窝头差不多,但吃起来又酥又甜。康熙品尝后赞不绝口:“想不到竟有这么好吃的窝窝头。”  

吃的简单,穿的则更为朴素。杨炳穿的内衣都是夫人党氏用粗布亲手缝制,文武官员在杨府经常可以看见党氏端着筐子做针线活儿。虽然自己的生活非常节俭,但只要杨炳知道自己的下属及兵丁家中有了难事,他都会慷慨解囊相助。

深宫重重,帏帘沉沉,在轻歌曼舞的背后,时有刀光剑影,充满血与火的明争暗斗。忠于职守的杨炳,曾多次粉碎过一些皇子皇孙的政治图谋,与一些人结下了很深的怨仇,不止一次遭到暗算。康熙晚年,皇太子允礽被父亲废掉皇太子后恼恨至极,当康熙在朝中议事时竟向他射出毒箭,幸被守卫在旁边的杨炳将毒箭抓住,偷偷藏在袖中,康熙问他抓了个什么东西时,杨炳却称抓了只苍蝇。尽管如此,允礽对杨炳仍怀恨在心。一日,在杨炳下朝的路上用铁索将其绊倒,捆绑起来头朝下放入一铁筒之内,致使杨炳口鼻流血。当康熙问其三日未上朝的原因时,杨炳谎称患了“焦头火症”,在家卧床休息了几日。

伴君如伴虎的道理杨炳自然知晓,知道长此下去难免有一天祸从天降。当时清代实行官吏呈请终养条例,即为官者可以申请辞官奉养父母或祖父母,直到寿终为止。于是他便以父亲早逝、母亲年迈为由,告假返乡终养。

鉴于杨炳为官清廉,皇上专门诏令沿途官府为辞官返乡的杨炳接风洗尘,馈赠银两,以便他在故乡能度过幸福的晚年。但为人耿直的杨炳离京回乡时不走大道,专走小路,遇州避州,遇县避县,两袖清风的杨炳悄然回到故乡,过起了隐居的生活。内黄县古称黄池,有人这样形容杨炳返乡终养一事:“金鲤已化黄池隐,安贫乐道耕有莘。”朝野上下无一不称赞他这个“穷探花”。

杨炳返乡后,在村西修建了一座花园,让老母亲住在里面,以尽自己的一片孝心,陪母亲聊天散步就成为他每天的必修课。生性淡泊的杨  

炳处在静养之时也时时念着一件事,那就是将自己一生习武的经验教训写成一篇文章总结出来。其实,作为梅花拳的一代宗师,技勇绝伦的御前侍卫,在朝中时就有这一想法,只是碍于公务缠身未能实现而已,他常常想起师傅蔡光瑞前往直隶顺德府替师传拳路过内黄时,见自己是一块练武的料,遂收为徒,自己是在师傅的督导下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方得刀枪剑戟样样精通,手舞90公斤的春秋大刀,能拉开500斤的硬弓,还在师傅的教导下练就了绝技“扫堂腿”,打入地下三尺深的铁钉,一个“扫堂腿”下去,铁钉便拔地飞出。村中有一口水井,他能用两臂夹着两个石磙同时将石磙合盖在井口之上,又能用两臂一挥将两个石磙同时从井口上向两边滚开。他常想,这些武功都是师傅所教,如今不写出一本有关这方面的体会,就愧对师傅。

为了写成《习武序》,杨炳平日里躬耕田野,夜晚在油灯下博览群书,熟读中国优秀的古典名著,汲取儒道学说、周易法则、历代兵家理论,借鉴国外传来的佛教思想,知识渊博,融会贯通。对梅花拳的套路和拳规戒律进行了进一步的完善、规范和发展,在内黄县、滑县公开授拳。同时,又以古稀之躯远赴河北、山东等地,在运河两岸广收弟子,殷勤施教,殚精竭虑,不遗余力。经过数年的思索与实践,杨炳于清乾隆七年(公元1742年)终于写成了《习武序》一文。这篇关于梅花拳的重要著述,被后人称为“经典的武术理论著作”,“ 武术学界的一块瑰宝”。

在这篇论著中,杨炳首先批判了“至治之世而武可以不练”的错误观点,阐述了“武可以百年不用,不可一日不备”的道理,鞭笞了“庸儒俗子,互相讥笑”,“文而弗武、武而弗文”的不良风气,提出了“治四海如磐石之安,登万民于仁寿之域”的习武价值观。

杨炳在文中还制订了“习武规矩十二条”,从择徒标准、师徒关系  

到习武要领做了详细的规范。他要求梅花拳弟子必须修身养性,身心并练,文武双修。必须谦虚谨慎,戒骄戒躁,诚心习之。凡事要知进知退、趋利避害。师徒之间诚敬诚爱,至亲至密。除了这十二条规矩外,杨炳还对梅花拳弟子提出“五戒”、“五要”的要求。“五戒”为不许打拳卖艺,招摇撞骗;不许保镖护院,仗艺仗势;不许艺传匪人,结伙砸抢;不许强霸良女,为非作歹;不许酗酒,扰乱乡里。“五要”为要爱国守法,奋勇抗敌;要扶贫助弱,御恶除霸;要团结乡友,和睦乡邻;要尊师爱徒,扶老携幼;要兄弟友善,谦虚忍让。

杨炳还唯恐习武者“心有疑惑,习武不专”,又在《习武序》中设立《或问》数条,立论鲜明,论述精辟,采用问答的形式讲解了习武者经常遇到的一些难题和困惑。

杨炳的《习武序》汲取了中国古代兵法精华,又融入了儒家、道家、佛学、易学的深奥思想和根本法则,具有独到的理论特色。尤其是杨炳将“习武”和“治世”结合起来的思想,比其他单纯讲习武的著作高出一筹。

杨炳于乾隆十二年十月初二日辰时(公元1747年)辞世,享年75岁。由于家境贫寒,在他的墓前连一块墓碑也没有,颇有凄凉之感。后人赞杨炳“武烈出众”,“其韬略比黄吕,法术效孙吴,勇过伍明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不特武略骎骎师尚父,更有文章祖仲尼”。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