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拳传奇故事集24 王孟保

梅花拳传奇故事集24 王孟保

 

一代大师韩其昌

我国近代著名梅花拳大师韩其昌先生,生于1895年,卒于1988年,享年九十有四。韩先生早年以沱南侠名震京津冀,后漂泊江湖转而进京开馆授徒,培养了一大批具有大学以上文化水平的徒弟,对梅花拳的发扬光大作出了重大贡献。

少小名声镇沱南

韩其昌,字士杰,河北省滹沱河南岸深县北院头村人。自幼就身强体壮,臂力过人,受家乡习武风气的熏陶,一向喜欢舞枪弄棒,12岁时就拜了两位多年回乡的保镖拳师任玉栋、韩玉庭为师,习练武艺。但当时因家中贫寒,父亲不同意他学武,认为学武吃得多,又费衣服,不如多给家人打打短工,挣钱补贴家用。所以天黑父亲将大门锁上,不许他出去练武。韩其昌明里不敢跟父亲对抗,暗里却把枪棒藏在房顶上,等深夜全家都睡熟了,悄悄起来再逃出去习练。几年之后,他听人说桑园的李来遂使用一套“奇枪”,又叫“王虎神钩”,便想学到这套枪法,遂到十五里以外的桑园拜师。该师傅已年届六旬,本领非凡。曾做过镖头,统领200多人,后来因年纪大耳朵出了毛病方辞职回乡,姓李名题名。从此,韩就拜李题名为师,经其指点,精心习练,渐渐掌握了“王虎神钩” 奇枪的套路。

这年冬天,韩其昌和弟弟一起对练,他运用李题名老师教的招法,大枪宛若龙蛇飞舞雨点般扎向弟弟,最后只把弟弟弄得不但没有还手之功,就连招架之力都没有了,竟把弟弟身上的棉衣扎得如筛子眼般全是窟窿,然却没有一枪伤及皮肉。过去对练,他常常败于弟弟之手,这次他的枪使得出神入化,使其弟也不断啧啧称奇!

三年之后,老师把他叫到跟前,对其说:“其昌,我还有一样东西,叫八卦连环刀。过去有个戏班想出二百两银子,要我传给他们,我都没传。看你为人忠厚,勤勉好学,就教给你吧!”韩其昌慌忙下跪谢师,于是又学得了这套唯有李题名老师仅有的独门绝技。

1911年,韩其昌16岁的时候,听人说深县城里来了位形意拳名师“单刀李”,遂起意想去拜师。这“单刀李”姓李名存义,曾在义和团里单刀上阵,所向披靡,名声甚大。但韩其昌距城里有几十里远,又多有不便。后来他想,山大石多玉缺,世上师众名师少,不得真正的名师指点,就是练到棺材里去武艺也上不了身。于是决定前往拜师。不料刚刚拜过师没几天,却被父亲知道了,结果被申斥一顿,不许他再去练武。

夜深了, 他躺在炕上,怎么也睡不着,几次想拉开大门溜出去,又怕惊动了父亲,月光里他忽然瞥见屋角放着一根大木杆子,不由眼睛一亮。立即翻身下炕合手起来,轻手轻脚走出屋门。来到院中,轻跑几步,用大杆子一撑地,“嗖”地翻出墙外,脚尖轻轻落于地上,踏着月色,用鸡行步,匆匆赶到了师傅家里。届时,师兄弟们已练了好半天了。他只好气喘吁吁地以实相告师傅,师傅感叹地说:“实在难得啊!”

练完拳,韩其昌再往回赶,待回到家时已经鸡叫头遍了,接着,就抄起扁担去挑水,父亲听到往缸里倒水的声音,还以为儿子睡了一宿觉,第一个起的床呢。

韩其昌天天如此,从不间断,因此拳术渐精,功夫大长,但他练功的事父亲竟一点不晓。一次他父亲进县城在一家饭铺吃饭时与别人闲谈,对方偶然问起他“贵府”,他一说是本县北院头村时,对方大喜,便问起了村里“沱南侠”的拳脚如何。他父亲一听愣住了:“沱南侠?什么沱南侠?”

“他原名韩其昌,功夫属这个!”对方翘起大拇指说。

一听韩其昌三个字,他父亲大笑起来:“你不是开玩笑吧?韩其昌根本不会拳!”

对方也笑了起来说:“你这位老先生怎么连自己村的把式高手都不知道呀!”接着讲起了韩其昌功夫如何如何好,名声如何如何大。还讲了“沱南侠”绰号来历。他说,附近乡亲们遇到疑难事都愿找他商量,每逢此时韩其昌总是助人为乐。有一次庄内一辆满载麦子的铁轮大车陷到泥沟里,找不到一块砖石垫路,他就将袖子一捋,把胳膊垫上,使拉麦车驶出了泥塘。从那时起人们就开始喊他“铁胳膊韩其昌”,后来又传为“铁臂韩其昌”。又因为他为人正直,乐善好施,行侠仗义,很受乡亲们敬重,大家就送了他个绰号“沱南侠”。

“原来是这样。”韩其昌父亲恍然大悟,“那好办,我写上一张条子,有啥事你直接找他便行。”

“这,这……”那人盯着条子犹豫再三。

“没问题,你尽管放心好了!”韩其昌父亲满有把握地说,可就是没告诉他与韩其昌的关系。

从此,韩其昌父亲再也不反对儿子练武了。

再拜师学梅花拳

1913年,深县大伊村举行一年一度的庙会,照例有武术比赛。韩其昌表演的虎头双钩,赢得了阵阵掌声,深受群众的欢迎。

他刚表演完,两个十几岁的孩子上了场,表演对打。期间他们围身靠打,忽闪忽战,忽张忽合,寓桩、行、技击于一炉。腿法尤其厉害精到,韩其昌不禁暗暗惊羡其拳路的新颖。一打听,原来是北溪村的,练的是梅花拳。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来到了距北院头村10余里地的北溪村,找到拳师尹墨池,尹一见韩就称赞他的虎头双钩奇枪练得不错,钩无空去,枪里传神,但韩其昌更加想练的是他们所练的梅花拳,特别想看看应用手。尹墨池叫来对练中的一个孩子说:“二多,其昌想看看咱们的应对,你就和他动一动吧!”韩其昌和二多相比,个头高出一头,岁数又大出两岁,但两人动起手来,韩其昌却是进不能进,退又封不住,没几个回合,即被二多打倒在地。

尹墨池让他们再试试器械,两人各执单刀,你来我往,难解难分,韩其昌用的是老师傅的绝技——八卦连环刀,因此略占上风。练毕,尹墨池夸奖道:“你的器械很不错嘛!”

韩其昌则丢下刀双膝跪下说:“今天我才知道,我的功夫差得很远,您就收我做个徒弟吧!”

尹墨池坚决不答应。怎奈韩其昌就是跪着不起,尹最后只好说:“你有决心就跟着练吧!”

从此,韩其昌每天跑十二里路来学梅花拳,因为他不算正式门徒,故师傅只教基本功,不教应用手。就这样他也毫无怨言。

学习中,韩其昌逐渐了解了梅花拳的来龙去脉,历史渊源及何时传到深县的情况。

梅花拳,俗称梅拳,又称梅花桩,亦称梅花桩拳,大约起源于明代,早年练时要栽一百根桩子,在桩子上练,后来因栽桩花费太大,又很麻烦,练功时也不再栽桩。但仍保持了他的动作和上、中、下三盘练法。名字前也加上了“落地”三字,叫“落地干支五式梅花桩。”

这梅花拳在河北民间虽有流传,但规矩极严,一般都是传子侄。不传外性,故尔又叫父子拳,因此外面很少见。直到明末清初梅花拳三代师祖邹宏义落户平乡后马庄,方才在河北、河南、山东、山西等省流传开来,但收徒仍然十分严谨,一般入门前须经三年苦练基本功的考验,考验看你为人正派、尊师好学、有一定基本功底后方可正式拜师入门。再者,梅花拳拜师还有一个极特殊的所有中国拳种都没有的形式,即听文场的安排,有一句话说:“拳打脚踢小把戏,文理通天大文章。”即说的此。梅花拳坛中分文武两类,文统武,武听文,所以得由文场的师傅看了你的性格、功夫程度,适合做谁的徒弟并征得同意后,方叫你拜谁为师。引你入门学艺的老师称为引师。只要正式入门拜师,你的上辈不论是师爷,师太爷,师叔,都会认真教你,像一家人一样,互相称爷们。

关于梅花拳传入深县,有这样一个传说,当年深县王家庄有一个大拳场,设在村头的大庙里。有一天来了个自称是过路的老先生在庙中求宿,因其姓李,人们就唤他李老头。征得庙里同意后他就在这里炸油条卖火烧度日,偶尔晚上也看看练拳。有一天大家正在练拳,忽然两个卖布小贩慌慌忙忙跑进庙里来,说他们的布匹被强盗在村外桥头被抢劫了,苦苦哀求他们去夺回来。拳师听毕对徒弟们说:“我们练武就是为了护村,你们带上家伙,赶紧去追!”李老头见大家都走了,便对拳师说:“我也去看看热闹。”说罢,遍找兵器已被拿光,只好去牲口棚随手取了套枷也去了。

可谁也没料到,待徒弟们气喘吁吁地跑到半道,却见李老头挑着布匹手提牲口套枷正往回赶呢!大家急问怎么回事,李老头说:“三个贼人都在路边躺着呢!”众人跑过去一看,果然不假,有一个抱头斜仰着,有两个横躺在地上在哼哼叫唤。

稍时回到庙里,徒弟们向师傅交差,师傅问谁先交的手?徒儿们个个瞠目结舌,不好作答。师傅好生奇怪,经再三追问,徒弟们才如实说了情况,师傅听罢,拍了拍脑门道:“哎呀,我真是有眼无珠了。李老头肯定有奇功,是隐姓埋名于此的。”

可问及李老头时,李老头却说什么功夫也没有,只是常看他们练拳学了几招罢了。拳师见他不肯露出真相,便心生一计,待第二天练武时,个个说有事都提前走了,剩下的李老头面对空空荡荡的场子,不由觉得手痒,便先走了几趟拳,接着向关公神像行礼,从周仓手中抽出青龙偃月刀,从容地练起了春秋刀。忽然房上响起一阵喝彩声,方知大家并没有走,恍知中计,忙将大家请了下来。

双方施礼,拳师摆宴,再三恳请李老头才在此教拳,原来李老头叫李廷吉,原顺德府威县李家庄人,曾几下平乡到东田庄学拳,深得梅花桩精传,因打抱不平打死了地主护院,才逃亡至此。

光阴似箭,时光如梭,转眼又是几年。一天,李廷吉的徒弟任俊杰正在家中练拳,矮墙外走来一踮脚看了他一会儿说:“你练得可以,只是有些招式用不上。”任俊杰一听,吃惊之余还有不服,故随手扔给他一根杆子,立个门户欲比高低。可刚一交手,就被打翻在地。任俊杰才恍知,老人绝非凡人,扔下器械叩头便拜。踮脚见他心诚说:“好吧,我就收你为徒,但只教你一人,你谁也不许告诉,否则,我就不再教你了。”从此,任俊杰除继续跟李廷吉学拳外,每天还向踮脚老人学习练功。

一晃两个多月过去了。这天,李廷吉在指导徒弟练功时,发现任俊杰所练的招式与众不同,便再三追问,任俊杰先是不说,后被逼无奈才说出实话。李廷吉听完顿着脚说:“你怎么不早说,那是我兄弟呀,快快带我见他!”

兄弟见面,抱头痛哭。事后大家才知道,踮脚叫李廷桂,正是出来找哥哥的,因李廷吉用的是化名,故一时没敢前去相认。

李廷桂告诉哥哥,狗地主已经死了,官司的事官府也不再追究了,家里的人都想他,让他回去看看。李廷吉说:“是啊,我也是时刻不断挂念着亲人,只是我正在此教徒弟们拳脚,已经教了套路,眼下该教应用手了,怎么舍得离开呢?”

哥俩商量再三,弟弟留下来任教,哥哥先回去探亲。就这样李廷桂又做了这里的教师。在诸徒中,以任俊杰功夫为最好,后来任俊杰又把功夫传给了尹墨池。而韩其昌师从的正是尹墨池,是为梅花拳第十六代传人。

韩其昌从尹墨池学梅花拳,练架子就练了三年。一天尹墨池把韩其昌叫到跟前说:“这几年你肯下功夫,尊敬师长,不惹是非,我看你是个好苗子,准备请我的师弟赵英廉教你应用手了。”韩其昌即向师爷、师傅磕头,向师兄弟们行礼,这才真正式做了梅花拳的门生。过去学拳,师傅从不把东西一下子全交给你,往往每个人练几样,不能学全。每学一手,都要跪地求师,等师傅高兴了才教你一手。韩其昌虚心好学,把膝盖当脚走,且每学一招都日习夜练,直到滚瓜烂熟,因此能够后来居上,在师兄弟心中他的招数掌握最全,练就了一身梅花桩拳的好功夫。

国考打擂获银尊

过去滹沱河两岸有句民谚,“滹沱河年年发大水,碌碡十年翻不了身。”1917年滹沱河又发大水,滹沱河沿岸各县颗粒未收。韩其昌在家乡实在无法谋生,就去找到了先前的老师傅李存义,恳请他介绍自己到天津谋个差事混碗饭吃。

单刀李存义是个豪爽人,说:“好吧,我陪你一同到天津,去找你师叔张兆东去!”

张兆东就是大名鼎鼎的张占魁。他与李存义同师形意拳,这时候李存义的高徒尚云祥、张兆东的高徒韩慕侠早已名噪武林,韩其昌也想与这些师兄弟们见面。

于是俩人结伴来到了天津,到天津后张兆东见韩其昌的功夫不错,先是推荐他给人看家护院,到了1920年,又推荐他到保定去曹锟的武术营做了教官。

1929年,全国十四省的两千多名武林高手齐聚杭州比武打擂,当时叫做“国考”,韩其昌作为河北省的代表参加了比赛。这次国考由李崇林主持,张兆东担任总裁判长。

比武是在一个临时搭起的很大的方台子上进行的。第一个和韩其昌对阵的是一位山东大汉,他打一手漂亮的长拳,已经击败了好几个对手,韩其昌上阵后不慌不忙,从容应对,充分发挥梅花拳腿法好的特长,接二连三施展腿功,硬是把他打得立也立不稳,站也站不住的败了下来,艰难闯过第一关,获得了第一场比赛的胜利,接着又过关斩将,连败数人,最后获银尊一座,上刻“赛孟贲”三字(孟贲是战国时齐国英雄,力大无穷,能生拔牛角)。从此,韩其昌的威名,名满天下,传遍武林,而梅花拳也是最大限度地始为世人所知。

擂台比武或平时与人过招,韩其昌从不使用让人致命致残的招法,关键之时,点到为止。有时,白天打完擂台,晚上还抽空去看望被他打倒击败的人是否被自己打伤。他的举止使许多对手很受感动以致结为挚友。每天的擂台赛后报纸刊物就轰动一时,而当人们向韩其昌问其打擂台赛的情景,他总是很谦虚地向人们讲:“天下功夫把式好的有的是。”从不向别人透露被他击败者的姓名。

京都梅花傲冬寒

1932年,韩其昌到了北京。先是在各种拳场拜师学艺,后是在志诚中学、师大附中,贝满中学等校教授武术。他说:“书到用时方恨少,拳到精时知浅薄。”常常怀着一颗谦虚的心处世做事。在游览北京教书育人的过程中,发现北京尚没有人习练梅花桩功夫,就想梅花拳是民族武术中一朵奇葩,自己有责任将它发扬光大,于是决定成立北京健族国术研究社,且亲自担任社长。

韩其昌深知自己的武术学来不易,所以在他授拳时恨不得把自己的本事都传给徒弟,因此他的徒弟不但多,而且长进快。有的徒弟送匾曰:诲人不倦,有的徒弟送匾曰:弟子遍天下。无不道出了韩师傅的为人与师德。

解放后,韩其昌虽然年纪大了,但人老志不老。抗美援朝时期,他亲自带领徒弟参加捐献飞机大炮的义演活动。还受聘到北京大学,北京公安学校担课任教。同时还为毛主席的警卫二师讲授过拼刺要领,许多体育校院的教师和武术研究者都曾经向他请教过。

1980年,全国武术观摩交流大会在太原举行。韩其昌之子韩建忠的两个徒弟魏微和安家臣代表北京队参演,双双夺得金牌而归。当韩建忠将金牌奉送到老人跟前时,韩其昌师傅笑了,笑得是那么动人,那么的灿烂!1981年魏微、安家臣二人又随中国代表团赴日本表演了十几场,深受日本武术界和广大观众的欢迎。日本空手道道长称赞说:“这才是真正的中国武术!”

另,韩其昌大师的儿子韩建中,目前仍活跃在中国的武坛上,并也教授出了不少名足高徒,在央视《武林风》栏目中不时会发现他的身影或看到他那爽朗的笑容。且据说,韩建忠正在与人一起整理先生未完的《落地干支五式梅花桩》一书,以使梅花拳更加广泛的普及和发展,想来韩老先生的在天之灵亦应该得到慰籍了吧!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