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拳传奇故事集25 王孟保

梅花拳传奇故事集25 王孟保

 

平乡盐民大暴动

平乡县地处黑龙港流域,上世纪三十年代全县47万亩土地中就有十四万亩盐碱不毛之地,而那些可以耕种的土地,又大多集中在地主富农手里。广大农民靠刮硝淋盐为生。特别是游庄、节固、洪康、乞村等盐碱地多的地方,更是只能以此糊口。而反动统治阶级为了其自身利益,则总采用军警镇压、限制和禁止农民熬硝淋盐。1934年,国民党反动政府对盐民的镇压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平乡县长李桂楼与天津的盐务总局相勾结,在平乡的节固、乞村等主要盐碱区的村镇都设立了站点,常年驻人,武警巡查。一股反压迫,反腐败、反政府的情绪在平乡大地上如海洋的暗流悄悄涌动。

1934年秋,一个金风送爽艳阳高照的上午,从人流涌动的水陆码头油召桥停泊下来的小船上走下了一男一女。男的二十多岁,身高体壮,一身旧土布军装更衬托出了其精明干练,那位漂亮的女士一身学生装束,手提一咖啡色小皮箱,小鸟依人式的走在男人身后,像是一对新婚燕尔的夫妻。他们上的岸来并未立即走人,左顾右盼像是在等什么人似的。此时从人流中挤出一位与下船的男子年龄相仿的男子,手捧一束野菊花急匆匆上前招呼道:“嗨!可算接到你们了!”那一对男女看到那束野菊花,眼睛一亮急步上前与来人紧紧握住了手。来者打量着男的说:“原来是老同学到了!”那穿土布军装的男子惊喜道:“是你啊!老同学。”说着两人拥抱在一起。

这下船的一男一女,男的叫赵勤学,是平乡县赵流渠人,手捧鲜花来接者乃是赵勤学上高小的同学马一鸣,女的则是与赵假扮夫妻的中共党员李国英,她手提的咖啡色小皮箱与马一鸣手中的那束鲜花均都是接头的暗号。

原来,中共河北省委、直南特委都对平乡的情况极为关注,分别派遣了赵勤学、李国英与张霖之来平乡发展党的组织,领导盐民斗争。马一鸣是受张霖之指派特意来接自天津而来的客人的。

三人说说笑笑回到北流渠赵勤学家中,很快与张霖之一起研究了平乡的盐民斗争形势,决定由赵勤学出面与盐民领袖李老正、刘老现会面。赵流渠与李老正、刘老现的村庄不远,赵勤学很快与李老正、刘老现接上了头,并与他们一起分析了形势,将敌我力量进行对比,感到若能将梅花拳民吸收进来,将会产生更大的轰动效应,随即也选准了时任城防局长的梅花拳传人丁老卜(名卜五)为借助对象,但丁老卜碍于公务在身,推荐了其师傅梅花拳第十三代传人。赵勤学说:“那我去找他。”丁卜五起身道:“你就这样去,他一准不接待你。”赵勤学道:“那我备些礼物?”丁老卜笑了:“你不用备礼物,去了只需这样说就可以。”接着附到赵勤学的耳边说了些什么,而后两人都会意地笑了。

次日一早,赵勤学前往拜见师傅,只见那老师傅年届八旬,鹤发童颜,仙风道骨,谈吐不俗,赵勤学心中甚是喜欢。落座后,老师傅道:“是哪儿风刮来的?” 赵勤学答:“海水一滴。”老师傅道:“高山云多?”赵勤学说:“小雨一点。”老师傅说:“上三盘下三盘?”赵勤学答:“也就练了个一二三。”老师傅会心笑道:“那是梅花拳里的人了,占什么字?”“十二辈,占字杨。”师傅道:“那是师傅到了,请喝茶!”说罢让下人端上了清茶,原来上边这些话都是丁老卜说给赵勤学后,赵勤学暗下功夫将它背得滚瓜烂熟,一字不差。

赵勤学坐下,边饮茶边向老师傅说明了来意,老师傅微微闭了会儿眼道:“你的心意我明白了,官府也确实霸道,我看此事可成,我们门里应该帮!”赵勤学心中自是高兴,就拜别了师傅前往乞村跟张霖之汇报结果。并设法将联络后的结果通报了盐民首领李老正与刘老现,李老正、刘老现自然心中有了底数。

一晃到了1934年春,春天正是熬硝淋盐的大好季节,人们望着白花花盐碱地,像是看到了金银财宝,自是喜不自禁,跃跃欲试。可政府则又贴出了严格的禁盐布告,且动辄掘盐池,砸盐锅,抓盐民。一帮盐警还四处游逛,敲诈勒索。遍翻村民家中的各色物种,搜剿小盐,把老实巴交的盐民们弄得忍无可忍。

7月7日,驻节固公安分局的盐巡甄家名,李良臣到洪康一带禁盐,因言辞激烈被当地村民包围起来,展开说理斗争。李良臣人还老实,被村民痛斥一番后放走,甄家名蛮横无理,趾高气扬,被村民砍了一刀带到洪康村关押起来。共产党员赵勤学与盐民首领李老正、刘老现研究后认为敌人绝不会善罢甘休,觉得应该一鼓作气攻下节固店,拿下平乡城,逼迫反动县长李桂楼停止禁盐,这一决定得到了盐民的一致拥护。当晚,大宋、张范、王固、尹村桥等村的盐民聚集两千多人,在洪康召开誓师动员大会,盐民队伍手持大刀、长矛、铁锨和手棍浩浩荡荡直奔节固店,节固公安分局的警察闻风慌慌张张弃节固而去,逃往平乡城里,盐民们顺利占领了节固。翌日反动县长李桂楼派人到节固和盐民谈判答应了盐民的要求,并邀请盐民首领李老正、刘老现前去平乡城里签订协议。共产党人赵勤学认为有诈,自告奋勇前往侦察,并在临走前嘱李老正、刘老现前去找师傅商量等事宜,使李老正等盐民甚是感动。

次日,人们得知赵勤学一到平乡城里后,即被李桂楼扣押,李老正、刘老现当即决定攻打平乡城,并连夜通知各村盐民、梅花拳师傅及徒众向节固店集结。

再说梅花拳师们自那次见到赵勤学后即对赵很有好感,感到赵勤学仪表堂堂,谈吐不俗,志存高远,心系黎民,是个可堪大就之人。待赵走后即在梅花拳坛供奉的“天地君亲师”牌位前焚香问事,祈祷平安,结果所问此次赵勤学所求之事惊天动地、前程无限,即传贴给各坛口战前动员,内容大致是:

中华民国二十三年,李桂楼坐平乡是个大贪官,上任不问百姓苦,钻到盐店抽大烟,吃喝玩乐三天整,出了告示禁小盐,断了俺的吃、断了俺的穿,断得俺生活无来源,官逼民反民就反,大家起来斗贪官。

隔几天后又发了第二个帖子:

十五十六月儿圆,观月赏花享清闲,春有百花秋有月,便是恬淡好人间。

当时是赵勤学走后没再联系,拳场让梅花拳弟子暂且不动,静观其变。待到李老正、刘老现派人相邀梅花拳弟子出手相助时,师傅则发出了第三个帖子:

十九二十月不圆,夜黑难以淋硝盐,家什器械全带齐,深夜聚集节固店。

接着转帖又下了所传的地点:洪康、马康、肖庄、游庄、东西二尹村、南北二周章等等。

1934年7月26日拂晓,由万余名盐民和梅花拳弟子组成的队伍手持大刀、长矛、棍棒和土炮包围了平乡县城。面对荷枪实弹的警察,人们毫不畏惧,痛骂吆喝反动县长李桂楼的胡作非为,高喊:“坚决反对李桂楼禁止淋小盐!”“让李桂楼出来对质!”“李桂楼快投降,若不投降就灭亡!”等口号,把个平乡城围了个水泄不通。此时,既惊又怕的国民党警察,不知走火还是故意的突然向围城的群众开了一枪,随之大家立即向城上的警察进行还击,顿时平乡城内外硝烟弥漫,枪炮声、呐喊声连成一片。晚上,从大名县派来的国民党的援兵已到,平乡城里的大队骑兵亦破门而出,战斗十分惨烈。盐民、拳民们则退至停西口大老营一带宿营扎寨,被捕的赵勤学则由师傅安排的梅花拳高手救了出来,接着蹿房越脊,安全回到了盐民队伍。

第二天,国民党大名骑兵师及平乡城里的骑兵警察大规模出动杀向盐民所在地大老营。盐民、拳民在赵勤学等人的指挥下且战且退,化整为零,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之中。随之这次声势浩大万众攻打平乡城的战争也就以失败而告终。

然而,攻城失败后,随着国民党反动当局的残酷镇压,盐民和拳民不但没有偃旗息鼓,反而变换方式更加活跃了。原因是在赵勤学等共产党人的领导下,平乡县组建了盐民游击队,当然这支队伍也不乏梅花拳人参加。游击队晓行夜宿,神出鬼没,不断打击骚扰敢于出来的盐巡,使自群众攻打平乡城后又恢复了的节固警察局、乞村警察局的警察龟宿老巢,不敢再轻举妄动。当然,游击队也有算计不到的时候。一日,奔波了一夜的游击队宿营在尉庄村,黎明时分被反动当局从巨鹿调来的盐兵营所包围,枪林弹雨中梅花拳第十代传人董二朝敏捷地从后窗跃出来扒椽头翻身上房,用手里仅有的一颗手榴弹准确炸死了外面围攻的敌人,使游击队的其他人员从容闯出房门,冲出了包围圈,至今在平乡一带仍传为佳话。

平乡县盐民大爆动,影响深远,意义重大,参加盐民暴动的广大群众,后来纷纷加入了共产党,参加了红军游击队,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立下了汗马功劳,为新中国的建立做出了重大贡献,建国后上级搞调查统计时,平乡县1935年以前的共产党员人数是邢台地区最多的县份之一。

另外,当时的国家各大媒体都予以报道,下面特照录当时天津《益世报》的一些报道。

其一,《平乡县匪徒李修已图谋不轨——盘踞节固店设临时司令部,聚匪万余人准备进攻县城,当局急命大名驻军进援》。

(平乡通讯)平乡、曲周、邱县、威县、广宗等县,因地势洼湿,生产硝盐颇富,且农村经济破产之时,民生凋弊之日,更无力购买价值昂贵之官盐(大盐),而坐视硝盐抛弃于地。盐务局为推销官盐,禁绝硝盐起见,乃严行查禁,苛酷罚办,以致激起该县民众公愤,以平乡民气最为激烈,是以不法之徒乃籍反抗查禁硝盐之名,意图不轨,聚众千余人,于本月八日晚占据节固店,设司令部,拘禁该县公安分局长、警察多名;并约会曲、威、邱、广各县匪徒,陆续增加,现已集有万余人,浩浩荡荡向平乡城发动。该县当局除已电请大名郭师派驻鸡泽骑兵连进驻平乡以救急外,并将详情呈报。

民国二十三年七月十八日《益世报》

其二《平乡匪徒骚扰仍未解决,二次攻城被驻军击退》

(平乡通讯)本月八日,本县暴民李修已籍抗查禁小盐之名意图不轨,聚集匪徒,大肆暴动,并刀伤局员各节,已致本报。现闻匪首李修已曾于十一日派人进城,假意求和。李县长桂楼为避免事端扩大起见,当商之刘团长,应允退集相当地点,听侯和平解决。不意该匪等系属诡计,忽于十二日上午大举攻城,刘团当即出城痛击,现在相持中。李县长为永久治安,避免匪徒暴动计,已电省转郭师准将刘团长驻防,籍资震慑之。

(民国二十三年七月十八日《益世报》)

平乡盐民暴动的领军人张霖之,原名张均,又名张朝旺,河北南宫县人,早年在商号学徒,后当小学教师,1929年参加中国共产党,先后任南宫县委书记,山东省委组织部长,鲁西南区党委书记,参加建立鲁西南抗日根据地。且长期坚持平原游击战或正规战,解放战争时期先后任冀鲁豫区第七纵队政委,第十一纵队政委,第二野战军第五兵团副政委,南京市副市长,重庆市委第一书记。1952年8月调北京,任第三机械部副部长、部长,1957年至1966年任煤炭部部长,为中共第八届侯补委员,文革中因受林彪四人邦的残酷迫害,不幸逝世。

盐民暴动的第一领导人赵勤学,河北平乡赵流渠人,15岁考入平乡县城高小,毕业后在本村任教。不久又考入天津褚玉甫的陆军军官学校,原派到冯玉祥部驻山西教导团任队长,1934年返回故里,由张霖之、马一鸣(平乡早期党员)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组织发动了平乡盐民暴动,1935年10月任中共平乡县县委宣传部长,1936年参与并将平乡盐民游击队改编为华北人民抗日讨蒋救国第一军第一师的工作,同年二月赵勤学被捕,他本人被悬赏五万元缉拿,是年5月被组织派驻天津市委工作,1939年春奉命到南宫三部搞兵运,不幸被捕后被敌人活埋于南宫王道寨村。

平乡盐民暴动揭开了冀南暴动的序幕,在中国现代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新中国成立后,孙耀先生据当时史实创作了小说《烈马红枪传》,朱梦夕先生创作了长篇小说《漳河湾》,且在目前仍有不少知名人士在研究挖掘这一段光辉灿烂的历史。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