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拳传奇故事集27 王孟保

梅花拳传奇故事集27 王孟保

 

梅花拳当代小故事

梅花拳的祖师爷邹宏义墓地在平乡,当今平乡的定位是“自行车名城,梅花拳源地,生态化水乡”。自1991年以来,平乡县已举办过“中国·平乡梅花拳联谊会”21届,每逢正月十六日,邹氏墓群总是人山人海,车水马龙,前来祭祖的、亮拳的海内外人氏比比皆是,水泄不通。梅拳传四方,根在老祖上。自清初以来,已遍布晋、冀、鲁、豫,辐射全国十数省市及五大洲20多个国家和地区,呈现出了遍地梅花开放的可喜局面。其中也不乏一些脍炙人口的当代故事。

仁人君子史广钦

史广钦,祖籍平乡县油召村,梅花拳第十三代传人,师承梅花拳第十二辈名师大老营常振山,自幼刻苦练功,练蝎子倒爬城在数丈宽窄的打麦场上爬到六圈方止,练靠背功,最后能撞一膀子,使三间大瓦房晃动不停,人称“仁人君子”。这里所说的就是他的几个小故事。

建国以后,大油召与前油召是一个梅花拳场,每到晚饭后人们就会敲锣打鼓凑在一起舞枪弄棒,习练拳脚。某日,史广钦因家中有事吃饭晚点,忽有人来说,某村的红拳不邀自来,现正与众人打得难分难解,你快去看看吧。正在吃饭的史广钦放下饭碗即起身提刀去了拳场。待到场院时,那一帮红拳拳众基本上已将油召拳场的人打败,正在哈哈大笑。那史广钦一个旋风脚进了拳场:“史广钦来也!”那帮红拳的哥们刚刚得胜,正喜不自禁,见又有人来,自是兴奋,五杆长枪齐刷刷向史广钦扎来,史见来势凶猛,稍稍向后闪了闪,亦抖擞精神迎了上去,一刀对五枪,场内立即翻江倒海热闹起来。月光下,只见枪来刀往,刀去枪来,寒光闪闪,杀声一片,不一会那五杆长枪被史广钦夺去了4支,仅剩的最后一杆枪似也有些迟钝。史广钦仍用一单刀夺枪式,趁红缨枪扎来之时,稍稍躲避,接着用刀顺枪杆刷的一声进到持枪者手边,只一顿,那持枪者便将枪仍于地下。史广钦接着扬手将那人按在地下,用刀背压住了那人的脖子,外围的众人“哗”的响起了一阵掌声和叫好声。史广钦声音低沉:“咋样?还斗吗?”外边的一伙拳众纷纷吆喝:“杀了他!宰了他!五杆枪对一口刀太凶狠了!”而史广欣却只是用刀背在那人的脖子上蹭了蹭道:“服不服?”那人连声道:“服了!服了!”史广钦放开他道:“起来吧。”那红拳师傅低头一拜道:“领教了,史师傅真乃仁人君子。”而后起身与来者一众离去。

来踢场子的人走后,人们纷纷议论说该把他们宰了,那五杆枪是实实在在的向史广欣扎的啊,如若是真的扎伤了,打败了史广钦,他们又该如何呢?尤其是前油召的一帮拳友吵得更是激烈,说史广钦窝囊、胆怯,就该杀了他们。并扬言说:“他们欺负到咱家门上了,如此,后来还会受欺负,如若这样受气我们就另立拳场了。”史广钦没吭声,只是打量着那口单刀笑。

后来,前油召和大油召的拳场果真分开了,直到现在练拳活动仍然是两个场地,史广钦“仁人君子”大名也就广传开来。

上世纪六十年代,史广钦扛着铁锹从地里下班回到家,家里疾风般闯进一个年轻人说:“老魁(史广钦的号)爷,富贵爹疯了,好几个人都摁把不住,恐怕只有你才能制住,快过去看看吧!”史广钦二话没说,放下铁锹就跟小伙子去了那家。还未进门就听着人们吵吵闹闹,乱乱糟糟,尤其是富贵爹那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史广钦拨开众人进到院中,听得众人议论纷纷:“这可咋办,没法儿,几个人都摁不住。”没有一个敢上前的。“哎,都闪了,都闪了,老魁来了!”

史广钦问:“咋回事?前几天在地里干活还见他哩,咋说疯就疯了。”一个小伙子道:“不知道,反正是疯了,刚才我们三四个都摁不住,还用砖把我的膀子劈下了一块肉。”说着晃过肩膀让史广钦察看。这时屋里那疯子不断喊叫,还不断地将砖甩到门口。

史广钦眉头微微一皱,脸一沉径自往屋里走去。刚进门,迎面一块砖就飞了过来,史广钦抬手一掌将其击碎,接着就是一块、两块……一个炕上的砖都投向了史广钦,但都被史广钦一一击碎。那疯子没砖可投即站在炕上嘟嘟囔囔地蹦高,史广钦趁此机会一个箭步上到炕上,伸手抓住了疯子的命门穴,只稍稍一用力,疯子便瘫倒在炕上,再不吱声,再不乱闹。

院里的人们听到屋里没了动静,进屋一看,疯子瘫坐在那里,史广钦安然无恙,自是一片欢喜。

史广钦一生脾气温和,蔫儿吧唧,看上去弱不禁风,人们说他是一挥起梅花刀来立马就精神,一有了事立马就精神。

1969年深秋的一天中午,史广钦少用了点山药干酒,身上觉得有些倦意,就没去队里上班,和村里一伙上岁数的老头在大街里晒暖休息。老头们谈古论今,说得头头是道,这史广钦也眯缝着眼听得津津有味,渐渐入迷。猛然间西头传来一阵呼声:“截住它,截住它,惊车了!”紧接着,一辆满载高粱的毛驴车拐弯闯进了胡同。那受惊的驴儿四蹄生风,鼻喷热气直奔这伙闲坐的老者而来。史广钦一机灵,马上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驴车如这般的速度闯过来,眼前这几位老人将会非死即伤,且说话间,那驴车已到跟前,他顾不得多想,跃身跳起迎车而上,一掌打向毛驴的头部,那惊了的毛驴儿倒也机灵,一偏头竟躲过了史广钦的掌,依旧向前猛冲,史广钦闪身车旁,双手抓住车帮一用力,那满载高粱的驴车与生龙活虎的小毛驴即翻了过去,垛满小车的高粱唏哩哗啦溜在了众人面前,那几个老人缓过神来,纷纷对史广钦表示感谢说:“要不是老魁,我们几个就没命了。”

史广钦逝世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终年86岁。史广钦走了,但他的故事在人们中广泛流传,都说他是真正的梅花拳高手,真正的仁人君子。

刘银计勇斗杀人犯

1980年农历正月的一天上午,时任民兵排长的梅花拳传人刘银计与公安民警李秀田因事一块外出,途经马二町村头时,突然发现迎面过来的骑自行车的年轻人,腋下夹一把菜刀,且身上多处留有血痕,行色忽忙。从事多年民警工作的李秀田推断此人具有重大杀人作案嫌疑,悄悄跟刘银计说了几句什么,两人即若无其事地继续朝前走,当三人擦肩而过时,刘银计施展梅花拳功夫,一个箭步冲了上去,那人还未反应过来,即已被掀下了自行车,罪犯先是被突如其来的一击所惊,接着即一跃而起挥刀砍向刘银计,原来这家伙也会些拳脚功夫。赤手空拳的刘银计面对凶狠歹徒的利刃不敢怠慢,贴身进攻抱住歹徒,一来二往扭成了一团,在冰冷坚硬的土地上跌爬滚打起来,突然刘银计感到一股钻心的剧痛袭遍全身,他的膝盖被罪犯用刀划开了。但刘银计毫不畏惧,顽强搏斗,终经十几分钟较量,方将歹徒制服。在李秀田的配合下将其押送当地派出所审讯后方知,该歹徒名叫郭秀芳,退伍军人,在部队曾练过擒拿格斗,系南和县郝桥红庙村人,因对安置不满,遂起杀人之念,将与其有矛盾的村支书亲属杀害后,准备前往史二町村找另有宿怨的人行凶后再逃,不料途中遇到了刘银计。此时的刘银计额头已堆满了汗珠,经医院确诊,腰部被刀刺伤,并造成终身残疾。但刘见义勇为,勇擒歹徒的壮举震惊了当地干部群众,平乡、南和两县分别向全县人民发出了“向刘银计学习”的表彰通报,在当地梅花拳界也传为美谈。

武林冠军石瑞杰

梅花拳高手石瑞杰的名字曾是冀南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石瑞杰威县张官寨村人,自幼酷爱武术,上中学时曾习练红拳,在武术圈里小有名气。中学毕业后参军到武警部队,凭着自己原有的功夫,苦练散打,在1992年部队技术大比武中获得了散打项目第一名的好成绩。

三年服役期满后,石瑞杰退伍回到了县里。因一次偶然的机会,结识了张汝贞,张汝贞很早就练梅花拳,武术功底十分扎实,长年练武的石瑞杰一眼就看出张汝贞的功夫不一般,很想跟他比试比试,于是两人来到一个广场开始比试,石瑞杰自觉练过红拳又练过散打,跟张汝贞打不在话下,但其使出浑身解数,却连张汝贞的衣角都没碰着。自己反倒露出了不少破绽。就在张汝贞进攻石瑞杰难以招架的时候,张汝贞却提出双方已战平,就此罢手。这话让石瑞杰颇感意外,围观的群众也纷纷鼓掌为张汝贞武德叫好。一向看重输赢的石瑞杰绝然醒悟:输赢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武德,是做人和习武的境界。自己需要的缺少的正是这种境界。于是两人顿生一见如故之感。石瑞杰遂决定向张汝贞学梅花拳,并在张汝贞的引见下,拜张汝贞的师傅张文洲为师。自此,渐渐地发现自己仿佛进入了一片新天地,不仅练拳,还练了心。

张官寨村一是穷,二是乱,领导班子形同虚设,乡里经多方了解,决定聘请石瑞杰担当支书,治理这个老大难村。石瑞杰辞去了数家企业让他当保卫科长的好差事,回村当了支书。他担任支书后,秉公办事,工作努力,村子由穷变富,深得村民的支持与爱戴。

不久之后,村民们在中央电视台《武林大会》上看到了他们的村支书。石瑞杰虽然体重230多斤,可身手敏捷,攻势凌厉,不是把对手击倒,就是打下擂台。

原来,2008年5月,来自全国各地的400多名梅花拳习练者齐聚一堂,参加了2008年度CCTV康龙“武林大会”擂台赛梅花拳的全国海选,石瑞杰凭借自身的过硬技艺脱颖而出,一路过关斩将,杀入了总决赛,央视所播是总决赛的现场实况。

总决赛是在石瑞杰和武龙水之间进行的。石瑞杰沉着应对,扬长避短,在前两个回合里略占上风,第三个回合开始后,双方争斗更是激烈。突然,场上的一幕令观众们一下子把心提到嗓子眼上,原因是求胜心切的武龙水不慎一腿扫到了石瑞杰的档部,疼痛使石瑞杰的脸都变了形,以致在台上打起滚来。按照比赛规则,石瑞杰此时停止比赛亦可拿到冠军,但面对裁判征询意见的目光和台下的观众,稍作休息的石瑞杰表示:宁可站着拿亚军,也不躺着拿冠军。振作精神,强忍疼痛,坚持打完了比赛,并最终赢得了冠军。

石瑞杰载誉而归,全村男女老少锣鼓喧天为自己的“功夫支书”欢呼。而石瑞杰说:我会继续练拳,希望明年再次征战《武林大会》,还有的就是做一个合格的支书,带领乡亲们发家致富才是我心中最远大的目标!

神奇的后马庄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一个夕阳西下的黄昏,一位病入膏肓的老妇人在在妻儿的护佑下几经辗转来到了后马庄村。老妇人精神萎靡,面黄肌瘦,妻儿们更是愁容满面。他们首先来到后马庄村北的梅拳圣地,在邹老祖师爷的坟前虔诚地拜了又拜,然后带着满脸无奈的神情转向旁边一位老人问了些什么。原来,这位老妇女脖子上长了一个疙瘩,久治不愈,这才来到此地求祖师爷保佑。据老妇女自己说这疙瘩起初只是有点儿酸疼,长得很小,也不影响吃饭干活,所以她一直没当回事儿,可后来这疙瘩突然开始长大,严重影响了她的正常生活,大医院、小医院去了多少家都没有治好,偏法儿名医求了多少也不见效,后来听人说后马庄村有几位上了岁数的“奇人”,能够治好那些叫不上名的怪病。老妇人这才来到后马庄,在村民的引领下找到了该村的黄氏老太太,老太太也不知是用了什么功夫,在这位妇女的脖子上吹了吹,用手摸了摸,画了画,然后说:“没事了,你回去吧!”这位妇女回家后,没过几天真的好了,以后再也没有犯过,一直活到97岁才去世。进入新世纪,人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可是癌症仍还被医学界称为不可治愈的顽症,也就是这种疾病在后马庄村发生了一个奇迹。几年前,后马庄村有一位4岁孩子的母亲被确诊得了妇科恶性肿瘤,他们通过县医院联系邀请了省里大医院的专家大夫会诊并约定了手术时间,而后回到家里准备了一些住院用品,跟婆婆及其他亲人交待了家里的事情,一切准备完毕,最后在婆婆的鼓动下来到村北的邹氏墓群,拜了拜祖师爷,又叫一位文场的老师傅给看了看香,意欲看看自己的病能否治好或者说让祖师爷保佑罢了,可是出乎她意料的是,老师傅说:“你的病会好的,不用做手术,你大可不必担心。”在她及家人看来这只不过是迷信的说辞,自己的病都已经过仪器检查确诊了,这还能有假。求生的欲望使他再次来到医院,然后按照有关程序办完了住院手续,做好了上手术台的一切准备,就在这时中年妇女突然感到内急,就给其中一名医生说:“我去一下厕所。”在她解手的时候,她排下一些异常的排泄物,随之也感到神清气爽。她回来后给主治大夫说了这一情况,大夫说:“那就再给你做一次检查吧!看看是怎么回事?”检查的结果使所有人感到吃惊:妇女体内的肿瘤没有了,且所有体能指标均正常。这件事到现在将近10年,这位中年妇女现在都40多岁了,她再也没得过什么大病,身体非常健康。后马庄村有好几位老人会这种说不清也道不明但能为人治病解难的功夫,也没有人统计过这种“神奇功夫”为多少人治好了那些难治的大病和小病。    

有人说这是祖师爷在暗中保佑,这些会神奇功夫的老人都是祖师爷的得意弟子,祖师爷不是凡人,他不会死,有什么重大事件或特别的事情发生,他就会显灵。1996年正月,在中国·平乡第六届梅花拳联谊会举办前夕,也不知是什么原因邹祖师爷“显灵”了。那一年正月初八的晚上,人们刚刚吃完晚饭,本村的外村的男女老少陆续去梅拳圣地习拳祭祖。此时,邹氏墓群先后排开的墓碑突然“显灵”了,邹氏祖孙六个墓碑都显示了发光的人身真像,且此像一连20多天,每到晚上就在墓碑上显现,致使人们吃惊不已,奔走相告,周边县、市,山东、河南甚至北京、上海的弟子们都前来瞻仰观看,河北电视台录制并播放了这一盛况。后来,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栏目派出专门摄制组前来做了专题采访录制,揭迷时说这一现象是灯光反射的结果。可后马庄的一些老拳师提出质疑说:当时只有邹氏六个墓碑显示了发光的人身真像,而摆放在同一位置且在同一地点刻制的同样石材的其余墓碑为什么没发光,不显示人身真像;其次,即便是邹氏六墓碑的发光像所穿的服装也不相同,邹宏义老师爷的服饰明显是明朝风格,而他的子孙们的服饰是清朝风格;再有,就是先师邹奎元的墓碑碑文所题写的是夫妇合葬,也只有这个墓碑上显示了一男一女两个人的发光像。对此,已经播放了影像片的央视摄制组没有作出合理的解释。这个神奇的现象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在科学技术如此日新月异的今天,我们有理由不相信这种看似迷信的说辞,但是直到现在后马庄及周边村民还对当时墓碑发光显人像的情形记忆犹新,后马庄梅花拳圣地还保存着当时墓碑发光显示人像的巨幅照片,他们坚信那是师爷显灵所致。

后马庄这个小村庄,不依山,没有什么丰富物产,傍了河,可是滏阳河多少年都没流过水了。在这里农闲时节的年轻人都喜欢外出打工。有一年村里两个20来岁的小伙子在东北打工,期间遇到一次武术比赛,其中一个小伙子说:“我上去试试!”另一个说:“人家这是正规比赛,参加的选手来自全国各地,高手如云,再说人家的比赛有组织,有纪律,要事先报名,你连名都没报,怎么比赛?”说话间,这小伙子不管三七二十一,抽了个空隙跃身上了擂台,先是用一手漂亮的梅花拳“五势”热了热身,就赢得了台下雷鸣般的掌声,紧接着一位一米八多、200斤有余的彪形大汉上台挑战,小伙子一米七的个头140斤的身板,比起对手来分量还真有点欠缺,可小伙子的气势一点不减,他瞅准对方弱势,放低重心使出平时在老家学的梅花拳功夫,三五个回合即把对方打倒在地,于是台下又是一阵喝彩。当裁判问及他打得什么拳时,小伙子说:“梅花拳,我们村人人都会,我也不是专业的习练者,在我们村很一般。”最后,比赛组委会给他颁发了一枚二等奖的奖章。

似此这般发生在后马庄村的神奇故事还有许多,讲也讲不完,说也说不清。这里有朴实善良的村民,这里有热情好客的弟子,这里有世世代代玩拳练武的习惯。可能是上述原因,在这个1000余人的小村庄,就有外地常住人口500余人,在每年的联谊会及重大纪念日慕名前来祭师祭祖、切磋技艺的梅花拳弟子及武术爱好者更是多达十余万人。除此以外,这个村长年日均客流量也可达300余人。国家领导到此考察过,省部级领导来此调研过,国外来宾来此参观过。据该村支部书记张义彬和村卫生室主任张书敏说,可能是祖师爷留下的优良传统,也可能是梅花拳的拳规的教化,这个村没派性,没矛盾,村里的人们和睦相处,很少纠纷,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一派和谐景象。在当前新农保工作中,外村都在想办法、做群众工作增加参保率,而后马庄村除外出打工者外参保率达100%;计划生育在农村被认为是最难搞的工作,可在后马庄从来没有出现过一对夫妇违反计生政策的。还有这个小村男女老少几乎没有得过顽固疾病,80及90岁以上老人就有70多人,是远近闻名的“长寿村”,村民幸福指数明显高于周边村庄,该村连续20余年被评为先进基层党支部。这不这个神奇而美丽的小村又吸引了虔诚的梅花拳弟子武安客商杜丽萍前来投资建设中国梅花拳文化产业园。张义彬说,好多外村村民还期待着后马庄建新农村时在这里买房子呢!

我们衷心祝愿更多的仁人志士关注梅花拳、喜爱梅花拳、习练梅花拳、推广梅花拳,使这些神秘的现象早日揭开,使梅花拳这朵武术奇葩更加光彩夺目,使后马庄这个神奇小村庄更加和谐美好。

 附:改革开放以来平乡梅花拳活动大事记

梅花拳从历史深处蜿蜒走来,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与时俱进,由“过去式”变成了“现代式”。

1986年,国家武术协会常委、河北省武协主席南仆走山东下河南,行程万里,终于在平乡县的后马庄找到了梅花拳的发源地及邹宏义师祖的安葬处,他在这里组织了三省十几个县万余人参加的盛大集会,在会上发表激情演说,充分肯定了梅花拳的历史功绩。

1991年,中国著名史学家,中国义和团研究会常务副会长路遥所著《义和团运动起经与探索》面世,同年平乡县成立了梅花拳研究协会。

1992年,平乡县成立了梅花拳联谊会,进一步对梅花拳活动进行指导。

1993年“邹氏墓群”被河北省政府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河北省原副省长王祖武亲笔为后马庄题词:梅拳圣地。

1996年4月,原邢台市广播电视局副局长孙清达先生撰写的《梅花拳寻踪》一书在《中华武术》等报刊刊登。

1997年2月,邢台市体委、平乡县委、县政府在梅花拳圣地后马庄邹氏墓群隆重举办了中国第六届梅花拳联谊会;原国家体委副主任、亚洲武术联合会主席、国家武协主席徐才同志亲临平乡参加大会发表重要讲话,并题词“梅香飘万里,拳艺传四方”。同年,河北省体育总会授予平乡县为“河北省梅花拳之乡”称号。

1998年国家成立了以武协主席、亚洲武术联合会主席徐才为名誉顾问的梅花拳研究会第二届委员会。

2006年5月,邢台梅花拳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2007年3月5日,平乡县隆重举办了“梅花拳第十届暨梅花拳申遗成功大会”,一些中央、省、市领导亲临大会并做了重要讲话,邢台市文化局长刘振国受文化部委托为平乡县颁发“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邢台梅花拳证牌,来自海内外的梅花拳弟子数以万计,盛况空前,省市各大媒体均作了相关报道。

2008年2月22日,成功举办了中国·平乡梅花拳第十七届联谊会,得到了国家原体委副主任、亚洲武协主席徐才同志的高度评价。

2009年2月10日,成功举办了中国·平乡第十八届联谊会,3月6日在深圳成立了“深圳昆仑梅花文化发展有限公司”,5·28第一册梅花拳武术教材、梅花拳综述书籍出版。

这些还不够,更主要的是梅花拳不但强健了人的身体,梅花拳弟子们中还涌现出大量的可塑性人才。

1982—1983年,梅花拳第十六代传人冯建设连续两年获山东省荷泽地区武术运动全能冠军。

1990年,冯建设又获山东省“振兴杯”双鞭第一名,同是梅花拳第十六代传人的辛秋菊获山东省“振兴杯”传统器械第一名;张长存、冯建设获山西省对练第一名,冯建武获山西省首届青少年武术比赛第一名,全国举重第五名。

2003年,平乡梅花拳代表队参加欧亚地区武术交流大会,荣获梅花拳传统套路一等奖。

2004年,在北京武术交流大会上,平乡县武术学校荣获梅花拳传统套路一等奖,刀、棍术获金质奖。

2006年,平乡县油召村马清林、刘屯董二朝获北京体育大学武术交流表演大会拳术对练优秀表演奖。

2008年,衡水市梅花拳弟子武龙水获中央电视台《武林大会》亚军。

2009年1月6日,在代表《武林大会》最高水平的第二届《武林盛典》上,太极、武当、梅花拳等七大拳派中,代表梅花拳参赛的邢台市年轻小将赵天龙一路过关斩将,最终登上了最高领奖台获得年度英雄人物最佳表演奖。

2009年7月,中共平乡县委委托冯仲平教授撰写的《天地武魂 邢台梅花拳》一书由方志出版社出版发行。

2011年2月18日(农历正月十六),在平乡县油召乡后马庄梅拳圣地,举办了中国·-平乡第二十届梅花拳联谊会暨梅花拳文化产业园开工仪式。

2011年6月,平乡县梅花拳代表队作为邢台市唯一一支参赛队,在西安举办的全国传统武术比赛暨全国农民武术比赛中,取得了6金8银5铜的佳绩。

2011年8月,平乡县梅花拳代表队作为邢台市唯一一支参赛队,在四川峨眉山市举办的第三届中国·四川国际武术节比赛中取得13金4银3铜的佳绩。

还有,梅花拳第十七代弟子中国歌剧院长于建,梅花拳第十七代弟子中国警官大学武术教练韩建中,梅花拳第十七代弟子少林寺主持方丈释永信等诸多名家名人,更是为梅花拳在武林界赢得了显赫地位。

……

近年来梅花拳在世界各地广泛传播与发展,形成了繁花似锦、争奇斗艳的繁盛格局。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梅花拳已经承担起了国际文化交流的重要桥梁。

早在1936年,梅花拳弟子就参加了在德国柏林举行的第十一届奥运会,且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受奥林匹克仲裁委员会之邀,中国梅花桩功作为唯一代表中国民间竞技项目在开幕式上进行表演,受到了广大观众喜爱与青睐。

特别是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各国留学生也深深爱上了博大精深的梅花拳,美国、德国、丹麦、意大利、比利时、奥地利、韩国、英国、瑞士、法国、以色列等十几个国家的在华留学生曾到平乡寻根研究梅花拳,并努力学习探索梅花拳的文理知识,了解梅花拳的源渊与历史。这些来访者与平乡人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有的回国后仍与平乡梅花拳的“爷们”保持着联系。

梅花拳这一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已经和必将成为促进中外交流的纽带和桥梁。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