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秀美

风光秀美

古平乡县西部属山洪冲积平原、东部属黑龙港流域。远古太行山东麓是一片汪洋,历经亿万年的地理变迁,古黄河水夹带着来自黄土高原的泥沙,流经太行山东麓,形成了湖泊遍地,河流纵横的古地理环境,《邢台通史》载“直到春秋时期,古黄河当时从平乡县东部南北穿过,流经平乡县613年。古平乡由于河流与山洪交叉冲积形成的肥沃之地,水源丰富,气候温和,适农牧渔猎。

每当初春,林木葱郁,风光绮丽;时至盛夏,古木参天,横柯蔽日;深秋来临,飞禽走兽,云蒸霞蔚;秋去冬来,则银装素裹,分外妖娆。

古平乡一带景观斑斓,风水上善,花草成阵,树木参天,珍禽翔于碧空,异兽藏于幽林,景色迷人犹如人间仙境,吸引了历朝历代皇王将相在此建行宫,筑园囿,走马行猎。后又经历朝历代文人骚客赋诗作词言景抒情,成就“平乡八景”留存史册,在此让我们借古人诗词领略一番往昔平乡之美景。

沙丘树色  商代纣王修筑沙丘平台,大聚乐戏。考沙丘遗址在平乡县古城东北30里,即现今的王固岗。那时环绕王固岗数里,枣树杏树连片成林,还有很多的椿树槐树,挺拔高耸遮天蔽日。登上王固岗向四方望去,可见郁郁葱葱连绵数里之外。秋天,天高气爽,每当晚间吹起清凉的风,林间娑然做响,或淅沥以萧飒,或奔腾而澎湃。如波涛夜惊,似风雨骤至,唐朝诗仙李白到此做《沙丘城下寄杜甫》诗曰:

               我来竟何事,高卧沙丘城?

               城边有古树,日夕连秋声。

               鲁酒不可醉,齐歌空复性。

               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

汉城晨雾  东汉桓帝时,南羉城(所在地今平乡艾村)遗址上,早晨常有雾气笼罩,隐隐约约可看到一座城堡,甚至可以看到城墙上的齿状垛口,直到太阳出来时,才逐渐散去。有人说这 种奇异的现象,是汉代古城的魂魄。这种说法是将那城的存毁比做迷信中人的生死,也未免有些附会,但这种现象的出现,即使按现代的科学道理进行解释,也不一定与古城无关,汉城晨雾虽然是一种虚无飘渺的景象,但是它折射了平乡县厚重的人文历史。有诗赞曰:

城垛依稀晓雾蒙,蜃楼海市本虚空。

高楼低映衔山月,尽在行人指点中。

滏阳柳荫  滏阳河绵延贯穿于平乡县境内.旧时沿河两岸,多植树护堤。河堤上的树以柳树为最,滩里堤上数十里交枝叠叶,遮天蔽日。每当盛夏,碧树参天,河水清泛,浓浓柳荫下,吹着清爽 的河风,野鸟争鸣,蝉声阵阵。沿堤徐行,看曲水良田,访农事渔情, 浑然使人忘记行程之远近。有诗赞曰:

别有清凉界,桃源漫远寻,

一挽河似带,两岸柳成荫。

风拂烟波淡,波涵日色沉。

红尘遮断处,时听水禽吟。

西池秋涨  平乡县旧城周围原来有水池环绕,其整体地势以西北方为最低,每到秋天河水盛涨,人们便开挖沟渠将滏阳河水引入城边的水池,使其终年积存,以护城利民。此时节城西门桥以北的池水便涨溢而出,一直漫延至护城西堤,水面达数百亩之广,水边长满芦苇和荻蓼一类的水草,野鸭和白鹭出没嬉戏其间。蓼红荻黄,芦花似雪,人们在水边或小船上垂钓撒网,悠然自得。此景此情宛如江南水乡。古人吴增荣有诗赞曰:

          西郭人家傍水居,粼粼秋水乍添初。

          芦花晴扑半天雪,小立溪桥看打鱼。

奎楼晚霞   奎楼建于旧县城(平乡镇)东部,在奎楼上供奉着奎星的神位,意在借奎楼之神圣兴一方之文化教育。奎楼建造的四面玲珑,阁身雄伟华丽,高高耸立于县学堂的南面。迷信中说它关系着一县的文风文运的兴衰。每到日落之时,天空中彩映霞蒸,天上的奎星运行到奎楼上方,光辉照射在奎楼之上,此时便觉满目绚丽灿烂,此景象便是平乡县人物、文章兴旺昌盛的预兆。这种说法虽颇带迷信色彩,但就奎楼玲珑的造型,雄伟华丽的身姿,都充满了灵秀和雄毅之气,莘莘学子晨夕登临,迎朝晖而送晚霞,凭遥空而瞰辽原,籍以豁胸襟而长胆识,壮豪气亦毓灵秀。有诗赞曰:

                   晚眺楼头立,人如到赤城。

                  奎光瞻福荫,霞彩著文明。

                  桃杏春常在,桑榆景更荣。

                  骛飞同落影,滏水远澄清。

                  

北阁远山  在旧县城平乡镇北部有座玉皇阁,古人建造此阁的目的在于培蕴本县的风水,玉皇阁便是风水之说中的乾峰。天气晴明之时,烟消雾净,碧空万里,登上城头向西眺望,远望可见百里之外的太行山脉,令人赏心悦目。每当此时,便使人产生无限遐想,。清人苏性曾登临赋诗曰:

层峦何处觅,高阁踞城巅。

地势千寻壮,山光百里连。

半规衔落日,一碧补遥天。

长愿烟鹿净,登卧订后缘。

 枯洚夜涛 枯洚渠早年曾流经平乡境,在旧县城东北四十里今县城东北十余里的地方有个流渠村,这个村四周没有河流溪渠,但在夜深人静时经常听到水流的声音,流渠村就是因此而得名的。据说这里就是枯洚渠旧迹。渠虽不复存在,但地下仍有水伏流。所以夜静时能听到水流的声音。诗曰:

          古洚波涛昔怒号,枯时如夜尚闻涛。

          开门看水不知处,星月满天河汉高。

长堤春晓 明代弘治年间,知县唐泽组织县民先后修起均长达几十里的安东堤、镇西堤、奠中堤以防水患。离县城一里多地有护城堤,围绕县城十余里,每当春日堤上百草丛生,葱葱茏茏,翠绿如茵,接地连天。踏青之侣三五为伴络绎不绝,是旧时人们春游的必去之地。这些堤既是平乡县利县护民的水利设施,也是平乡县的一大名胜。知县唐泽也随之青史留名。诗赞曰:

长堤如带草如茵,碧色芊绵几度春。

我欲寻芳劳屐水,一年一作踏青人。

也许是上天的特别眷顾,平乡,是一首诗、一幅画,平中有奇,到处是景。每一景都有一个美丽的故事,每一境地都是一个动人的传说。一个个传说,勾勒着一代代百姓的平实生活,又勾勒着一代代帝王的梦想。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